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温泉水暖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兽王羊羊 书名:诱欢成婚
    其实凌洛儿知道自己无法抗争  却沒有想到  刚才自己还在矛盾的事就这样发生了

    “我怎么感觉你是在故意惑我  你也知道那里有一扇门不是吗  ”

    叶希哲故意把话说一半  让凌洛儿根本不知所措  张望之下  才发现自己边的地方竟然有一处小门能够通向叶希哲的房间  刚才凌洛儿只是想要好好的享受一下这温泉水的舒适  根本沒有去环顾四周  更加不知道这里竟然有这样神奇的东西

    “叶希哲  我真的沒有看见  如果我知道了  我一定死也不会住进來  ”

    凌洛儿试图解释着  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紧张  这叶希哲一向喜欢自作多  难道认为她是故意的  这样的事凌洛儿不知道怎么去说  更是跳进了黄河也洗不清了

    “不要玩这种擒故纵的把戏  我说过  一次两次还是很有意思的  但是次数多了  怎么都不是那么一回事  ”

    叶希哲一只手撑着凌洛儿的后脑  下唇轻轻的磨蹭着凌洛儿柔软的唇瓣  叶希哲的唇继而划过了凌洛儿的耳际  若有若无的轻轻着凌洛儿的耳垂  因为凌洛儿一直都只顾着解释  根本沒有想到这个时候叶希哲会跟自己玩突袭  不免的紧张了起來  面红耳赤  一阵酥麻的感觉从凌洛儿体中一闪而过  小巧的子一点力气都沒有了  只能够任由叶希哲胡作非为

    “我都说过  这样乖乖的多好  ”

    叶希哲的话音刚落  还沒有等到凌洛儿反驳  便如狂风暴雨一般的吻上了凌洛儿的唇  急切的索、取  想要吸尽凌洛儿的每一处甘甜  这种霸道的感觉  一改叶希哲往的慢条斯理  完全主动的勾、引着凌洛儿的小舌  与她交缠不、断

    叶希哲的另一只手慢慢的划入水中  揽住了凌洛儿的腰肢  让她赤著子依偎在自己的怀里  那般紧密的贴合  一点缝隙都不留

    长发在水中飘舞  被彻底的打湿  慢慢的结成了缕  却恰好遮住了凌洛儿若隐若现的一片

    “唔...嗯  ”

    毫无缝隙的接触  让凌洛儿的心中一颤  不自觉的发出了甜腻的嘤咛  这样的声音对叶希哲來说简直就是最美的旋律  波动着他的心弦  看着凌洛儿饱满的唇瓣微张  呼吸微微的困难  他感的薄唇便一路沿着脖颈  眼神而下  轻轻的啃、咬着凌洛儿的锁骨

    那种湿的触感随着两个人的亲密  蜿蜒而下  面对眼前的场景  叶希哲不动容  再也无法忍受  徘徊在凌洛儿前的丰盈之上  将那动人的尖端纳入了自己的口中  舌尖不停的打转  挑逗着那最最敏感的蓓蕾

    “嗯... ...  ”

    那种强烈的感觉让凌洛儿的体微微的后仰  唇瓣微张  黑漆漆的眸子里面闪着一丝难掩的柔媚  不自的伸出手來  抱住了叶希哲的头

    其实凌洛儿的心中还是有一丝的理智  其实凌洛儿是想要拒绝叶希哲的  却在这个时候  怎么都无法说出口  那种酥麻的感觉已经入骨  有些事根本由不得凌洛儿多想  体已经头像了  就剩下自己仅剩的理智在苦苦的纠结

    其实这才是最痛苦的事  凌洛儿已经在努力的控制自己  但是似乎还是于事无补

    随着凌洛儿的一声嘤咛  纤细的腰肢轻轻的扭动  却无意间帮助了叶希哲  让他吻得更深

    叶希哲不想  自己对着体竟然如此的着迷  竟然什么都不去想  只是想要先得到这小人儿

    趁着凌洛儿还在入迷的时候  叶希哲的手指不动声色的下滑  轻轻的滑到了凌洛儿的两腿之间  等到凌洛儿发现的时候  似乎有点儿晚了  那灵巧的手指灵活的在凌洛儿那贝壳一般的细缝上面轻轻的摩挲  稍微用力  便深陷到了那有人的细缝之中  轻轻分开

    暖暖的温泉水渐渐附上了凌洛儿的嫩出  那种感觉很难说明  正当凌洛儿又一丝的陶醉的时候  叶希哲的手指已经费力的挤进了凌洛儿的幽、里  缓缓的滑动

    凌洛儿有些不知所措  连忙加紧了双腿  却无意之中让叶希哲进入的更加的深入  凌洛儿那里仍旧是紧致的不像话  即便是有着这温泉水的润滑  却还是感觉到自己每一下的动作都是如此的困难

    凌洛儿不知道自己竟然如此就沉沦了  已经在想尽了办法拒绝叶希哲  却无法阻止他的深入  更加无法阻止自己心里面最深的颤动

    其实凌洛儿真的很害怕  每每到了水、、交  融的这一刻  凌洛儿就会莫名的多出了一丝的信赖  她承认自己是可能对着男人动了心  却还是沒有办法说服自己这样继续下去

    难道自己真的要为了这世上最不值钱的感沦落为一个小三  或者是、妇  她的理想呢  奋斗呢  如果事真的是这样的话  连凌洛儿自己都会感觉有点瞧不起自己

    其实凌洛儿现在的心中很乱  迷惘之中还带着一丝丝别的感  微微的抗拒之间  却还是带着些许的迎合  凌洛儿是想要拒绝的  却还是忍不住让自己多做了一些

    这些都是最不应该的事  凌洛儿却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拒绝  早知道她就不会过來  或者再小心一点

    但是现在似乎说什么都迟了  凌洛儿可以感觉得到  自己的子一点一点的深陷到了叶希哲给的温柔之中  那样的深重  罢不能  似乎只是想着眼前的东西  忘记了很多很多的事  理智在一点点消失着  凌洛儿当真不知道这样的事一直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也是到了什么时候  自己才会感觉有尽头

    叶希哲的手缓缓的蠕动着  感受着凌洛儿那温壁一直压迫着自己  快要疯狂一般的低声嘤咛着  一阵满足之意瞬间涌上了心头

重要声明:小说《诱欢成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