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救场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伶子的吃惊杨清墨看在眼里,事实上伶子刚一起(床chuáng),他就醒了。本以为她会偷偷出去找钟笑,却没想到她会来找杨听雨。

    在外面站了半天,她们的谈话他都听到了,其实看见伶子向杨听雨跪下的那一刻,他是有些伤心的。钟笑的事(情qíng),伶子宁愿去求杨听雨也不与自己商量,甚至不惜下跪。看见她居然下跪的时候,杨清墨除了有些心痛以外还有点生气。自己,难道就这么不值得她信任吗?

    可是生气归生气,听见杨听雨那样的笑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站出来了,那样的笑声太吓人。就连自己听见那样的笑声都能感觉到隐隐寒意,又何况伶子?

    “呵!楼主夫妇二人今夜可真是有雅兴,先后脚的造访寒舍,可惜听雨倦了,要去休息了,怒不招待。”

    此话刚说话,蜡烛也正好燃到了尽头。屋子瞬间漆黑,伶子还想说什么,却被杨清墨一声不吭的拉了出去。

    今夜,星晴月圆,所以虽是半夜,外面也还算亮堂。不知道是自己做贼心虚,还是杨清墨真的生气了,伶子即便低着头也可以感觉到杨清墨(身shēn)上的怒意。

    “我是应该夸你还是骂你?居然敢用杨追风来威胁她。你可知道,当初她为何会离开风雨楼?当初我不过是骗她伤了杨追风,她就敢将刀架在我的脖子上。若不是知道你动不了杨追风,你可能已经(性xìng)命不保了。”

    “可是我管不了那么多。我爹娘已经死了,我哥哥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了。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往火坑里跳。”

    伶子的声音已经有些哽咽,抬起头来,努力的倒回在眼眶打转的泪水。但是越是如此,眼泪就流的越加厉害。最后直接也不假装什么坚强了,蹲下(身shēn)子低头抽泣起来。

    忽然又有些不忍,所有的怒和怨统统消失不见。陪着她蹲下来,(身shēn)子微微前倾,靠近伶子的耳畔低声说道:“你还有我,我们将来还会有孩子。我只是生气你宁愿向杨听雨屈膝也不愿意找我。我才是你的丈夫,记住,你是我杨清墨的妻子,不是任何人的棋子。”

    伶子呆呆的看着杨清墨,尚未完全理解这句话里的含义,就发现人已经被他打横抱起来了。来不及思索刚刚的话,惊恐的看着杨清墨,问:“你要做什么!”

    杨清墨笑着摇了摇头,看了看天空说道:“你自己看看天上,再不回去休息,太阳都快要出来了。当然,你要是想看(日rì)出当我没说。”

    这时伶子才想起自己打丑时左右出来,现在也过了有一个多时辰了,夏(日rì)天亮的早,现在若是再不回去睡觉,恐怕真的可以去看(日rì)出了。遂不说话,任由杨清墨将她横抱在怀里。头微微后靠,枕在杨清墨的肩膀上,闭上眼睛享受着这暂时的安逸。

    杨听雨看着渐渐远离的人影,关上窗户。一出苦(肉ròu)计,几句甜言蜜语,就能哄的她如此温顺,是他太会作戏还是她已经深陷?

    “你这么想你哥哥离开这里,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他若离开了,你的功夫肯定不足以对付听雨,那你要找谁替你报仇。我至多只能保护你不被她所伤,可是若要我动手,却是万万不行的。我要伤她容易,可是要杀她却绝非易事。”

    走到一半的时候,杨清墨忽然开口问道。伶子睁开眼睛看着渐渐淡去的繁星,微微思考,道:“我没想过那么多。可是活人毕竟比死人重要,如果你的武功都没有信心杀死杨听雨,更何况我哥哥呢?为了报仇,我已经这样了,绝不能让我哥哥也在这条不归路上越走越远。虽然,我本来也没指望你能帮我,她毕竟是你风雨楼的人,你不阻止我我已经很感动了。至于找谁,再说吧。我不想让陈飞再为我淌这趟浑水了。”

    话刚说完,却发现杨清墨不再向前走了。伶子有些疑惑的看着他,不知又怎么了。然后就被杨清墨放在地上,看着他幽深的眼眸,伶子忽然有些紧张,自己刚刚是不是又说错话了?

    “我以为我做的已经够好了,可是,我错了。你一直觉得你来这里,你嫁给我都是误了你的一生,既然如此,你又何必强迫自己留在这里?你走吧,你的自由我还给你,你放心的离开,我不会阻止你报仇的。”

    伶子傻傻的站在原地看着杨清墨忽然转(身shēn)离开,刚刚他那番话,说的那般凄凉,连自己都心疼。可是,他(爱ài)的不是杨丝丝吗?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一个替(身shēn),嫁给他只为了各取所需。从未有认证思考过这段婚姻,两人之间到底有没有真(情qíng),若是有,又能有几分?可是蓦然回首,却发现,原来不知不觉中,他会为了自己说出那样凄凉的话,自己也会为了他而心疼。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六十一章 救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