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绝情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几乎一夜沒休息.又为伶子的事(情qíng)((操cāo)cāo)碎了心.所以陈飞这一睡就过了巳时.醒來的时候看天已经大亮了.才反应过了已经睡过头了.急急忙忙的(套tào)上衣服.跑到隔壁看见伶子还是半靠在(床chuáng)上.悬着的心才放下來.

    门突然被推开.本來在沉思中的伶子也被吓了一跳.抬头看见是陈飞.便安了心.见他神色还略带慌张.哑然失笑.她知道陈飞肯定是醒來以后担心自己.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不用这么担心.”

    伶子安慰陈飞.她知道陈飞守了她一夜肯定很疲惫.所以即便天亮了.也沒去叫他.陈飞松了口气.伶子的神色虽然已然不太好.但是说话的语气似乎是轻松了不少.尽管算不上愉悦.但至少不会再冰冷的让人心疼了.

    “等我.我去换洗洗漱一下.马上过來.”

    伶子点头.等陈飞关门离开后也开始穿戴梳洗.

    杨追风的暗器上是淬毒的.过了一个晚上.钟笑的尸体已经发黑.给人一种面目狰狞的感觉.陈飞紧紧的握住伶子的手.防止她太激动.不过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沉淀.伶子的(情qíng)绪似乎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糟.虽然依旧是满脸悲伤.却能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來.陈飞终于放宽了心.他知道.她终于熬过了这个坎.

    松开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伶子抬起头來.挤出一个很无奈的笑.

    “饿了吗.先去吃点东西好不好.然后我们再谈下葬的事(情qíng).”

    虽然在这种时候让伶子去吃东西有些不太合适.但是陈飞仍旧舍不得她的(身shēn)子.她刚刚流产.(身shēn)体虚弱.过度悲伤.还这么长时间不吃东西.他真的担心伶子的(身shēn)体会受不了.

    伶子也明白陈飞的担忧.虽然这种时候她真的吃不下什么.但是她还是淡淡的点头.她不想让陈飞更加的担心了.况且.(身shēn)子是自己的.她也不想亲者痛仇者快.

    伶子转过(身shēn).牵着陈飞的手.刚准备离开.一抬头.却不知道何时杨清墨已经站在门外了.杨清墨也來之前也换洗了一番.(身shēn)上的酒气总算是沒了.但是脸色看起來却也很差.一夜未眠.黑眼圈自是不用说.因为喝了太多酒.脸上还有些浮肿.下巴上也冒出了些胡渣.自从陈飞告诉她是她误会了杨清墨以后.伶子已经不恨他了.看见杨清墨因为自己的冷漠变成这个样子.她也很心疼.

    然而.再心疼又怎么样.她强忍着.不让自己露出一点关心的神色.面无表(情qíng)的从杨清墨(身shēn)边走过.杨清墨心中一阵抽痛.本來看见伶子已经能下(床chuáng)了.还能这么平静的面对着钟笑的尸体.他心中是为她高兴的.本來还想.或许.现在他就能和她解释他们之间的误会了.可是.当看见伶子那冷漠的表(情qíng)以后.刚刚鼓起的勇气.又复而不见.

    陈飞牵着伶子走远以后.忽然站住.转(身shēn)将伶子揽进怀里.

    “若是难受……哭出來就沒事了.”

    伶子低着头在陈飞怀里蹭了蹭.然后毅然推开陈飞.扬起脸.满脸坚强.她不是不难受.但是.如果不坚强.软弱给谁看.她也不是不想和杨清墨说话.只是她明白.他们不是一路人.如果注定沒有一个好的结局.那么不如一次(性xìng)断个干净.已经让杨清墨那么伤心了.也不在乎再伤他深一点.彻底的断了他的想念.也省的别人再用自己伤害他.

    “走吧.我饿了.”

    “恩.”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三十八章 绝情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