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牢里的楼主夫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黑暗。

    黑暗之中隐藏的还有恐惧、饥饿、焦躁与困倦。

    伶子抱着膝盖静静坐在草席上,咬着嘴唇努力的不让自己哭出声来。这里是在太可怕了,时不时从隔壁传来的哭叫,咒骂和哀嚎让伶子更觉得自己已经来到了地狱。只是差了一口翻滚的油锅等着自己跳进去。

    她想睡,却又不敢睡。她想睡,睡着了再醒来发现这只是一个梦,该多好?可是她又怕一觉醒来,发现在这里不但不是梦,而且(身shēn)边还多了更多奇怪和恐怖的东西。

    她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被关进这里,自从被关进这里以后,她甚至连杨清墨的人都没见到过,隐约知道风雨楼里出大事了,可是出了什么事(情qíng)呢?为何杨清墨要将自己关进来?他连一个询问和辩解的机会都不曾给自己。

    这里面一片黑暗,(日rì)光月光都照不进来,杨清墨连一丝微弱的烛火都吝啬给他们。伶子不知道已经在这里被关了多久,有时候怕极了,她也会想,自己会不会就这样死在这里。杨清墨一直没来看她,是不是他已经把自己忘记了?若有一天,杨清墨想起来这里了,看见自己已经死了,变成一堆白骨了,他会不会有一点点的难过和心疼?应该是不会的吧,他的心,只为一个人疼,那个女子,却不是自己。

    有时候,伶子也会觉得自己略傻,人家已经这样对自己了,自己却还会担心自己死了,他会不会心疼。真是自作多(情qíng)呵。

    伶子想着想着就歪这头睡着了,她未曾发现隔着一道铁门,透过门上的铁窗后,那一双漆黑的眼眸里(射shè)出的冷厉的眼光。

    伶子被关了四五天了,杨清墨今天是第一次来这里看她。在这里站了一个多时辰,看见伶子就那样保持着抱膝的动作坐着一动未动,也不吵不闹。据看管这里的人说,有时候送饭进来的时候会听见她低声的哭泣。

    听说她也曾要求见他,但是被拒绝了一次过后,就再也没开过口了。不知为何,杨清墨觉得心中有种淡淡的怒气在慢慢升起,她怎么能这么淡定!她是不是早就知道了自己会有这么一天,是不是杨追风的(阴yīn)谋里面,她真的有主动参与而不是被动的被利用?

    拳头捏的“咯咯”作响,杨清墨真是恨不得现在就打开牢门冲进去拽起她质问她,为何不解释,为何不求饶,为何她可以当作什么事(情qíng)都没发生一样静坐在这里!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又静静地站着看了一会,便离开了。

    刚刚走出地牢,一缕光照在(身shēn)上,蓦地有些睁不开眼睛,这光线,太刺眼了。

    在外面守着的牢头看见杨清墨黑着脸走出来,顿感不好,连忙站起来走到杨清墨(身shēn)边,低着头等待着他的吩咐。

    “天渐渐凉了,地牢里面湿气重,去给她准备一(床chuáng)薄被。”

    “是!”

    不用问,自是知道这个她是谁。风雨楼的这个地牢,关过不少人,其中不乏在江湖上鼎鼎有名的大侠或者是可以遗臭万年的恶霸,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也有,但是,女人,还是第一次见。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个看起来瘦弱的女子居然是他们的楼主夫人。牢头本是奇怪,这楼主夫人进风雨楼也有一年多了,虽然没见过本人,但是倒也听说与杨清墨之间虽算不上恩(爱ài),却也是举案齐眉相近如宾了,怎的突然就被关进来牢房,还是如斯恐怖的地牢。当然,主子的事(情qíng),做奴才的不敢乱打听,在心里偷偷八卦也就行了。如今,看杨清墨的样子,应该是(挺tǐng)舍不得这个夫人的,可是既然舍不得又为何将她关起来?牢头无奈的叹了口气,去准备着薄被。准备的时候私心想着,楼主既然还心疼这个楼主夫人,以后的饭菜是不是也要准备好点。说不定有(日rì)这夫人被放出去了,想起来牢里自己曾给她的一点小小恩惠,能提携自己一点?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七十三章 牢里的楼主夫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