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酒吧再遇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兽王羊羊 书名:诱欢成婚
    凌洛儿沒有想到.在这里竟然会看见叶希哲.看到也希哲.凌洛儿马上低下了头.希望叶希哲看不到她.虽然说凌洛儿沒有做什么亏心事.酒吧的门就开在这里.却还是感觉怪怪的.

    但是叶希哲还真的是看见了凌洛儿.微微的颦了颦.他还真的沒有想到凌洛儿会在这里.本來是想要因为今天的事放松一下.却沒有想到根本就沒有一点儿的放松.反而让心变得更加的沉重.

    凌洛儿才离开自己一天.竟然找了一个男人.叶希哲都沒有想到.凌洛儿可以如此的迅速.隐约的火气在叶希哲的心头盘旋着.马上就要把他仅剩下的理智蚕食干净了.却还在拼命的压抑着自己.

    若是以前.即便是自己和凌洛儿一点关系都沒有.却还是不会这样放任这女人在这里勾搭别的男人.但是现在.叶希哲显然是迟疑了.凌洛儿已经跟他一点关系都沒有了.现在两个人就像是陌生人一般.一点交集都沒有.

    等到这个合作案结束了.怕是他便会彻底的撇清楚自己跟凌洛儿的关系.

    事其实就是这个样子的.叶希哲的眼眸眯成了一条线.看着原处的人儿.刚想移开自己的眼神.却不料看见段然将手搭在了凌洛儿的肩膀上.

    “怎么了.不舒服.不然我送你回去好了.”

    段然发现了凌洛儿的异常.却不知道是为了什么.轻轻的拍了拍凌洛儿.还以为凌洛儿这是因为喝多了所以难受.他不常常來夜店.还是第一次看见一个女人这样的喝酒.想必凌洛儿一定遇上了什么委屈.这是现在凌洛儿似乎要强的很.什么都不肯跟自己说.

    不说也就罢了.段然也不再多问.现在他只是担心凌洛儿而已.

    “对不起.我头晕.借我靠一下.”

    凌洛儿轻声的说道.顺势倚在了段然的怀中.一行眼泪就这样掉了下來.她还以为看到自己在这里.叶希哲会有怎么样的愤怒.甚至在刚才那一秒钟.还在幻想着.叶希哲会走过來.那时候自己要怎么说.

    这本來就是一场寻欢作乐的游戏.却沒有想到.原本最想要逃离的凌洛儿凌然动了心.不行.这样怎么可以.叶希哲是蔡思妍的男人.难道自己忘记了吗.

    一直以來.凌洛儿都以自己认识了叶希哲为人生中最大的耻辱.她始终都忘记不了.前两天叶希哲跟自己说的话.

    她始终什么都不是.在这场游戏沒开始的时候.就已经输的一败涂地.若是现在想想.她最后悔的事.莫过于一夜放纵.认识了这样的一个男人.

    过了今天晚上.凌洛儿一定要让自己放淡一点.有一天自己会上叶希哲.这对凌洛儿來说是一个多麽荒诞的想法呀.

    凌洛儿都不敢往下想了.急匆匆的斩断自己的思路.现在已经沒有其他的事可.她和叶希哲就是普通的老板还有员工的关系.

    叶希哲坐在吧台上.就看着这两个人影一点一点的接近.刚才他看到了凌洛儿那回避的眼神.就敢保证.凌洛儿一定是看到了他.

    呵呵.这女人现在还真的是长了本事了.看來叶希哲一直都小看她了.不过现在这女人跟谁在一起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叶希哲只是少一个女人而已.可能只是因为凌洛儿在自己的边.所以会是这样的结果.若是换了一个女人的话.很快.他就会忘记凌洛儿究竟是谁.

    “究竟怎么了.想哭就哭出來.千万不要憋着.”

    段然宠溺的拍了拍凌洛儿的头.就像是大哥哥一般的鼓励了.凌洛儿则是卧在段然的怀里.头都不敢台.也不知道自己怕什么.就是不想要面对.

    这个时候.她甚至都沒有去想.段然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两个人本來就是萍水相逢.这样的待遇.凌洛儿是不是应该开始感恩戴德了.

    “我沒事儿.真的沒事儿.事都过去了.”

    凌洛儿抬起了头.看着段然.眸子里面十分的清澈.却还是有那么一丝朦胧的水汽.段然说的沒有错.她是有点儿想哭了.真的沒有想到.纠结到最后.还是自己对叶希哲先动的心.

    只是.当凌洛儿鼓起勇气抬起头的时候.正好看着叶希哲揽着一个陌生的女人.在吧台上旁若无人的亲昵着.丝毫不避讳.也不会想着他的未婚妻.

    “怎么了.现在的人.真是.”

    段然顺着凌洛儿的视线忘了过去.只是看到两个交叠的影.映在自己的眼中.看不清楚男女的样子.但是凌洛儿却看得入神.

    “是呀.也许我们來错了地方呢.”

    凌洛儿有些尴尬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只是这么一点儿时间.便更加见证了自己的渺小.至少她证明了一点.在感上.自己永远都是一个失败者而已.无论怎么努力.都不会走向成功的.

    凌洛儿也不想要想这些事.她要感谢叶希哲.又给自己上了一课.自己不是及时的从这个圈子里面出來了.她还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我们走吧.好不好.”

    段然附在凌洛儿耳边.轻声的说道.这夜的闹才刚刚的开始.音乐的声音了不自觉的大了起來.看起來凌洛儿似乎沒有那么开心.脸色微红.像是喝多了一般的.

    “我们当然要走了.來错了地方.真的抱歉.”

    借着酒意.凌洛儿微微的低下了头.看着地面自己的鞋子.发呆.

    段然站了起來.整理好了自己的衣服.又伸手将凌洛儿拉了起來.温柔的样子落入了别人的眼里.就好像是一对恋中的王子和公主.虽然凌洛儿不敢有公主梦.也不敢对段然多想什么.但是现在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倒是有了一点儿存在感了.不知道段然是不是对其它的女人都这样.反正这对凌洛儿來说不是很重要.因为这个男人也不可能是自己的.

重要声明:小说《诱欢成婚》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