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震撼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不得不说,小张的办事效率还是高的。等到杨清墨和伶子到了赌场以后,偌大的赌场,除了里面的杂工已经没有一个赌客了。钟笑坐在一张赌桌前,背对着杨清墨和伶子所在的位置,看不清脸上的表

    杨清墨坐在二楼一个小房间里面,不似以前经常与陈飞在一起的那种密室一样的黑屋,而是那种真正的雅间。这个位置,透过珠帘可以很好地看清楼下,但是楼下的人却看不见这里。

    “为什么要把人客人都弄走?”

    “小的本来是想将他请到后面的雅间,但是这人太拗了,死活就是不去,非得要楼主出现才肯走。至于这里的赌客,据说是雨堂主吩咐的,她说,有些事不便让外人知道。”

    “听雨人呢,还没来吗?”

    “还没来,不过应该快了。”

    “恩,知道了。让那些下人都离开,保证大堂里面除了除了你,听雨,还有楼下的那人,没有第四个人在场。”

    小张点了点头,就出去将等着在一旁看闹的人都赶走了。而此时,钟笑依旧一直背对着杨清墨和伶子,不曾动。伶子在杨清墨边,有些坐立不安的样子。额角渗着细汗,不知是的还是紧张的。

    杨清墨伸手搭在她紧握在一起的双手上,安慰道:“放心,他不会有事的。”

    伶子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但是脸上的担忧却一直都在。直到杨听雨慢慢走近大堂。

    “客官想玩什么?牌九还是骰子?”

    钟笑自然是没有心玩什么牌九骰子,正拒绝,却感到这声音似是耳熟,转过来一看,竟是几未见的杨听雨。杨听雨负手站在离他有两丈多远的地方,嘴角还挂着一丝冷笑。钟笑忽然觉得,这一刻的杨听雨好陌生,虽然,他本来与她也不是十分熟。

    “柳姑娘,你怎么在这里?你又忽然失踪了,我师父很担心你。”

    担心?多么讽刺。十七年来都渺无音讯,现在说他很担心?杨听雨此刻真想大笑一场。但是,她笑不出来。收起嘴角那丝嘲讽的笑,冷眼看着钟笑,反问道:“柳姑娘?谁是柳姑娘?不过是我随口说的一个名字罢了,其实,我姓杨,叫杨听雨。是风雨楼听雨堂的堂主。”

    钟笑一怔,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杨听雨。他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仇人,可是没想到,她却一直在自己边?不,他不相信,他面前这个女子姓柳,叫柳依依。她和风雨楼有仇,上次,风雨楼还派人去仇杀她了!

    “你姓柳!你骗人,上次,还有风雨楼的人来杀你的!”

    “哦,一点小误会罢了。”

    看着钟笑备受折磨的表,杨听雨心中涌出一丝报复的快感,只可惜,那个人,今天没来,否则,呵呵,一定会更精彩。

    而此刻在二楼的伶子,看着钟笑的表,也有些难过。哥哥居然和杨听雨认识?而且看起来关系还不错的样子,可是,他却不知道杨听雨就是听雨堂的堂主,是自己的杀父仇人。有些心痛的闭上眼睛不忍心看,哥哥知道了真相,一定会很难过的。

    “怎么,不信?你若不信回去问问你师父,他知道的比你要多。”

    仿佛又是一个晴天霹雳下来,原来她真的是风雨楼的人,而且师父已经知道了却没有告诉自己?自己一直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个人?

    “你,为何要骗我?”

    有些艰难的开口,一直以为是朋友的人,到头来却骗了自己,呵,多么讽刺?

    “有么?”杨听雨轻轻一声冷笑,“似乎,我从来就没说过我不是风雨楼的人?恩。不妨告诉你,半年前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为什么我会认识你?因为你父亲是我杀的。”

    钟笑的拳头紧握,皱着眉头盯着杨听雨,努力的克制着心中的怒意。杨听雨瞅了瞅钟笑扭曲到狰狞的表,眼睛又有意无意的剽向了伶子和杨清墨所在的地方。杨听雨忽然发现,今晚,是她这几天以后心最愉快的一天。因为有人陪着她一起痛苦,还不止一个人。

    碰撞上杨听雨略带着嘲讽的眼光,伶子心中一紧。她已经知道自己在这里了,杨听雨会不会告诉哥哥自己就躲在这后面?哥哥今晚受的打击已经够多了,她不被再被他发现。杨清墨似乎是看出了伶子的心中所想,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侧过子来在她的耳边安慰道:“别紧张,没事的有我在这里呢。”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