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不出影子所料.伶子被关进地牢沒有多久.杨清墨就知道了.他一个人纠结了良久.在去与不去间纠结了一个多时辰.心里还未决定.却发现人已经不知不觉得站在了地牢外面.兀自苦笑.他还是舍不得了吧.即便心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他们不可能.伶子虽然(爱ài)他但是恨大于(爱ài).伶子已经站在了杨追风那边.为了陈飞舍弃他了.而他.(身shēn)上还有风雨楼.不能放下风雨楼不顾.但是他还是管不住自己的心.他已经失去一次了.不想再失去.可是.他也清楚要想留下.所付出的代价是什么.

    杨清墨出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那牢头躲在房间里面.本來已经准备睡去.但是远远的看着有个似是熟悉的人影在外面徘徊.开始心里还担心是杨追风等人來截人.只敢熄了灯火藏在黑黑的屋子里.杨清墨让他在这里看守地牢.说明他应该是有些本领的.只是这牢头却是个实诚人.他也清楚自己的斤两.一般人也能应付.但是面对杨追风杨听雨这样的人.却是沒有把握的.他年纪也大了.如今也到了天命之年.这个年纪的人.要么是越來越惜命.要么就是见惯了人生百态.早已不将生死做一回事.可惜.这牢头是前者.所以一想到來人可能是杨追风还是有点害怕的.可是.那月光下的人影不停地在地牢前徘徊.牢头又忍不住坐起(身shēn)來向外面看了看.这时.杨清墨已经又走近了些.牢头才发现这熟悉的人影原來是他们的楼主.当下离开披起衣服.迎了出去.

    虽然是笑着迎出去的.但是看那牢头的表(情qíng).未尝比哭好看多少.他本是奉了影子的命令将伶子关起來.也曾想过或许杨清墨会舍不得.过个几天又把人带出去了.但是沒想到.他这么快就出现了.心下一惊.想着还好沒有为难里面的人.否则万一杨清墨等下进去心疼了还不是要拿自己开刀.

    “楼主……您、您是來看夫人的吗?”

    杨清墨的嘴角一抽.他表现的真的这么急切与担心吗.当下.离开沉下脸.眉头一皱.略带些不悦的说道:“不是.散步过來.”

    牢头心中有些无语.散步散到这里來.楼主你还是真有闲(情qíng)逸致.当然这件事他是不会随便说的.更不敢当着杨清墨的面來说.

    “这么晚了.你不去休息也不去看着点人.在这里乱晃什么.”

    杨清墨又沉着脸反问.

    这牢头暗忖.肯定不能说自己看见杨清墨总是在这里徘徊.所以才过來看看.这楼主有些死要面子.这么说万一惹怒了他就不好了.当下只好随便扯了个理由.

    “本來已经睡了.但是我也知道里面关了太多人.不管睡的太沉.这么多年养成习惯了.睡不安稳.隔段时间就起來看看.这不就看见了楼主您了吗.”

    牢头这话除了不想让杨清墨知道自己早就看见他了.多多少少也带了点邀功的嫌疑.杨清墨当然也听出了他话里的含义.只是轻轻皱眉.淡淡回到:“嗯.辛苦.”

    沒有得到预想中的夸奖或者是奖励.牢头心中自然也有些失落.不过毕竟面前的人是杨清墨.那种失落他也不敢写在脸上.况且.能让杨清墨说这一句辛苦已是不易.

    “应该的.应该的.楼主客气了.”

    “早点休息吧.我回去了.”

    杨清墨临走的时候又朝地牢里面看了看.带着些不舍和心疼.那样的地方.去了一次能熬过來已经是不易.再去第二次.她能受得了吗.

    杨清墨一路怀着心事回到了住处.一抬头却看见影子站在门口背对着他.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过來的.不过.不管什么时候过來.他此刻出现在这里.肯定沒什么好事.估计又是來对自己冷嘲(热rè)讽的吧.想到这里.杨清墨的心(情qíng)就更加糟糕了.

    “我还以为你会带着她一起回來.”

    影子听见了杨清墨回來的脚步声.转过头來冷笑着问道.

    杨清墨沉着脸.不悦道:“|我说过不去管她的事(情qíng)的.还有.在警告你一次.别用这种语气对我说话.”

    影子冷哼一声.声音轻的几乎不可闻.虽然沒有瞒过杨清墨的耳朵.杨清墨虽有不悦.但是也忍了沒说什么.

    “你还记得你说的话就好.”

    “管好你自己.我要休息了.”

    杨清墨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着.然后直接绕过影子无视他进了屋子.影子看着杨清墨纠结的样子和愤怒的语气.心中有一种近乎病态的开心.面具下的嘴角勾起一丝满意的笑容.十分愉快的离开.他想.今晚一定会做个好梦.

    感觉到了影子离开的脚步.杨清墨躺在(床chuáng)上有一种颓然的感觉.他很无奈.他也不知道今天为何会落到这样的地步.被影子冷嘲(热rè)讽却只能忍受.以前.都是他嘲讽影子的.是他自己一开始对自己太过自信.对杨追风太过自信.放纵了她.才导致了如今的样子吧.

    杨清墨不用进那个地牢.只是凭想象就可以想出來伶子现在在那里孤单无助恐惧的样子.他却沒有办法去救她.其实.也不是不能去救她.而是他太难取舍.他是风雨楼的楼主.有着自己的担当.她会恨他吧.不对.其实她一直是恨自己的.杨清墨苦笑.如今.不过是恨与更恨的差别而已.

    杨清墨起(身shēn).想起几个月以前.他还和伶子一起在这张(床chuáng)上一起缠绵.还在这个屋子里面.看着她挑灯刺绣.那个时候的他们.虽然谈不上有多么的亲(热rè).但至少还是有着表面上的和谐.至少.不会像现在这样.他想去看看她都不敢.想和她说一句话都成了奢望.越想到这些.杨清墨就感到难受.感到压抑.这间房里让他不能窒息.突然像发了疯似的从(床chuáng)上跳起.然后离开屋子.他要去别的地方.他要发泄.不然他会疯的.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五十五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