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赌命?赌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气氛.诡异的安静.就连陈飞也屏住了呼吸.杨听雨静静看着钟笑.如那(日rì)在赌场一样.伸手轻轻捏住长剑剑刃.谁知钟笑忽然手腕一番.剑刃随之转了一个圈.然后又向杨听雨脖间移了点点.

    杨听雨感觉手上阵痛.低头一看.已经是满手鲜血.垂下那只受伤的手.鲜血顺着指尖慢慢滴落.妖娆了鲜红的彼岸花.

    “呵……”

    一声冷笑.杨听雨抬起头來.眼里有着说不清的凄怨.钟笑别过头去.那样的眼光.他承受不起.眼睛盯着杨追风还在滴血的手.她无心伤自己.自己却动了杀意.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过分了.钟笑满是歉意的将剑收起.

    “你收剑做什么.刚刚你要是趁我不注意.再将剑横一点.一剑割破我的喉咙多好.”

    “我……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不用了.我承受不起.”杨听雨收起眼中的凄怨.马上又是一脸的冷漠.“你我本來就是敌人.本就应该刀剑相向.何须说什么对不起.”

    杨听雨受伤的手是右手.不过.与她而言.左右手用剑都沒有什么区别.左手拔出腰间短剑.阳光站在剑刃上.反(射shè)的光正好映到钟笑脸上.钟笑只好又像旁边移了一步.

    “钟笑.我站在原地不动接你十招.十招之内若你能伤我.我除了将解药双手奉上.这条命也归你.十招之内.你若伤不了我.那么把你的命留下.敢不敢赌.”

    杨追风曾说自己不喜欢赌博.即便是赌也是赌命.近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万劫不复的那种赌.可是杨听雨连命也不喜欢赌.她觉得.想要别人的命.自己去取更加简单粗暴.至于自己命.别人想要.有本事就自己來拿.沒本事就算了.可是.今天她赌了.将自己的命赌出去了.除了自己的命.还要赌钟笑和伶子两兄妹的命.

    “你输了.你要死.你妹妹沒有解药.也得死.是两条命;你赢了.我会死.你妹妹可以得到解药.还是两条命.很公平的赌注.你敢不敢.”

    “你何必咄咄((逼bī)bī)人呢.从江南一路到这里.我两之间虽然沒有太多言语交流.不也是十分和谐吗.怎么就沦落到了今天非得刀剑相向你死我活呢.”

    “笑话.我是你的杀父仇人.你难道还要指望我之间还能手牵手.策马同游江湖驰骋川谷吗.”

    杨听雨不再看钟笑.垂眸看自己还在滴血的手.似乎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是真的不疼.还是心中已经麻木.我已经不给自己任何希望了.可是你又在这里留恋不舍什么呢.从來就是对立的两个人.当初就不应该有任何的交(情qíng).我错了.我已经得到惩罚了.手中滴落的鲜血当做对那段被扼杀在萌芽之中的(爱ài)恋的祭奠.

    “我已经答应我师父放下旧恩怨了.当初你也是被蒙在鼓里的.我连杨清墨都可以不计较了.何况你是师父的亲生女儿呢.”

    “住口.钟笑.再警告你一次.我不是他女儿.还有.今(日rì)是你((逼bī)bī)着拔剑.刚刚也是你萌生杀意想要伤我的.现在你又说你已经放下旧恩怨了.原來.你也不过是一个伪君子.我真是看错你了.不过.也对.柳岚教出來的徒弟.是应该和他一样的.”

    钟笑可以容忍杨听雨对他的冷嘲(热rè)讽.可是却忍不了她这样说柳岚的坏话.刚刚因为歉意而熄灭的怒火再次升起.拔剑刺向杨听雨.杨听雨果然如她所言.就那样站在原地未动.然后挥剑格挡住这一招.

    杨听雨的短剑抵住钟笑的剑柄.两人几乎是脸贴着脸.

    “一招.”

    那样近的距离.杨听雨就算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钟笑眼中的愤怒和怨恨.她只好目视前方.眼中尽是平静.

    “请不要手下留(情qíng).这是我给你的最后能拿到解药的机会.”

    远处的陈飞看着这两人.心中更是无比的纠结.拿不住这两人到底是打还是不打.杨听雨定了这样一个脑残规矩.很明显的就是在给钟笑放水.可是.这样一放水.她若输了.就是命沒了.她到底是在赌自己的命.还是在赌钟笑的心.钟笑从心底來说.肯定只是想在不伤害杨听雨的(情qíng)况下拿到解药.可是.杨听雨这样不断的刺激他.保不准他又向刚刚那样一激动起了杀意.到时候激怒了杨听雨.又不知是何后果.

    “不要((逼bī)bī)我.”

    钟笑恨恨的说.手中的剑仍然沒有撤回.杨听雨与他那么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

    “你不动手.只好让我主动了.”

    杨听雨手腕一翻.撤回手中短剑.直向钟笑心脏的位置刺过去.钟笑大惊.沒想到杨听雨真的会对自己出狠招.从开始到现在.除了刚刚被自己言语激怒.露过一点杀气.两人动手至今.钟笑也可以清楚的看出杨听雨一直有手下留(情qíng)沒有真心要杀自己.但是这一招.快准狠.直指自己心脏.想要收剑來挡已经不可能.只好一个转(身shēn).向后又退一步.顺便收回长剑.收手的时候.不知有心还是无意.剑尖在半空中又画了一道弧线.几乎是擦过杨听雨的喉间.

    杨听雨如约站在原地未动一步.加上手中兵器又是短兵.钟笑这一退.拉开了两人距离.不在自己杀招之内.只好又收剑做待战姿势.

    但是这回.钟笑是死活都不愿意再出手了.将剑归鞘.直直的盯着杨听雨.无奈的说道:“我沒有((逼bī)bī)你.是你一直在((逼bī)bī)我出手.你用言语激怒我.用解药(诱yòu)惑我.”

    “那是因为你不相信我.认定了我给你妹妹吃了什么毒药.而且.你别忘了.今(日rì)第一次动手是你先拔剑的.”

    钟笑无言……今(日rì).最开始.的确是自己先开的头.

    “废话少说.还有八招.”

    杨听雨言语中透露着一些不耐烦.再看看右手.都已经不再滴血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一百一十七章 赌命?赌心?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