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第二天一早醒來.牢头吃完了饭.沒事做寻思着要不要去给伶子送些吃的.即便杨清墨不承认.但是明眼人都知道他昨(日rì)來这里站在外面徘徊根本就是放不下里面的楼主夫人.所以.他思前想后了一下.还是对伶子好一点.左右闲着也是闲着.如果伶子一辈子被关在这里.他也沒什么损失.可万一她咸鱼翻(身shēn)了.说不定自己也能跟着翻(身shēn).

    关在地牢里面的人.虽然不会对他们用什么刑罚.但是待遇绝对不算好.那样暗无天(日rì)的环境就不说了.每天只有一顿饭.还多是被人吃剩下的.那么讨好夫人的第一步就从吃的开始吧.

    一连三天.那牢头每一天准备着还算丰富的三餐送进伶子被关的那个小黑屋.现在虽然是夏天.地牢里面只是潮湿并不寒冷.但是那无尽的黑暗也够折磨人的.于是牢头又去给伶子送去了烛火.但是.他的这些讨好.伶子似乎总是视而不见.送去的饭菜一口未动.蜡烛如果不是牢头亲自帮她点亮.伶子也不会去点.

    眼看着地牢中的女人已经越來越虚弱.脸色苍白得如一张纸.本來就纤瘦的(身shēn)体现在几乎已经成了皮包骨头.牢头的心里泛着淡淡的心疼.可是.心疼的另一端全是紧张.伶子这个样子很明显的就是要作践自己的(身shēn)体.让自己受伤.虽然昨(日rì)影子过來见到她这个样子.已经吩咐过了牢头不用管她.由她自生自灭.可是.若就真的这样狠心不管她.怕是撑不了两天了.

    牢头咬着牙.看着蜷缩在小黑屋角落里面的女子.终究还是决定将这件事让杨清墨知道.一來是为了自己将來的安危着想.另一方面.也的确是有些心有不忍.再冷血的人.心中都会有一块软弱的地方.而伶子这幅孱弱的模样.则正好触动到了那牢头心里最软弱的地方.

    当杨清墨知道这件事的时候.狠狠地拍了下桌子.牢头低着头.有一种桌子被杨清墨一掌拍碎了的感觉.杨清墨瞪着他.龇睚(欲yù)裂.他是愤怒的.怒那个小女人居然以这样的方式想((逼bī)bī)自己出现.更怒那牢头居然现在才告诉他.伶子(身shēn)子那么弱.万一有个什么意外.他要怎么办.更是怒影子的心狠.他知道影子是故意这样的.故意要让自己的心疼.

    “去.让影子滚过來.跪在书房前面.等我回來才准起來.”

    杨清墨怒气冲冲的吩咐完.又立刻绕过那牢头往地牢那边跑去.一脚踹开铁门.蜷缩在墙角的女子(身shēn)子只是一抖.并沒有抬起头來.只是那样的侧脸.苍白瘦弱的侧脸.就叫杨清墨心疼不已.这几天.她在慢慢地消瘦虚弱.而他呢.都做了些什么混账事(情qíng).居然妄图去找别的女人发泄心中的伤痛和yuwang.一想到这里.杨清墨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

    桌上的粥还有些温(热rè).杨清墨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一刻.什么风雨楼.什么江山大业都不重要了.他只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子才是他的全部.天知道他看见伶子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的心疼.杨清墨端起粥來.慢慢走到伶子(身shēn)边.挨着她坐下.盼了那么久的人终于來了.伶子却并沒有抬头看杨清墨一眼.相反的.却将自己的(身shēn)子抱得更紧了.然后向旁边缩了缩.那意思很明显.她不想看见杨清墨.她要跟杨清墨保持距离.

    杨清墨苦笑.放下手中的碗.他到现在还以为.伶子只是跟他置气.他还以为.伶子这么做只是要((逼bī)bī)自己來见他.一把将伶子抱进怀里.将头埋在她的颈见.灼(热rè)的呼吸在颈间游走.伶子脸一红.事到如今.她还是受不了与杨清墨这样暧昧的接触.忍不住又将(身shēn)子缩了缩.而后想起來什么一样.用力挣了挣.想要挣开杨清墨的怀抱.可是.几(日rì)为进食的她如此虚弱无力.又怎么能挣脱得了杨清墨的(禁jìn)锢.伶子无奈.那就让杨清墨这样抱着吧.虽说.她的心里.还是贪恋着这样的温暖的.

    “对不起.我应该在你來的第一天就过來看你的.是我不好.我不应该犹豫的.”

    杨清墨富有磁(性xìng)的声音在伶子耳边呢喃.带着歉意.带着谦卑.若是以往.她肯定就动心了.心里的防御也奔溃了.可是今天却沒有.她抓住了杨清墨话语中一丝重点.他犹豫过.为了什么犹豫.犹豫着她和风雨楼谁比较重要吗.犹豫了那么久.杨清墨心中应该有答案了吧.那个比较重要的应该也不是自己吧.

    “哼.”

    一声低不可闻的冷哼.杨清墨不知是喜是忧.喜的是.伶子终于有反映了.忧的是……这反映.似乎不太好.

    用力的掰正伶子的(身shēn)子.让她面对着自己.伶子知道自己挣不过杨清墨.而且她也实在乏的很.沒有力气.只有任凭杨清墨摆弄.看着伶子终于有些听话了.杨清墨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重新端起碗.用勺子舀了半勺粥.粥是温(热rè)的.也不怕烫到伶子.于是直接往伶子嘴边送去就好了.眼看着那勺子就要碰到伶子的嘴唇了.伶子却将头一偏.勺里的粥差点洒掉.

    杨清墨有些不悦的皱眉.可是一想到是自己对不起伶子在先.就不好发脾气了.事实上.从他和伶子敞开心扉以后.虽然伶子对他的态度一直不冷不(热rè)的.可是杨清墨却很好的压制了自己的脾气不曾发怒.

    “乖.你生我的气就好了.别折腾你自己好吗.”

    说罢.又攥着勺子.要将里面的粥往伶子口中送去.这一回.伶子不在闪躲.却紧闭着嘴唇.勺子轻轻地抵着伶子的嘴唇.里面的粥却送不进去.杨清墨有些着急了.他不敢用强.怕再次伤害到了伶子.但是他又无法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伶子用这样的方式对待自己.与他抗议.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五十六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