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撕破脸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杨清墨盯着伶子狠狠的说道.

    这个女人.有沒有心.这一年内.他对她的感(情qíng).她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在装傻.她背叛他.嘲讽他.说这样绝(情qíng)的话.言语伤人.比刀剑更厉害.她真的不知道吗.

    “我的心是什么做的.杨清墨.你真的有资格问吗.我的心本是(肉ròu)做的.本來也会疼.可是因为你.它慢慢地变得坚强.它如今已经是铁做的了.杨清墨.你别忘了我为什么会來到这里.我的父亲因为这里而死了.我來这里本是为了报仇.却要被你威胁.被你当做别人的替(身shēn)成为你寻欢的工具.我也是人.一个有血有(肉ròu)有感(情qíng)的人.但是你要我这一年里强颜欢笑.当做这些事(情qíng)都沒发生一样陪在你(身shēn)边.再脆弱再温柔的一颗心.也被磨砺成铁打的了.现在.你居然还过來反问我.我的心是什么做的.我的心.是铁做的.你可满意了.”

    心碎的感觉.杨清墨一怔.向后退了一步.险些沒有站稳.是啊.是自己一步一步将她((逼bī)bī)成现在这个样子.他有什么资格來指责她.自己一昧的只知道指责伶子忽视自己对她(情qíng)感.却很少站在她的角度去想.凭什么她要接受这份感(情qíng).她又要怎么样顶着父仇去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份感(情qíng).

    “对不起……我错了.但是有一点.你必须知道.我喜欢你.我(爱ài)你.和丝丝无关.不对.也不是无关.我喜欢你.不仅仅是因为你和她长得像.也因为你就是你.更多的是因为你这个人.而不是你的相貌与她相似.”

    “那又如何.”

    伶子一脸茫然地看着杨清墨.表示自己丝毫不懂他的意思.因为她确实不懂.喜欢一个人要看着她在自己(身shēn)边备受煎熬.自己却无动于衷;喜欢一个人就是将她丢进暗无天(日rì)的地牢里面;喜欢一个人就是对她忽冷忽(热rè).(阴yīn)晴不定……如果这就是杨清墨所谓的喜欢.那么她的确不懂.也承受不來.

    “你与我说这些话又有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觉得.你喜欢我.我就必须也喜欢你吗.你是想让我忘记那些仇恨和曾经所受的屈辱.然后做到问心无愧的和你在一起幸福生活.还是你打算通过來帮我报仇像我示好.或许.你帮我报仇了.我可以考虑不再那么敌视你.讨厌你.但是.(爱ài)上你么.可能需要一段时间.”

    “你……”

    杨清墨的嗓音沙哑.说不出一句话來.他很想爽快的说:“我帮你报仇.你不要在恨我了.”可是.他要怎么帮她报仇.杀了自己还是去撅了自己老子的坟.或许.他可以骗她.随便诬陷一个人然后去杀了.死无对证.可是.这么做真的安全吗.如今的他.不得不认真审视思考伶子与杨追风姐妹的关系了.说不定有些事(情qíng)她早就知道了.他骗她.只能让她更加讨厌自己.

    伶子别过头闭上眼睛不再看杨清墨.本來.她还对他抱有一丝希望.如果.他可以坚定地告诉自己.他愿意帮自己报仇.那么或许她也会心软.即便不愿意承认.但是自己对杨清墨有那么一些些好感.是事实.一个自己不愿意面对的事实.早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被杨清墨的如假似真的温柔打动了.即使.她知道.他的温柔不是因为她.

    “杨楼主要是沒什么事(情qíng)还请离开吧.我要休息了.”

    淡淡的说完这句话.也不等杨清墨的反应.伶子直接滑下(身shēn)子进入被窝里.蒙着头开始睡觉.前几天在地牢里面.不敢睡.只有困极了才撑不住阖着眼睛小睡一会.然后又很快的做恶梦惊醒.今(日rì)难得出來在这么舒服的地方.不管后路如何.现如今.最重要的是饱睡一觉.

    杨清墨面色憔悴的退出房间.关上房间的门.怔怔地坐在门前.心.一阵阵地发痛.他感觉.自己就要失去伶子了.(爱ài)别离之苦.是他无法逃脱的诅咒.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八十章 撕破脸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