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告白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伶子静静的躺在(床chuáng)上.人还昏着沒醒.杨清墨坐在(床chuáng)边.凝视着她.她瘦了.瘦了不止一点点.本來就清瘦的脸颊.现在看起來就剩了骨头了.

    说不心疼是假的.

    伸出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脸颊.在他的脸颊上流连着.为何.明明是想将她捧在手上呵护着.但是却一次次的让她受伤.

    “咳咳……”

    轻轻的咳嗽声.杨清墨心一动.站起(身shēn)來看着伶子慢慢睁开眼睛.明明是松了一口气.但是却还是十分紧张.

    伶子慢慢睁开眼睛.第一个跳入眼帘的居然是杨清墨.她想是不是自己还在做梦.可是为什么就连做梦都要不断的梦到这个人呢.难道.自己真的喜欢上他了.闭上眼睛.眼泪有些不争气的流出來.

    见到伶子流泪.杨清墨有些不知所措.不明白为何好好的.一醒來她就会哭.是因为看见了自己.是在怪自己吗.想到这里.杨清墨心头一痛.是自己不对.不应该将她关进那里.那是个多么恐怖的地方.只有真正进去体会过的人才知道.当(日rì)自己过去看她.只站在那里一个时辰.静静的陪她感受着那里的黑暗、(阴yīn)冷.当时就在想.那样可怕的地方.她一定害怕极了.可是为什么.她不想自己求饶.为什么还要那样逞强.或许.被关的时候她只要找人告诉自己.她错了.她怕了.他就能心软.可惜.她沒有.她宁愿在黑暗、(阴yīn)冷、饥饿和恐惧中慢慢消瘦到最后昏倒.也不愿意向自己求饶.

    将伶子扶着坐起來.柔声在她耳边说道:“你终于醒了.”

    杨清墨平时说话的声音就很好听.虽然有些冰冷.但是让人听着也很舒服.此刻温柔的声音带着点点的沙哑.加上这一句略带着关心的话.更是酥到了骨子里.

    伶子抬起头來.看着(身shēn)边的杨清墨.感觉到他搭在肩膀上的手.才反应过來这是真的.是真的他在她(身shēn)边陪着她.不是在做梦.前几(日rì)被关在地牢里面的时候.她总是做梦.梦见自己醒來.仍然好好地睡在杨清墨(身shēn)边.杨清墨半撑着(身shēn)子.含(情qíng)脉脉的看着她.然后伶子正准备与杨清墨倾诉她做的“噩梦”时.梦突然醒了.她依旧置(身shēn)在那个(阴yīn)暗潮湿的地牢里面.如今.不是梦了.醒來以后她真真切切的躺在温暖的(床chuáng)上.杨清墨陪在她(身shēn)边的时候.她却不信了.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大夫.”

    “不用了.只要你从我的眼前消失我就沒事了.”

    心.痛到极致.眼睛里几乎可以喷出火來.她.这是在恨他吗.杨清墨知道虽然一直以來.伶子就不喜欢自己.对自己有着恐惧心理.但是.即便是两人争吵的时候.她也不曾说过这样伤人的话.可是.今天.她说了.这代表什么.代表着她对自己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了吗.

    看着杨清墨痛苦和愤怒交加的狰狞表(情qíng).伶子心里也是阵痛.但是脸上依旧保持着冷笑的表(情qíng).扬着眉毛说道:“你知道吗.地牢的生活虽然沒有当风雨楼楼主夫人的时候那样舒服.但是我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因为终于可以不用见到你.晚上也不用与你睡在同一张(床chuáng)上了.我可高兴了.一想到这.那些暗黑、寒冷、饥饿、恐惧都瞬间不算什么了.”

    “是么.”杨清墨忽然(阴yīn)鸷一笑.俯下(身shēn)子凑近伶子说道:“是么.可是我听说.你曾经不止一次要求要见我.其实.你这个人(挺tǐng)沒意思的.分明想见我.却又故作高冷;分明害怕的要死.却又假装坚强.其实.当时你的态度要好一点.表现出一点点弱小.我就会见你.让人放你出來.这样做.到底是在演戏给谁看.”

    伶子心中一惊.杨清墨的脸近在咫尺.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灼(热rè)的呼吸.他说的对.自己分明怕得要死.但是却又要假装坚强.因为她沒得选择.杨清墨看不见的时候.她要假装很坚强.才能说服自己不示弱.不去求人让她见杨清墨.不能让自己有一丝被他嘲弄的机会.现在杨清墨在她的面前.她就更不能服软了.

    “那又怎么样.杨清墨.你不要自作多(情qíng)了.是.我是想见你.但是你要弄清楚.我想见你和我愿意嫁给你都一样.不是因为我喜欢你.我想你.我只是被((逼bī)bī)无奈.我嫁给你是为了救陈飞.我在牢里想见你也是因为担心我哥哥和陈飞.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如果不是我不想连累无辜的人.那么.我宁愿死.也都不愿意见你.刚刚醒來.第一眼看见你在我(身shēn)边的时候.我真的很失望.”

    杨清墨发誓.这一刻他恨不得能掐死伶子.从來沒有一个女人.敢如此同他说话.他将她当做一个宝.但是.她却只是将他们的感(情qíng)当做一个交易.

    “你的心.究竟是什么做的.”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七十九章 告白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