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玩过火了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咚咚咚!”

    不消开门,杨清墨便知道敲门的是谁。杨听雨进来会敲门,但是却从来不会等他答应,向来是象征(性xìng)的敲三声就进来。若是别人,这个时候找他,应该是急事。这么轻声,缓慢,有礼貌的敲门声,应该是伶子来了。

    “进来。”

    沉吟了半晌,终于理智赢不了心中那淡淡的期待。不过,杨清墨的话语依旧冰冷,淡淡的两个字,让人听了也不寒而粟。听在伶子二中,更人别有一番滋味。

    门慢慢的推开,隔着昏黄的烛火,伶子(身shēn)上也仿佛笼罩着一圈淡黄色的光。不绚丽,却也有一种朦胧的美。杨清墨咽了口吐沫,低下头假装没看见。伶子进来的时候是低着头的,关上门就站在原地没动。等了半天,没听见杨清墨说话,慢慢的抬起头,却看见杨清墨已经低下头了。自己,恍若一个空气人一样站在那里。

    很想说些什么,但是一开口,却发现嗓子干哑的根本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况且,这件事,她本来就没什么可以解释的。他前一刻告诉自己想要个孩子,一转(身shēn),自己就偷偷吞药避孕,有什么好解释的?

    杨清墨虽然低着头,但是伶子的一举一动却都没有逃过他的眼角,包括她眉眼中那淡淡的内疚和焦虑。杨清墨微微一笑,仍然假装没看见一样低着头。他故意冷漠,倒要看看她该如何处理。

    沉默。

    伶子重新低下头,轻轻的咬着嘴唇。一步一步向杨清墨的方向移动,双腿犹如灌了铅一般的沉重。看着慢慢走过来的伶子,杨清墨忍不住得意的了挑了挑眉头。脸上的表(情qíng)有些狰狞,是想笑,却又极力忍着的表(情qíng)。

    明明只有十来步的距离,但这短短的十来步,对于伶子和杨清墨而言,都好像很漫长一样。等到伶子已经站在杨清墨的书桌前时,杨清墨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qíng)冷的像块冰。让伶子在这个夏天也感到一丝寒冷。轻哼 一声,不给伶子开口说话的机会,淡淡的说道:“听雨已经搞定你哥哥了,钟笑明天会离开这里,你现在回房收拾东西,去找他还来得及。”

    伶子一愣,准备好的话再次卡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她本来已经鼓起勇气要跟杨清墨道歉了,但是杨清墨如此一说,她又忍不住想要离开这里随哥哥离开。这一年以来,杨清墨对她着实不算坏,但是这里毕竟不是自己的家,总有种寄人篱下的感觉。爹娘没死之前,做了点小生意,家里还算富足,怎么说也是一个有人疼(爱ài)被人尊重的大小姐,可是来这里以后呢?杨清墨虽然对她也不坏,可是时冷时(热rè),底下的下人见到她虽然也夫人前夫人后的叫着,但是只是礼貌(性xìng)的喊一声,礼貌的背后是无限的距离感。根本不似在家时的温暖。

    看着她两难的样子,杨清墨心里有淡淡的快感。她在纠结,她是不是也舍不得自己!此时的杨清墨根本没有想到,或许,伶子只是舍不得放弃仇恨。

    “你要快点做决定,要是迟了,说不准钟笑已经就离开了!”

    伶子的脸上已经不是发愣那么简单了,而是惊怕!又惊又怕,迟疑了一会,皱了皱眉头忽然转(身shēn)拔腿就跑。

    杨清墨看着伶子飞快的跑开,书房的门都还未合上,长大了嘴,一股不可思议的模样。她竟然就那么离开了,她竟然就真的丢下她离开了!杨清墨本来就冰冷的脸现在已经快变成(阴yīn)冷了。眼睛里划过一丝杀气!恨不能现在就带上风雨楼的杀手去劫杀钟笑。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十七章 玩过火了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