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久违感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兽王羊羊 书名:诱欢成婚
    蔡思妍也是刚才不小心把汤打翻在手上一点  想着出來清理一下  就顺便找找凌洛儿  她不确定凌洛儿一定是來了卫生间  却只是來问问而已

    凌洛儿的瞬间清醒了不少  紧紧的揪着叶希哲的衬衫  想要推开上的男人  却沒有想到  叶希哲竟然沒有一点儿的紧张

    这样的事  凌洛儿不是第一次感觉到意外了  叶希哲不是很在乎蔡思妍吗  为什么大了这一步  竟然不在乎蔡思妍的感受來了

    凌洛儿也分不清楚  叶希哲对蔡思妍是什么感觉  但是无论是什么感觉  都比自己重要吧

    “你疯了吗  你未婚妻就在外面  ”

    凌洛儿已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  混着蔡思妍在外面洗手的水声  根本就听不出來

    “更担心被发现的应该是你才对吧  ”

    叶希哲微微勾起了嘴角  看着凌洛儿紧张的脸  似乎凌洛儿和蔡思妍的关系相处的并不融洽  叶希哲也不知道凌洛儿究竟在怕什么  总之吧  这就是这女人的弱点了  叶希哲当然不愿意放过了

    凌洛儿紧抿着嘴唇  不敢出声  在这件事上  她确实不敢像叶希哲那样的大胆  她始终都是一个死要面子的人  外面有自己的朋友  还有蔡思妍

    凌洛儿屏住了呼吸  似乎感觉跟叶希哲这单独在一起的一会儿  心脏都不再跳动了  只能够静静的等待着  叶希哲能够放开她  让她回去

    两个人的一切关系早就结束了  凌洛儿不知道  为什么叶希哲还要这样扒着自己不放

    叶希哲似乎沒有打算就这样放过凌洛儿  也不知道是自己最近心思容易混乱还是怎么了  凌洛儿总是能够那么轻易的勾起自己的怒火

    当一只微微粗糙的大手  用力的挤进她两腿之间的时候  除了下流  凌洛儿想不到什么词去形容叶希哲了  只是凌洛儿不敢太大动作的反抗  蔡思妍就在外面  似乎沒有什么马上要走的一丝  紧紧隔着一扇门  凌洛儿当真不知道怎么样面对

    凌洛儿的妥协给了叶希哲一丝的成就  这也是制服凌洛儿最好的方法  一只大手缓缓的探入  隔着那薄薄的蕾丝底裤轻轻的撩拨着凌洛儿最敏感的神经  轻轻的战栗让凌洛儿差点儿尖叫了起來  无法摆脱  轻轻的咬上了叶希哲的肩头

    疼痛感清晰额像叶希哲穿了过來  刺激着他的神经  他似乎沒有因为凌洛儿咬了她有多麽的愤怒  反而体的某处开始隐隐的抬起头來

    叶希哲也不知道为什么  自己心中竟然有了隐约的快感  他本來是想要让凌洛儿难堪的  却沒有想到自己险些也陷了进去

    那种湿的感觉通过薄薄的底裤  清晰的传到了叶希哲的大掌之上  那种触感  简直让叶希哲流连忘返  灵巧的手指轻轻的一勾  便很轻易的陷进了凌洛儿的软之中  感觉到那人儿轻轻的颤栗  邪魅的扬起了嘴角

    这种惹火烧的事  叶希哲原本从來都不会做  但是眼前的女人还真的是让他留恋了  甚至在这亲密接触的这一刻  他恨不得隔着底裤挤进去的是自己的… …

    “嘭  ”的一声  卫生间彻底安静了下來  凌洛儿咬咬牙  看着叶希哲近在咫尺的脸  还带着那种邪笑  瞬间红了脸  想到随时都有人可能会进來  她马上多了一丝清醒  推开了叶希哲

    看着凌洛儿红着脸  喘着粗气  叶希哲的心中不多了一丝的满足感

    “我要走了  大家还在看着呢  ”

    下面湿乎乎的感觉实在很难受  凌洛儿低着头  整理着自己的裙子  生怕会被看出來

    “怎么  担心新男朋友看见  ”

    叶希哲勾起了嘴角  着狭小的空间  总能够让自己想入非非的  不知道为什么   了在外面的段然  叶希哲竟然有了一种想要挑战的感觉  虽然是自己想要把眼前的女人扔的远远的  其实他还是有点儿舍不得的

    “叶希哲  你还是想想怎么好好哄着你的宝贝未婚妻吧  我和你马上就要一点儿关系都沒有了  我的事不用你管  ”

    凌洛儿紧紧的握着拳头  叶希哲只有一句话  便把她从刚才的矛盾之中拉了出來  她恨之的不争气  才会被叶希哲这样一次一次的牵制  单元今天过了之后  什么都沒有

    在叶希哲出神之际  凌洛儿早就推开了大门走了出去  叶希哲再矛盾自己跟凌洛儿的事  那么凌洛儿自己也在矛盾

    凌洛儿走出了卫生间  除了稍微有点儿狼狈之外  一切都算好  便深吸了一口气  走了回去

    “洛儿你去哪里了  刚才在卫生间都找不到你  ”

    蔡思妍看着凌洛儿回來了  才缓缓的问道

    “我去接电话了  不熟悉  迷路了  怎么找我做什么  ”

    凌洛儿抬起头  看着蔡思妍  努力的掩饰着自己心中那种紧张的心

    “沒事儿  我就是担心  ”

    蔡思妍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似乎对凌洛儿的冷漠有点习惯了  却还是因为段然在边的原因  有点儿不舒服

    “刚才段來电话了  问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吃过饭早点回去吧  不然她一个人在家又要闲着无聊了  ”

    凌洛儿似乎察觉到了段然有些惊异的目光  缓缓的说道

    “呀  就是闲不了  ”

    段然笑了笑  看着凌洛儿  脸色微红  拿起了桌子上的手帕  轻轻的帮凌洛儿擦拭一下额前的汗水

    “是这里的冷气太了吗  怎么这么多汗  ”

    “沒…沒有  是刚才迷路了有点紧张的缘故  ”

    凌洛儿低下了头  缓缓的说道  这个时候叶希哲也跟着过來了  肩膀随意的搭了一件外  毫不在意的坐在了凌洛儿的对面  目光却沒有一丝从凌洛儿上移开  也许是两个人的亲密太过耀眼的缘故  还是因为凌洛儿在自己和段然面前简直是两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诱欢成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