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2章 刑惩令,锁灵链

    送伤员到百草峰请求治疗这是很正常的事,毕竟受伤太重就只有百草峰才有办法。舒亟轻声道:“师尊,他们是被刑惩峰陈致远带来的,我甚至还听说他们是被冷昊宇师弟所伤!”

    这话一出,冷昊宇脸色一冷,很显然他没想到这些家伙居然会主动找上门来。不由对其问道:“师兄,那个受伤的是不是名叫仓高勇?”

    舒亟一副还真如此的表:“不错正是仓高勇,他的伤很严重,差不多致命!”

    “很严重?师尊,看来我得去看一下才行,因为我并没有将他伤得多重!”冷昊宇很是疑惑的样子,居然差点致命,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张志宽点点头,脸色冰冷道:“去吧,等他伤好之后,米勇元在跟你一起带他去刑惩峰!”

    冷昊宇行礼之后,和舒亟一起退了出去,只是在心中却有些不怎么好的感觉,毕竟这一次关星雨等三人可是跟着陈致远一起来的,而自己跟陈致远之间的关系这似乎已经不用表明。那么这一次既然陈致远会跟着一起来,冷昊宇就怀疑这家伙会对自己不利。

    等冷昊宇和米勇元走出来的时候,陈致远他们正在那嚷嚷着。冷昊宇首先看向仓高勇,这一看,他马上就发现了不对的地方,因为这个家伙的伤太重了,正如舒亟所说这差点要了仓高勇的命。而这根本就不是他弄成是,当初自己虽然伤了仓高勇,但那其实只能算是轻伤,但是现在仓高勇算是命悬一线。

    见冷昊宇出现,陈致远脸色一冷喝道:“冷昊宇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同门相残!”

    既然早就已经打算给冷昊宇找麻烦了,那么肯定不会客气,自然是怎么能给冷昊宇最大的伤害就怎么来。这不,冷昊宇刚出现直接就扣了一个同门相残的帽子。这个罪名要是真的被扣实了,那么在破天宗冷昊宇将无立足之地,就算不被赶出破天宗,那么也将得不到重用,毕竟不管是那么个门派最忌讳的其实就是同门相残。

    本来在听说陈致远一起跟来的时候,他就已经猜到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谋。现在陈致远的话无疑的告诉冷昊宇他的猜测成真了。冷昊宇嘴角一翘,冷笑道:“陈致远就算是你是刑惩峰峰主的公子,但也不能乱说话,我想问一下,你什么时候见我同门相残了!”

    陈致远早有准备,自然不会因为冷昊宇的一句话就放过他,指着趟在上昏迷不醒的仓高勇:“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你不认识他!”

    冷昊宇看都不看仓高勇一眼,现在的敌人是陈致远而不是那个仓高勇,对方很显然现在也只是一个被利用的棋子而已。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其实我还真不认识他,你能不能告诉我他是谁!”

    “哼,还敢狡辩。居然敢说你不认识他,我现在来问你,是不是你将他弄伤的?”陈致远眼冒凶光,只是这个时候他看上去却似乎真是一个为同门师兄出头的执法人员!

    冷昊宇装个仔细的打量躺在上的仓高勇半响:“我还真的不认识他,毕竟整个破天宗那么多人我不可能全都认识。还有他被伤成这样,那还真的不是我弄的!”

    冷昊宇的话让陈致远意外了,但是这并没什么,因为这一起来的还有几个人。甚至都不用陈致远出声,在一边的关星雨马上出声道:“冷昊宇没想到你居然敢做不敢当,如果不是你用毒害我们,仓高勇师兄会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吗,我告诉你,你就是杀害仓高勇师兄的凶手?”现在直接就将冷昊宇头上的帽子变成了杀害同门弟子。

    冷昊宇脸上依旧的微笑的表,似乎根本就没将这些放在心上。斜看关星雨一眼:“我没什么敢做不敢当的,只要是我做过的我就肯定会承认。只是我其实都很好奇,现在他这样的伤到底是怎么来的。不知道你们三位,或者说陈致远你来告诉我!”

    关星雨脸上稍微有那么一些紧张,眼睛不自然的看了一下陈致远。但是却被陈致远一瞪,他忙是转头看向冷昊宇,恨道:“冷昊宇你不要以为你不承认就没事了,你差点害死了仓高勇师兄,差点让仓高勇师兄丧命,所以我一定会找回这个公道。”话说到这,然后转头看向陈致远哭诉道:“陈致远师弟,你们是刑惩峰的人,这件事可一定要为我们做主!”

    陈致远顿时看向冷昊宇大喝:“冷昊宇你还不承认吗,今天就我要拿你去刑惩峰,让你给我老实交代一切!”

