第五十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兽王羊羊 书名:诱欢成婚
    凌洛儿有点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事怎么说了,工作是自己的事,难道还真能够为了叶希哲不工作吗?就算是感再深,凌洛儿也万万做不出这种事來。

    “我回去了,这合作案都是小问題。”

    凌洛儿摆了摆手,叶希哲的脸颊轻吻,也算是侣之间最基本的话了吧。

    只是等到凌洛儿刚想出门的时候,却看见两个人走了上來。

    凌洛儿连忙关上了门,控制着自己的心跳,她沒有想到自己能够遇上这两个人,难道上次的事说的还不够清楚吗?蔡思妍还出现在这里做什么。

    “怎么了?”

    叶希哲倒是不慌不忙,缓缓的味道,拉住凌洛儿的小手,看着她惨白的脸,不有些心疼。

    “出什么事了,怎么又回來了。”

    “思妍过來了。”

    凌洛儿只是简单的说了一句,不想要和这两个人有太多的牵扯。凌洛儿实在是感觉自己累了,这种感觉说不出來的难受。

    “她怎么來了,你生气了?”

    叶希哲微微颦了颦眉,上次自己明明跟蔡思妍说的那么清楚,却沒有想到这次蔡思妍还会到公司來。叶希哲很是讨厌这种纠缠不清楚的感觉,刚想要说什么,却和叶希哲一起看见了蔡思妍的母亲。

    “我沒有生气呀,只是有些尴尬而已。”

    凌洛儿缓缓的说道,倒是不太在意,只是在自己想起蔡母的时候,心里面会十分的不舒服,凌洛儿倒是不知道这种感觉自己应该怎么去调理。就是那种份难受的压抑。

    “张经理,希哲在这里吗?”

    蔡思妍快走了几步,将蔡母撂在了后面,对张磊说道。叶希哲的事蔡思妍显然已经不想要去说了,若不是蔡母这边的坚持的话,蔡思妍也不能够过來。

    实在是因为今天两个人逛街路过了这里,蔡母就想要上來看看叶希哲,当然叶希哲的事蔡思妍这边还沒有來得及说呢。蔡母那样的坚持,蔡思妍根本拦不住,特别是在蔡母怀疑两个人的感出现了问題之后,蔡思妍整个都跟着紧张了起來,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

    “蔡小姐,叶总还在开会呢。”

    张磊显然有些紧张,若是自己沒有看错的话,现在应该只有叶希哲和凌洛儿两个在办公室。张磊为一个下属,自然不知道两个人的关系,担心凌洛儿这一环节上面出事儿的几率很大。

    “妈!希哲在开会呢,我们还是早点回去吧。”

    蔡思妍转过去,语气中带着一丝的祈求:“你这样,会影响希哲工作的,华美这么大的公司,希哲每天都有很多事要处理。”

    蔡思妍缓缓的说道,试图劝服自己的母亲,不要这样的坚持,却沒有想到,蔡母一点都沒有回去的意思。

    “你这个傻丫头,就是因为希哲的工作忙菜肴多关心呢,你要是不常常來,几天都见不了一面,你们的感能够有保证吗?你可不要以为成了叶希哲的未婚妻就沒有关系了,外面虎视眈眈的女人多了去了,一不小心,你这夫人的位置,都被人抢走了。”

    蔡母站在那里,义正言辞的教训着蔡思妍,弄得蔡思妍十分的不好意思。前些子自己都答应了叶希哲,以后什么都沒有了,却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蔡母这边又出了事

    蔡思妍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叶希哲了,今天见到叶希哲,他会不会认为自己是一个不讲道理的女人,什么事都纠缠不休。实际上,蔡思妍已经准备放手了,只是在家里还说不出口。

    现在,蔡思妍最想的是先找到叶希哲,说说现在的况。能够让叶希哲帮帮她最好,华美这么多人在这里,就算自己不要这张脸了,也希望,不要让母亲也跟和丢脸了。

    只是现在叶希哲还在开会,自己应该怎么做才好。

    “妈,我们现在这里等一会儿吧。”

    蔡思妍扶着蔡母,缓缓的走到了那边的会客室,却还是在不停的张望着叶希哲的行踪。

    “傻丫头,你在看什么,你可是华美未來的女主人,时时刻刻给我有点女主人的样子來。”

    蔡母还在旁边教训着蔡思妍,蔡思妍的脸色却越來越难看。凌洛儿和叶希哲的关系,不知道这公司里面的人知不知道若是知道,自己就这样出现在这里,岂不是成了最大的笑话了吗?

    “我去看看,你要不要也跟着去。”

    叶希哲收起了紧锁的每天,看着凌洛儿,缓缓的说道。两个人都在房间里面,根本听不到蔡思妍母女的对话。只不过叶希哲也只是想要说清楚事而已,即便是在这里,他不想要谈论自己的私事。

    眼下凌洛儿就在这里,他也不能够窝囊到让自己心的女人受委屈吧。

    叶希哲做事一向是利落,蔡思妍的事,显然略带拖沓,连叶希哲自己都不是很满意自己的做法,更不要说是别人了。

    “我在这里吧,这种况我出去不好。”

    凌洛儿摇了摇头,缓缓的回答道。若是让蔡母看见了自己在华美,想必蔡母会闹得全天下的人都知道吧。蔡思妍虽然说是退出了,但是凌洛儿怎么都不会觉得心安,就好像这事之后,还会有什么事将要发生一样。

    不是凌洛儿对蔡思妍有任何的意见,现在的蔡思妍,就好像是暴风雨之前的平静,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來。

    凌洛儿也只是担心,两个人都走到了这一步,沒有必要做些什么事破坏两个人的感。她不知道蔡母是过來干什么的,却总是有一种避而不见的意思。

    她不想要任何人认为,自己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报复蔡家,因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凌洛儿是怨恨,却从來沒有想过自己要报复谁。

    蔡家不值得自己这样,更是沒有人值得。至少在过去的二十几年來,凌洛儿的想法都是十分积极向上。沒有一点懈怠的。

重要声明:小说《诱欢成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