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两种愁思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月色姣好.夜风送來阵阵花香.沁人心脾.这样的夜晚.应当是令人心旷神怡的.但是杨清墨似乎并不高兴.

    他静静地躺在(床chuáng)上.(身shēn)上还有很浓的酒气.应该是刚刚买醉回來.瞪大着眼睛.满脸的悲伤.本來今天看着影子抱着伶子回來的时候.他还是有点高兴的.那个时候.他还不知道伶子已经流产了.只是感觉她受伤了.虽然有些担心.但是一想到.她又回來了.又能陪自己了.就又十分欢喜.一点小伤算什么.有他在(身shēn)边照顾她.用不了几天就会痊愈的.

    可是……她的确回來了.他们却再也回不到过去了.当影子告诉他白(日rì)所发生的事(情qíng)的时候.他就开始担心.这场误会应该要怎样解释.那个时候.虽然担心.却还是有着七分的信心.伶子很快就醒了.醒來的一瞬间.杨清墨是欣喜的.只要人还在.就好.孩子沒了.來(日rì)方长可以在怀一个.但是.伶子那冷漠的目光却深深地刺痛了他.那样空洞的眼神.仿佛对世界不再抱有一丝希望.杨清墨心如刀绞.恨自己沒有保护好伶子.再后來.伶子那冰冷的话语.更是让他心痛不已.他.从沒有见过这般冷漠的伶子.刚认识伶子的时候.他能感觉到伶子对自己害怕.她一边不断地缩小着自己的存在感.又忍不住想要从自己(身shēn)上了解到什么.那样纠结的伶子.让他升起了一丝想要逗她的乐趣;后來.伶子从地牢里面出來.她对他话语刻薄.他也担心会就那样失去她.可是.当时.他只是担心.却还是能感受到伶子怨恨之下对自己的感(情qíng).可是今(日rì).那种感觉.似乎他已经失去了伶子.那样冷漠的话语.杨清墨只听出了伶子的自责和悔恨.他.甚至都沒有挽回伶子的信心了.

    伶子已经熟睡.陈飞站在屋外遥遥看向杨清墨的住处.钟笑在风雨楼的时候住的房间在二楼.客房离杨清墨住的地方有些远.可是因为在高处.所以虽然隔得远依然可以看得见.但是.陈飞只看见了一栋漆黑的屋子.杨清墨.现在在哪里呢.是睡了还是在做什么.今(日rì)的伶子.让陈飞心疼.即便.他从伶子的言语表(情qíng)中可以看出.自己已经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依靠了.若是以前.他会高兴自己终于成了她的唯一.可是.今天.他的心中却除了心痛就是心痛.陈飞甚至宁愿被无视的那个人是自己.而被依靠的那个人是杨清墨.那样.至少伶子也不会像这样的难过吧.她那心如死灰的表(情qíng).看的陈飞也难受至极.当初……或许不应该带她來风雨楼吧.

    “哥……哥……不要离开我.”

    隐约中似是听到了伶子的梦中呓语.陈飞赶紧进了屋.伶子浑(身shēn)发抖.额头有冷汗析出.陈飞拿起湿布.怕弄醒了她.轻轻的帮她擦拭.伸手握住她的手.给她温暖.

    似乎是感受到了陈飞在(身shēn)边的细心照顾.伶子的(身shēn)子不再发抖.呓语声也慢慢的消失.陈飞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刚刚 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准备起(身shēn)去倒杯水.刚站起(身shēn)來.就发现手被伶子拉住了.转(身shēn)看她.伶子已经醒了.

    陈飞慢慢的将伶子扶起.坐在她(身shēn)边.将伶子扶起來的时候.才发现不知何时.她的衣衫已经完全汗湿了.

    “你先在这呆着.我去给你再拿一(套tào)干净的衣服來.顺便给你倒一杯(热rè)水.”

    伶子咬咬下唇.点头不语.陈飞笑了笑.帮着她掖了掖被角.(爱ài)连的刮了下她的鼻子转(身shēn)离开.陈飞离开后.伶子呆呆的看着这空洞的屋子.在看看窗外.启明星都出來了.天快亮了……都这个时候了.还沒见到哥哥.他是死了吧……转而又想到杨清墨.刚刚他那样卑微的乞求着自己的原谅.要自己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她居然还有些心动.还想着.只要哥哥能活着回來.那就再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可是.现在……看來.命中注定他们只是两条路上的人.碰在一起.必然会受伤.会争执.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三十五章 两种愁思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