    看到这,冷昊宇那里还不明白他们想做什么,栽赃陷害这样的戏码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冷昊宇对此不屑一笑:“陈致远你还代表不了破天宗的宗规,想要拿我,除非拿出足够的证据来,不然你还没那个资格。”

    “大胆,刑惩令在此。冷昊宇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在陈致远的手上突然拿出一块令牌,一个血红的令字出现在冷昊宇的面前。

    虽然冷昊宇并没有检查这块令牌,但是冷昊宇知道这令牌绝对不会假。只是冷昊宇怎么也没想到陈致远居然会将刑惩令带在上,这样的话他还真的没办法反抗。反抗刑惩令这在破天宗那绝对是对宗规的挑衅,对此冷昊宇还真的不能做。

    见冷昊宇难看的脸色陈致远更加得意了,当然跟他一起来的那些家伙也非常的得意。冷昊宇冷哼道:“你们不要太得意。”

    陈致远一脸得意的看着冷昊宇,冷哼一声:“我们确实没什么得意的,现在乖乖的跟我回一趟刑惩峰吧!”

    这个时候在一边的米勇元突然开口了:“陈致远你有资格使用刑惩令吗?”

    米勇元在说话的时候慢慢的走了过来,对于这个百草峰的大师兄陈致远还是有那么几分畏惧。毕竟米勇元已经是宗师级炼丹师,加上他的实力也不差。不过就算如此,陈致远也不可能因为米勇元的一句话而放过冷昊宇。在米勇元的面前他自然不会想对冷昊宇的时候那么嚣张,脸色平静道:“刑惩令在我手上!”

    他的话很简单,这并不是什么资格不资格的问题,反正现在刑惩令在手上,这似乎已经足够了。此时看不出米勇元是什么表:“在你手上又怎么样,你真的决定为这三个家伙出头,不要急着回答,可千万要想好了!”

    在说话的时候陈致远顿时感觉有种压力向他压来,他立马高举着刑惩令。声音有那么几分艰难:“我不是为谁出头,只是冷昊宇违反我们破天宗的宗规,我只是执法而已。难道米勇元师兄你想阻拦我执法,想违抗刑惩令吗?”

    看着被他高举在手上的刑惩令,虽然米勇元依旧脸色平静,但是陈致远却感觉那种压力更大了。就在这个时候冷昊宇开口了:“师兄,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不过还请你放心。既然他们想玩,那么就陪他们玩到底好了。这几个家伙伤了的黄兴萍师姐这件事可不是那么容易抹过的!”

    米勇元看向冷昊宇,见冷昊宇满不在乎的表,于是点了点头。然后陈致远顿时感觉那种压力消失了,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自己上似乎对已经被汗水打湿。米勇元再次开口道:“那你先跟他们去一趟,不过我想有的人一定会为这件事付出代价!”

    冷昊宇微笑的点了点头,他知道既陈致远这个家伙连刑惩令都拿了出来,那么这一次不跟他去一趟刑惩峰那是不行了。不过对于这个冷昊宇并不怎么在意,现在他怎么说也是内门弟子,而且还是最受关注的内门弟子。所以他有把握陈致远并不敢对他怎么样,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个就是对自己现在实力的自信!

    陈致远不去看米勇元,只是对边丘离终道:“还不跟我将他拿下!”

    丘离终忙是大声应是,然后冷笑着站了出来,手上拿着一条黑色铁链。就在他想将铁链捆在冷昊宇上的时候,却被冷昊宇避开。丘离终当场一愣,怒道:“好大的胆子,难道你还敢违抗刑惩令!”

    冷昊宇不屑的看着这个大比时候的对手,冷笑道:“要我跟你们走一趟没问题,但是想在我上用锁灵链那是不可能的!”

    在丘离终手上的那条铁链名为锁灵链被其捆在上,体内的灵力将被锁死,根本就发挥不出一点实力。那个时候就算是宗师级,也会变成一个普通人任由别人蹂躏。虽然不敢确定这是不是对自己也有用,但是冷昊宇又怎么会让对方将锁灵链捆在自己上,让自己去冒险呢。

    丘离终脸色顿时铁青怒道:“你想跟整个破天宗为敌!”

    这话一出,突然一巴掌拍在了他的脸上。他惊恐的看向打他的人,米勇元冷道:“你能代表整个破天宗?”

    米勇元那强大的压力顿时让他开口说话都成了问题,陈致远怒道:“米勇元你是什么意思。”

    米勇元转头看着陈致远冷道:“冷昊宇师弟能陪你们走一趟那是因为刑惩令,不要给脸不要脸!”

    陈致远怒道:“将违反规矩的人锁回刑惩峰,这是规矩,难道你想违抗!”但他也不敢再说什么给冷昊宇带上锁灵链的事!

重要声明:小说《全职玩家异界纵横》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