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剑拔弩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杨清墨经常喝酒.但是却很少喝的这样烂醉.几乎是摊到在地.(身shēn)后是冰冷的墓碑.那是他父亲的墓碑.可是他现在连看都不想看它一眼.

    他恨.七年前.因为父亲的偏见和离间.杨丝丝带着对他的恨决绝的跳崖;七年前的今天.又一个女人.因为前人的恩怨.要将他拒之千里.杨清墨这一生只(爱ài)过这么两个女人.但是这两个女人却都恨他.都离开了他.而追魁祸首就是他的父亲.地底下躺着的这个人.

    笑.他的笑令人心寒.心寒下又裹着一层心痛.从來沒有听过.一个人的笑声.也能这么凄厉.当年.失去杨丝丝的时候他也曾笑过.不过那个时候是无声的笑.愁云惨淡的苦笑.当年.杨追风也是因为心疼他那样的笑.所以多年的(情qíng)感终于沒忍住.从(身shēn)后轻轻抱住他.向他告白.却只换來他一句嘲弄.如今.他放声大笑.分明是笑.那样放纵的大笑.却隐隐可以听住哭腔.

    杨追风站在远处蹙眉.这就是她曾经(爱ài)过的男人.什么时候.他竟然也堕落到为了一个女人买醉.甚至放声哀嚎了.犹记得当年杨丝丝跳崖的时候.他也曾伤心(欲yù)绝.颓靡不振.但是从未如现在一样失态.

    当杨追风和杨听雨带着一大批追风堂的人消失的时候.他震怒.但是仍然能从容的调來援兵从容面对;当杨追风和杨听雨在重重守卫下轻松救走陈飞的时候.他暴怒.却仍然可以理(性xìng)分析.正确判断;可是.当他从伶子的房间走出來的时候.却只会來这里买醉卖疯了.他.是真的动了(情qíng)了.

    “杨清墨.被人拒绝被人厌恶的滋味.是不是很好.当年.你将我的真心当作垃圾蹂躏丢弃的时候.你冷言拒绝我的时候.可曾想过未來的某一天.你也会站在我的角度.感受一下当年我所受的痛苦.怎么样.第二次被人抛弃的滋味.是不是很棒.你(爱ài)的女人们.一个个宁愿死.也不想与你在一起.”

    杨追风不知道伶子与杨清墨说了什么.但是毕竟她在风雨楼还留有卧底.伶子之前在地牢的表现她都一清二楚.也有人汇报了刚刚杨清墨从伶子房间出來时脸上的痛苦.加上刚刚在这里见到听到的.自然可以猜出來一些什么.

    杨清墨抬起头來.两只眼睛布满了红色的血丝.脸色亦十分难看.如同一只饥饿又乏力的野兽.一边恶狠狠地盯着你.一边想着怎样用最后的体力将敌人扑倒吃掉.

    杨追风站在他的面前.用一种胜利者的姿态藐视着他.看着他痛苦.看着他几乎是写在脸上的心里斗争.

    “那又怎么样.就算历史重演(身shēn)份换位.有一个事实你却无法改变.我心甘(情qíng)愿被她伤害.为她堕落.你却只能被我嘲讽.记恨七年.”

    杨追风脸上有一闪而过的(阴yīn)鸷.随后却又挑了挑眉.讥笑的看着杨清墨.嘲讽到:“那又怎么样.七年前.或许你这句话能伤到我.但是七年后的今天嘛……我只需知道.我是那个站在高处看你笑话的人就行了.杨清墨.伶子还不知道他父亲被杀的真正原因吧.啧啧.将近二十多年的纠葛.你猜.你和听雨.她若只能选择报复一个人.她会选谁.”

    见到杨清墨脸上出现的难以掩饰的惊恐.杨追风表示十分的满意.接着说道:“我本以为.再体验一次(爱ài)别离的痛苦是对你最大的惩罚.但是现在我觉得我错了.其实怨憎会更能让你痛苦.”

    “不会的.她不会知道真相的.”

    杨追风摇了摇头.目光里出现了一丝同(情qíng)的味道.

    “现在你在这里.你以为偌大的风雨楼还有谁能阻挡住听雨的脚步.若是听雨带着钟笑去找伶子.告诉她当年的真相.你觉得她会不会相信.就算你有一百张嘴.也解释不清楚了吧.”

    杨清墨脸上的惊恐完全变成了绝望.恶狠狠地盯着杨追风.恨不得能直接用眼神将她杀死.她果然是自己培养的一把利剑.杀人不见血.一刀、毙命.

    “杨追风.今天这一切是我的报应.我认了.但是.你也别笑得太早.你有沒有想过.若是有一天你跟杨听雨走到了对立面.你也会体验一把怨憎会的滋味.”

    “不会有那一天的到來.即便有.痛的也是听雨.不是我.你忘了.我是个沒有心的人.必要的时候.我可以捅任何人一刀.至于(爱ài)别离.就更是扯淡了.”

    杨清墨的眼中也闪过一丝怜悯.一个连心都沒有的人.自己有什么好与她争辩的.在他眼里.杨追风不过是一个疯子.他输给这样一个沒有心的疯子.他沒什么好抱怨的.

    杨追风将杨清墨眼神中的怜悯尽收眼底.不得不承认.她讨厌这样的眼神.明明她才是胜利者.却要被一个手下败将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很不舒服.杀机骤起.杨清墨第一次感觉到了杨追风(身shēn)上的那股强大的戾气.杨追风(身shēn)上的戾气一直很重.但是以前和杨清墨站在一起的时候那股戾气都会被她收藏得很好.就好比一把沾满了血腥的匕首入了刀鞘.所以你感觉不出來.但是杨追风的刻意隐瞒.并不代表杨清墨不知道.偶尔他无意走近她的(身shēn)边.可以隐隐感觉到她來不及收起來的那份戾气.

    杨清墨从容的看着杨追风.似乎.她也沒有想象中的那么隐忍嘛.

    “你想与我动手.上一次.杨听雨与我动手.她输的很惨.你也想试试.”

    杨追风手搭上腰间的短剑.(身shēn)子已经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她本不想这么快就与杨清墨交手的.今天來本就是想看一眼他失魂落魄的样子.不过.既然已经剑拔弩张了.那么早一点动手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短剑出鞘.阳光照在剑刃上反(射shè)出的光.着实刺痛了杨清墨的眼睛.这把自己一手磨砺出的利剑.终于还是走到了自己的对立面來了.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十一章 剑拔弩张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