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那边.伶子一路跟着影子.本还十分好奇影子去会带她去什么地方.只是后來越走越不对劲.前面分明是风雨楼.

    伶子有些固执的停下了脚步.定定的看着前方.不愿再往前走一步.似乎是觉察到了(身shēn)后人的犹豫.影子转过(身shēn)來.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伶子.

    “现在后悔了.來不及了……”

    “我……杨听雨说了.我要是骗她.后果很严重.”

    伶子想了想.为自己不想回风雨楼不愿意见杨清墨找了一个似乎还(挺tǐng)合理的理由.她以为之前影子只是在杨听雨面前演了一出戏.

    影子看伶子的神(情qíng).冷笑一声自然知道她想的是什么.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太过单纯善良的女子.却生生的被卷进了这场恩怨.旋即.又如自嘲般的笑了笑.这又管他什么事(情qíng).就算自己不插手.伶子也已经逃不出杨清墨杨追风手掌.自己什么时候这么同(情qíng)心泛滥了.

    “你想太多了.我不会带你去见他的.”影子只是淡淡的撇下这句话.然后转过(身shēn)去继续向前走.一边走一边继续凉凉的说道:“你怕杨听雨.我只想告诉你.杨听雨能做的事(情qíng).我一样可以做.甚至.我会比她更狠.”

    听了影子的话.伶子心一惊.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然后又反应了过來.赶紧快步跟上去.她不知道影子到底有多厉害.她只知道.杨清墨、杨追风、杨听雨、影子这些人她一个也惹不起.

    认命般的跟着影子向前走.伶子一路低着头.眼角的余光却又忍不住向四周看去.可是.期待的那个人却始终沒有出现.或许.他不出现是好的吧.若真是遇见了.伶子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去如何面对杨清墨.

    “还记得这里吗.”

    影子忽然停住脚步.转头看着伶子.伶子一怔抬起头來.那个地牢……往事慢慢浮现在脑海.如同梦魇一样.

    “你要做什么.”

    伶子瞪大了眼睛.略带着惊恐的看着影子.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他是要又把自己关进这里吗.想想从前.伶子还是心有余悸.在那里.虽然沒有人会对自己用刑或者什么的.但是就是那样无尽的黑暗与寂静.也足够折磨她了.她……不想再回到那个(阴yīn)暗潮湿的地牢.

    “就像你想的那样.”

    影子凉凉的说道.伶子呼吸一窒.下意识的居然想要逃跑.在客栈的时候她已经认命了.觉得都已经到了今天这个样子.不管是谁.怎样对她.只要不伤害她(身shēn)边的人.可是.沒想到真正要面对的时候.她还是会恐惧.

    “你大可以跑.恩.陈飞还在风雨楼.”

    着伶子转(身shēn)要走.影子在后面喊道.伶子一个踉跄.差点跌倒.为什么.为什么陈飞会在这里.为什么这些人要这么对自己和自己的朋友.她到底做错了什么.嘴角凄凉的一笑.绝望的转过(身shēn)來.走到影子旁边.

    面具下的脸露出满意的笑.他总算知道了为什么杨追风从喜欢从伶子这里下手了.这个小女人简直太容易控制了.一句话就可以捏住她的痛脚.然后为所(欲yù)为.尤其是她现在这个绝望的样子.简直就是我见犹怜.

    “我能知道为什么陈飞会在这里吗.杨清墨始终不肯放过他吗.”

    伶子抬起头來.声音冰冷的质问着.

    “不是因为楼主.陈飞自己不自量力.跟杨追风闹翻了.被杨追风弄了个半死丢在风雨楼门前.然后楼主救了他.不过……他(身shēn)上的毒还沒结.当然.楼主似乎也沒准备帮他解.至少.暂时是这样子.”

    伶子不知道此刻的心(情qíng)应该已经用什么來形容了.绝望吗.可是她不是已经习惯了吗.多少次.杨追风或者杨清墨用陈飞來要挟自己了.多少次他们答应自己要放过陈飞.可是结果呢.等待着她的不过又一次的要挟.

    “让杨清墨來见我.”

    “哼……你是不是太天真了.你以为你凭什么还能要他这样呼之即來挥之即去.我再告诉你一次.客栈里我说话的一字不假.你还是乖乖在这里呆着吧.我相信你被关在这里的消息很快就会有人告诉楼主的.”说罢.影子转头斜视了一眼在角落里站着的牢头.冷哼一声.“至于他是由着你在这里自(身shēn)自灭.还是过來将你带走.听天由命吧.來.还带她去上次的那间房吧.”

    “是.”

    牢头走出來唯唯诺诺的应了一声.然后对着伶子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这两个人他一个都得罪不起.伶子现在看起來是失宠了.但是杨清墨对她喜怒无常.若是此刻亏待了.到时候万一杨清墨心疼了.影子可能沒什么.但是自己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而影子.上一次杨追风带人來闹事的时候.杨清墨已经很明确的宣布了影子在风雨楼的地位.虽然沒有什么虚职.但是他就是风雨楼的二当家.即便自从那件事以后.影子也很少出现在风雨楼了.但是这丝毫不影响他在这里的地位.

    影子交代完就离开了.伶子跟着那牢头一路向前走.幽暗的烛火.漆黑的甬道.还有隐隐入耳的那凄厉的哀嚎与怒骂.伶子只感觉无尽的恐惧涌上心头.有些事(情qíng).经历过一次就置之死地而后生了.有些事(情qíng).经历过一次.在面对的时候心中的恐惧却更胜从前.伶子此刻明显是后者.

    进了那个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小黑屋.看着铁门慢慢合上.伶子终于忍不住哭了出來.咬着嘴唇.默默地不出声.只是任由眼泪流下.上一次來这里.是杨清墨将她带出去了.这一次呢.她会在这里自生自灭还是有人带她离开.伶子心中此刻是矛盾的.她希望杨清墨不要來.让她在这里自生自灭好了.这样对她而言.何尝不是一种解脱.可是.她又希望杨清墨能來.那样就代表着.其实自己在他心中还是有一点点地位的.至少并不像影子说的那样.一遇上风雨楼的事(情qíng).自己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存在.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五十四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