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忽变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杨清墨懒懒的靠在墙上闭着眼睛,阳光下他的影子修长,显得有一丝丝的落寞。自从伶子飞似得逃走以后他就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没有动。每一次看见伶子,他总会想起一个人,一个在内心最深处被牢牢铭记的人。然后有一丝淡淡的心痛。

    失去的,毕竟就失去了,不再回来。新来的,就算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又怎么样,更何况只是有几分相似罢了。他,终究是没办法将她们当成同一个人,但却一次次的因为那几分的相似去纵容。

    杨清墨觉得自己可能太累了,可能需要好好地冷静一下。慢慢站起来,睁开双眼,阳光照在脸上,有那么些微的刺眼。回到书房里面,将门窗都关严实了,感觉不到阳光撒在上的燥与刺眼,杨清墨终于觉得心里不那么难受了。

    随手从后面的书架上抽出一幅画,摊开。慢慢的伸出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画中人的脸,这才是他的杨丝丝,没有人可以替代的杨丝丝。小心翼翼的将画收起来,放回原来的位置。深深地叹了口气,杨清墨终于做出了一个似乎是正确的决定。

    冬天,毕竟是冬天。天气再好也没有多少人愿意出来,连街上的摊贩都少了很多。不过下了马走进赌场发现,赌场里面的人却没有一丝变少的痕迹。利熏心下的人,眼中又怎么会有季节之分,冷暖之分,他们只有输赢之分。

    远远的看见杨清墨走进来了,小张就笑着脸迎了过去。看见这位爷,他其实一点也不想笑,可是一旦惹恼了杨清墨,他等下连哭的份都没有了。

    “去隔壁客栈将陈飞找来,如果风堂主也在的话,让她一起过来。不在也就算了,不必特意去请了。”

    然后脚下稍微顿了下,想了想似乎没有其他的事要吩咐了,手轻轻一挥,小张便领了任务离开。杨清墨自己一个人径直走到了里面的雅间,最近,他似乎喜欢上了在这里谈事暗的光线,紧闭的门窗给人一种小黑屋的即视感。

    门缓缓被推开,再进这间屋子陈飞已经是轻车熟路,不需要人带领了。不需要杨清墨招呼,自己走到他对面的位置然后坐下来。刚刚坐定,有人端了一壶茶进来,轻轻放下又离开。已经习惯了风雨楼这样的做事节奏,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只是有些好奇,刚刚杨追风才找过自己,怎么这杨清墨又要唤自己来见面?

    “江南一行的事,追风刚刚可都与你说清楚了。该准备的可都准备好了?”

    “嗯,早就准备好了,只是等楼主一声令下而已。”陈飞斩钉截铁的说到,对于杨听雨的武功,这几来他差不多也有了一个大概的了解,无外乎是快准狠三个字。不过,就因为她太快太狠,所以这样实战起来会比较消耗体力。找到了缺点,陈飞就显得有自信多了。他已经可以想象待他归来,听雨堂的大门为他敞开的样子。

    “你等三天后再出发吧,我安排了一个人跟你一起。”

    “谁。”

    “一个你很喜欢很想见到的人。”杨清墨站起来,桌子上的茶一口的没喝,还冒着气。不过他本来就不是来品茶的,走到陈飞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道:“本来,我应该把她留在边,这样才能防止你们两个一起逃走。可是,后来一想,我换主意了。”

    一个我很喜欢很想见到的人,难道?

    “不,楼主。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伶子、伶子留在这里很好。”陈飞有些激动地站起来,虽然认识杨清墨不久,但是他也知道此人向来老谋深算,这么轻易地让伶子跟自己去江南,一定是有谋,难不成,他是吃准了自己看上了听雨堂堂主的位置一定会回来?

    “我做出的决定又何曾反悔过。好了,你再去准备准备吧。”

    不理会陈飞的请求,杨清墨笑着走出了房间。他当然没有那么好的心要放他们走,他想放走的只有伶子一人。每次看见伶子,他就会想起杨丝丝,然后乱了心神。至于陈飞,能不能从杨听雨的刀下活下来还是一回事。当然,他也可以不去找杨听雨,只不过那样子他定活不过一个月。该放走谁,不该放走谁他都清楚。

    桌子上的茶犹自冒着气,但是陈飞却是心生寒意。一定是有什么地方不对,他没有发现。杨清墨不会这么傻,给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让自己带着伶子走。他说过,既然惹上了风雨楼,就没那么容易脱

    门又被推开,一起进来的除了杨追风还有她上所带的那股戾气。陈飞皱了皱眉头,尽力不让自己发作,然而他却只是没有完全控制得住自己,带着怒气的问:“你们,究竟在玩什么把戏。”

    杨追风有些莫名其妙,给陈飞带完话以后她顺便去吃了个饭,回来的时候路过赌场,听小张说楼主和陈飞来过,并且陈飞还没走就好奇过来看看。杨清墨后面的决定,她是真的不知

    走到陈飞边,直接坐上了桌子,一边欣赏着自己的手,她对自己的这双手一直很满意,美丽又致命,一边漫不经心地说着:“我们的计划你不是都知道么?培养你成为下一任听雨堂堂主。难道还有什么新的计划我不知道?比如追风堂的堂主也让你一起当了?”

    “别跟我装傻!我去杀杨听雨,让伶子也跟上来是几个意思?我承认我惹上了你们风雨楼,跑不掉了,我认命了。但是我恳请你们,放过伶子行不行!”

    “噗——”看来早上自己离开书房之后果然有好戏发生啊,真是可惜了居然没看见。“第一,究竟是你惹了风雨楼将她拖下水了还是她惹了风雨楼你非得跟着跳进这个坑你自己心里清楚;第二,这些事是楼主的决定,想知道为什么麻烦去问楼主;第三,以我对听雨的了解,她,应该不会杀伶子吧。伶子比你安全,你还是多担心担心你自己比较好。”

    “你又不是杨听雨,凭什么这么肯定!”

    端起杨清墨未喝的那杯茶,刚打唇边便觉察出了什么,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放下那杯茶,果然是个老狐狸。

    “听雨是我亲妹妹,我当然了解她。”

    杨追风轻描淡写的说着,陈飞却是大吃一惊。她们,居然是亲姐妹。她们,是他见过这个世界上最不像亲姐妹的亲姐妹。

    “居然是你妹妹,她是你后娘养的?看见有人要杀她,你居然就这么无动无衷,你的心是长的?还是,你根本就没有心?”

    “呵,等你有一天能做上我这个位置,经历过我所经历的事,再看看你能不能问心无愧的说出这句话。这世界上,唯一不会背叛你离开你的人只有你自己,只有自己过得好了,才有资格关心别人。”

    脸上的笑带着些微的沧桑,有一丝悲伤从眼中一闪而过。杨追风站起来,不理会原地有些怅然若失的陈飞,走出房间。看着杨追风有些落寞的背影,陈飞忽然想起,她似乎一直是独来独往。她,也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么?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