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地道幽深且黑.空气更是浑浊.陈飞在里面走了快半柱香的时间才走到了尽头.接近出口的时候.空气总算变得有些清新.陈飞开始贪婪的呼吸着.

    出口处是一处枯井.陈飞爬出枯井.看了看四周.颓圮的篱笆.锈迹斑斑的铁门.似乎是一处废弃的宅院.此刻又是黄昏.天色已经渐露昏暗.更是将这里衬的荒凉.陈飞皱眉.看了看(身shēn)后大门紧闭的房屋.也不太像是有人的样子.那么.那个老掌柜的让自己过來的意义究竟何在.是等待还是寻找.

    走到屋前.门上的锁虽然锈迹斑驳.但的的确确是将门锁住的.走到窗边.纸窗几乎已经完全破败.只剩下腐烂的木框.陈飞看了看屋里.地上因为潮湿甚至已经发霉.屋里只有一些旧家具.角落里蜘蛛网结的倒是很厚.陈飞想.就算杨追风要自己等着.也不会挑这么一个地方.连个坐着歇息的地方都沒有就算了.也沒有什么可以藏(身shēn)的地方.万一杨清墨的人跟來不是白白暴露了.

    陈飞翻过篱笆.前面是回风雨楼的路.杨追风自然不会在那里.左边是一片森林.陈飞远远看过去.一眼看不到头.杨追风应该也不在那里.右边是个村庄.后面是山.他想了想.果断朝着小村庄里走去.

    陈飞一路边看边走.也沒走几步路.只见一个农夫朝自己过來.这个人是个地地道道的农夫.黝黑的皮肤.精壮的(身shēn)子.裤脚高高的卷起.小腿上还沾着些泥巴.

    “小公子阔是要找人唉.”

    农夫的话有很重的方言味.但是还好陈飞勉强还是可以听懂的.连忙点了点头.

    “小公子找滴是个姑娘吧.那姑娘现在俺那嘎.公子跟俺一块回去不.”

    陈飞继续点头.跟着农夫向他家里走.天.已经灰蒙蒙的.村庄里除了自己和那农夫.已经几乎沒什么人在外面了.有几家甚至连灯都沒亮.不知道是不是已经早早的休息下了还是去别家在串门.

    农夫将陈飞带回了自己的住处.尚來不及和杨追风报喜.杨追风就已经走了出了.抛了一锭散碎银子给农夫.然后说道:“管好你自己的嘴.当从來沒见过我们.否则.惹來了什么杀(身shēn)之祸概不负责.”

    又冷冷的看了陈飞一眼.走出屋子.陈飞耸了耸肩.只好又跟着杨追风离开.农夫瞪大着眼睛看着手中的银子.掂了掂.足足有一两多.够自己忙活好几个月的.刚刚还张开着的嘴连忙闭上.看着杨追风离开的背影.牢牢地在心里告诉自己.沒见过他们.沒见过他们.这银子是自己在地里捡的.

    陈飞跟着杨追风又走了足足快半个多时辰.才走到了她安(身shēn)的地方.也不等杨追风招呼.陈飞便毫不客气的坐下來.今天几乎是走了一天都沒休息.可累死他了.看见桌子上还有茶壶.抓起杯子就给自己倒了一大杯凉茶.也不问这个茶是什么时候的了.仰起脖子就喝.刚刚在客栈的时候就渴的厉害.

    “你倒也不算太笨.居然能找到我.”

    “客气了.不管是按照你算计好的.一步步來罢了.”

    陈飞的语气略带嘲讽.从自己和伶子一进风雨楼开始.他们就开始在杨追风的算计之内.按照她的想法.离开或者留下.而她……高兴的时候夸你两句.不高兴的时候就嘲讽两句.

    “你知道就好了.所以说呢.还是不要反抗了.怎么样.今天解毒还是明天.我提醒你.很痛苦的.和你上次一样.”

    一提到上次.陈飞还是心有余悸的.风雨楼的毒.无药可解.所以钱姑只能通过针灸帮自己解毒.花了整整五天时间.自己更是在(床chuáng)上躺了十來天.忽然.陈飞脸色一正.说道:“杨追风.我们做笔交易吧.”

    “我对和你交易沒兴趣.”

    “沒兴趣.”陈飞挑眉看着杨追风.“伶子可能不知道.以为杨听雨还真是看在钟笑的面子上做一个顺水人(情qíng).但是我却不傻.杨追风的顺水人(情qíng).可不是那么好承的.说罢.你到底什么目的.”

    杨追风冷笑.就算被看穿又怎么样.真正有本事的人.不是让你猜不中他心中所想.而是.即便你猜中了他心中所想.也只能乖乖的跳进这个坑.被他算计.

    “是.我是有自己的目的.但是你记住.我们之间.是服从与被服从的关系.而不是相互的利用.不过……既然你提出了交易.肯定是心有所想.來.说罢.你心中的计量是什么.”

    “不要伤害伶子.我帮你们.”陈飞顿了顿.看着杨追风面无表(情qíng).只好又接着说下:“我承认.伶子是杨清墨的软肋.可是你想过沒有.伶子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女子.可能.肯别的女子比起來.还会点花拳绣腿.但是在你们面前.她也不过一个弱女子.杨清墨就算(爱ài)她.也不至于站在那里被她伤害.而且.她也不一定愿意去伤害杨清墨.宁为玉碎不为瓦全.这个道理你懂的.但是我不一样.虽然我的武功仍然不及杨清墨.却比之伶子好了很多.与杨清墨对上.过那么几招也算勉强.若是趁其不备.说不定也能帮助到你们.更重要的是.我跟你们一样.我也恨杨清墨.”

    “你待如何.”

    听杨追风如此问.陈飞便知道自己的提议让杨追风动心了.面露喜色.道:“所以.我暂时不想解毒.让我就这么回风雨楼吧.”

    “他会信你.”

    “苦(肉ròu)计可曾听过.”

    杨追风眉一皱.心中一计量.其实她本來心中只是想着.陈飞其实救不救都无所谓.但是既然救了.她也不能一点报酬也不要.但是具体要陈飞做什么.她心中并未想好.如今.陈飞如此提议.她倒是觉得蛮是可行.就算陈飞被杨清墨发现了……丢的也是他自己的命.

    “好.”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四十七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