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绝情的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两个人  三菜一汤  算是十分奢侈  杨清墨本來还想弄一壶酒  但是又觉得伶子不喝  他一个人喝沒意思  就只好作罢

    不过  虽然沒有酒  但是杨清墨觉得还是可以话话家常什么的  刚刚夹起一块排骨送到伶子碗里  却发现伶子已经吃完了  放下了碗筷  小半碗饭吃的干干净净  桌子上的菜却沒怎么动  汤、更是一口都未喝

    “我吃完了  ”

    伶子淡淡的说着  并起准备离开

    “啪  ”

    杨清墨实在忍不住了  发怒将筷子重重的拍在桌子上  也站起來  一把拉住伶子  愤怒的看着她

    “你到底在别扭什么  人已经回來了  你哥哥也在这里  他都可以不计较从前的恩怨了  你这样又是做给谁看  前几天  你对我若即若离的态度  我当你刚回來  不习惯  我也就忍了  现在呢  饭都不吃了吗  多大的人了  还要这么任  你现在肚子还怀着孩子  就吃这么点  真的沒问題吗  如果  我真的做错了什么  你可以说出來  我改  我改还不行吗  ”

    伶子抬起头來  满眼的悲伤  嘴角还带着些苦笑  任凭杨清墨将自己箍在怀里也不挣扎了  趴在杨清墨肩膀  似是酝酿了好久  才开始带着哭腔开口

    “我也不想这样  我也不想你难过  我也想我们好好地  可是  杨清墨  有些事  你已经做错了  不是你说改就行的  做错了  做过了  就算不计较  又怎么样  又不代表他沒发生过  你说  你改  你要怎么改  你能还我一个父亲  还我一个家吗  你不能  所以  放手吧……我想了很久  是我错了  是我们错了  上一辈的恩怨  我们受到了牵连  不怨你  我们错就错在  沒有管住自己的感  明明不可能  沒有结果  却还是了  ”

    听着伶子如此伤心的哭诉  杨清墨心中也是难受  只能紧紧地将她揽在怀里  已经做错的事  无法挽回  难道  付出的就能那样轻易的收回吗  如果  真的可以管住自己心  如果说不  就可以停止  那么又怎么会有别离一说

    “我知道  我知道你心中的苦  可是  我管不住自己的心  我做不到说不就不  你呢  我知道你也管不住自己的心  既然  我们都管不住自己的心  都做不到放下  那何妨就这样顺着自己的心  去勇敢的相呢  ”

    “管不住也要管  放不下也沒办法  离开这里以后  我会强迫自己去忘记  你也要忘记我  我不是杨丝丝  我也不配像她那样  拥有你六年不变深  你一定要学会忘记  会有更好的人值得你去的  ”

    伶子趴在杨清墨的肩头低声哭泣  杨清墨紧紧地抱着她  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心里  刚刚的一番话  他什么都沒有听见  只是仿佛有一个词叫“离开”曾经出现过  他想问  却又不敢问  他怕伶子的答案让他承受不起  已经放手过一回  他差点就失去了她  如今  伶子好不容易才回來  若要他在放她离开  除非他死

    可是  杨清墨不问  却不代表伶子不会说  好不容易忍着刀割般的心痛  将无的话说出口  就要一次说清楚  伶子怕  这样的话  今天不能一次说清楚  以后就再也沒有勇气了

    “我本來是想  在这里将孩子生下來再离开  倒时候你若是想  孩子留给你  当做最后的纪念  你若是不想睹人思  我就将孩子带走  可是  如今我发现  不能  多留一天  我对你的就多一分  我的心也就多一分煎熬  而且  哥哥  哥哥好不容易愿意放下仇恨  我不能让他继续留在这里  你也看见了  那个飞镖  再偏了一寸  哥哥可能就沒命了  我失去了父母  我不能再失去哥哥  二十年前  我爹爹参与了你们杨柳两家的事  已经得到了报应  如今  我不想哥哥在重蹈覆辙  他  是我唯一的亲人了  ”

    “他是你唯一的亲人  那我呢  ”杨清墨慢慢的推开伶子  眼睛里几乎是闪着泪花的看着她  声音颤抖的问道:“你知道吗  我已经准备将和丝丝的回忆埋进心里  将你当做我的唯一  可是  你呢  我在你心中  连唯二都算不上吗  ”

    从前  看着杨清墨缅怀杨丝丝时流露出來的悲伤  伶子都觉得心疼  今  亲眼看见他为了自己差点落泪  伶子更加的泣不成声  眼泪  如断线的珠子一般落下  哭花了一张脸

    “我也想你是我生命最重要的人  不  你就是我最重要的人  可是  那又怎么样  沒结果就是沒结果  我们不可能再一起  当做什么都沒发生一样  如果  你伤害的是我  我可以忘记  我可以原谅  可是  你伤害的是我的父母  那是生我养我的父母  不恨你  已经是我最大的底线  我真的做不到释怀  所以  我只能离开  我只能选择忘记  虽然我知道那很难  ”

    杨清墨轻轻地用衣袖为伶子擦去脸上的泪水  可是  却怎样都擦不完  只好又重新将伶子揽在怀中  低着头  与她脸贴着脸

    “乖  不哭  我想要我的女孩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而不是最伤心的人  但是  请不要这么容易的就将离开说出口好吗  我舍不得  我真的舍不得你离开  今天的话  我当做沒听过  能不能再好好考虑一下  三天……就三天好不好  给我一次机会  也给你一次机会  如果三天后  你还是想要离开  那……那到时候再说吧  ”

    放她走的话  杨清墨终究还是舍不得说出口  如果伶子要离开  杨清墨宁愿囚她一辈子  哪怕会被憎恨  可是  除了 离开  他更舍不得她会伤心难过  怀孕的女人  都应该慢慢长胖  这几  她却瘦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