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杨清墨整了整衣襟,淡淡的看着杨听雨。他知道,即便自己不出手,不超过半柱香的时间,杨听雨也会先动,而他,比较喜欢后发制人。

    果然,等了大概不到半柱香的时间,杨听雨就开始微微蹙眉了。虽然有些不耐烦,但是理告诉她要等,杨清墨就是自己先出手,然后露出破绽。这一招,过去杨听雨过去也用,所以即便是不想在这里继续耗下去,杨听雨也不上当。所以,杨清墨不动,她也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又等了一会,杨清墨见杨听雨居然也不上当,只是苦笑着摇了摇头。杨清墨不是一个武痴,但是仍然觉得能遇见一个智力和武力都不错的对手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杨清墨擅长十八般兵器,可是今一來为了方便,二來也是为了讽刺杨追风和杨听雨,他只带了短剑和暗器。用杨追风和杨听雨最擅长的兵器挫败杨听雨,无疑是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耳光。

    杨清墨拔开短剑剑鞘,匆匆间准备的武器,虽然已经算是不错的兵刃了,但是相比之杨听雨手中的那一把,仍然是差了很多。不过,杨清墨的心里仍有自己的考量。他深知自己和杨听雨之间的优劣势。他的优点是本的武功就高出杨听雨一截,而且杨听雨的武功本出自风雨楼,虽然这些年來也积累了自己的风格,但是大致的武功路数是在那里的,所以杨清墨算是知己知彼了,但是他的劣势是在于杨听雨这些年來走南闯北积累下的实战经验比自己要丰富许多,尤其是死里逃生和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经验,还有一点事一旦交手,杨清墨还有牵挂,动起手來多少有些束缚,但是杨听雨则肯定是一种完全豁出去的不要命的打法。这样,动起手來就比较吃力了。

    杨清墨将剑鞘向后一抛,丢掉。短剑在手里转了几个圈,掂量掂量,勉强还算顺手。习武之人,最怕比武的时候武器不顺手,不但影响手,更是影响心

    说來也好笑,之前这两个人一直在等着对方先出手,可是正动起手來了以后,谁也不让谁,一看对方都是蓄势待发了,两人便几乎是同时跃起,执着短剑冲向对方。风雨楼出來的杀手,走的武功路线一般都是快准狠。这两个人更都是其中的佼佼者。如一阵风一般,本來还有七八丈的距离,可是感觉只是一眨眼,两人便已经黏在一起了。

    杨清墨自知自己的兵器不如杨听雨的犀利,所以尽可能的避免与她硬碰硬,所以即便是攻势,却也是尽力的闪躲,瞅着杨听雨的破绽去打。可是,杨听雨毕竟也是一个经百战的人了,她的破招又怎么好找?不过杨清墨讨不到杨听雨的便宜,杨听雨更是占不到杨清墨的方便。两个人都比较吃力。

    转眼,百招已过,两个人都多多少少的负了点伤。但是由于体力和实力的差距,杨听雨开始明显的落入劣势。可这个时候,杨清墨非但不趁胜追击了,反而向后一撤,拉开了两人的距离。

    杨听雨得到了喘气的机会,调整了姿势站好,一边蹙眉看着杨清墨,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杨清墨当然只是冷笑,他当然沒有这么好心,会忽然想要放杨听雨一把。

    好整以暇的看着杨听雨,冷笑着说道:“我们來想想,你若死了,杨追风的表吧。是真的入她曾经所说的毫不在乎还是伤心绝?”

    攻心为上,杨清墨的那张嘴是十分恶毒的。他不会说什么难听的话,但是他说的每一句话都直心门,在心坎上给你重重一击。就如这句话,杨听雨不会在乎杨清墨给自己判定的这个一定会输的结局,因为从一开始杨听雨就知道这个结局,她也不惧怕。但是杨追风的态度却直接影响着杨听雨的心神。杨清墨很清楚杨听雨的罩门,即便他知道自己有八成的把握可以赢她,却还是想要折磨她,不是**上的折磨,还是心灵上的折磨。

    果然,此话一出,杨听雨原本还算淡定的脸色立刻变了。

    早就料到了这样结局的杨清墨冷冷一笑,并不放过杨听雨,接着讽刺道:“其实,我觉得吧杨追风是个多么冷漠的人, 你也知道,若是她还真有一点点的心疼你的话,就不会拉你进这个火坑了。可惜了,你却还这么傻傻的为她卖命,真是……啧啧。”

    其实,若是杨清墨真的是这样认为的,也不会这么费力的跑來要取杨听雨的命了。他认为不管是从内从外,杨听雨若是死了,对杨追风都是一种打击。或许,杨追风的确如她自己所说那般无,若是必要时刻,能为了自己亲自对杨听雨下狠手,但是若换成了别人,杨听雨死在别人的手里,对她的实力首先就是一种打击了,如同断了一条左膀右臂,怎么能不难受?况且,毕竟杨听雨也是她的亲妹妹,亲妹妹死了,多多少少会难过一下吧。

    杨听雨的脸已经变得沉到不能看,为了不让杨清墨再说下去,如同失去理智般的向他冲來。不过这一回,因为太心急,所以露出了很大的破绽。杨清墨瞅准了那个破绽,短剑直刺杨听雨的心间。不过杨听雨也毕竟不是吃素的,关键时刻让了一下,虽然仍然被伤到却是避过了要害。杨听雨此刻也不顾上的伤了,完全将自己的命门都暴露在杨清墨面前,一心只想要杨清墨的命。

    可是这边杨清墨的招式却是以防为主了,在不让自己受伤的前提下,尽力的寻找杨听雨露出的破绽去攻击。

    又是一番缠斗,杨听雨终于倒下。精疲力尽的她躺在地上,全都是血,子还有些抽搐。她不甘心的瞪大了眼睛,死死地盯着杨清墨,手中还紧紧地握着短剑,似乎是在想挣扎着,做出最后一击來。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