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白云苍狗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听雨堂的门前有一颗大树,虽然谈不上百年老树,但也的确有七八十年了,甚是粗壮。树下置办着一张蒲榻和一张木几。这张蒲榻和木几据说是上一任听雨堂堂主留下的。从前,杨听雨也喜欢斜躺在蒲榻上,贪念着冬(日rì)的阳光和夏(日rì)的树荫。

    再次回到听雨堂,看见这张蒲榻却又是一种心(情qíng)。寻了清水和抹布,将蒲榻擦干净,再次躺在上面。若是当(日rì)在江南,能想通一些,能够淡然放下,倚窗独坐,笑看白云苍狗,也不至于落得今天这个样子。

    杨清墨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闭着眼睛躺在蒲榻之上,只是即便是睡着了,也是紧皱着眉头,(身shēn)子偶尔还会有轻微的抽搐。不知道是因为常年以来的孤独和手上杀孽太重的原因让她向来就这样子,还是因为昨天晚上真的发生了什么。

    不过,毕竟杨听雨就是杨听雨,即便是如此疲惫休息的时刻,也不曾放松警惕。杨清墨刚刚走到她(身shēn)边还离着差不多一丈远,她便醒了。看了一眼来人是杨清墨,又慢慢的做起(身shēn)子,揉了揉还惺忪的睡眼。

    “我刚刚在这里做了很久,想通了很多事(情qíng)。”

    “比如?”

    “比如,这天空,曾经我以为这不过是一片天,但是刚刚盯着她看,才发现,蓝天白云如此美丽辽阔,也许,就如钟笑说的,以前是我太过愤世嫉俗,把这个世界想的太坏,其实若是留心,其实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很美。蓝天白云,桃红柳绿,这样多的美景一直在我们(身shēn)边,我们都不曾珍惜。”

    杨清墨抬头看了看天空,显然,杨听雨的这番话太过高深,他听不懂,对他来说,天不过是天,蓝天白云或是黑云压城,都不过一种天气而已。也许有一天,他也会有这样的感悟,只是不知道那一天来临之(日rì),自己会不会也跟杨听雨一样,这般的落寞。

    “你现在发现也不迟。”

    “太迟了,世事沧桑多变,犹如白云苍狗,令人莫测。在我不经意间,那些(身shēn)边的美好就忽然不见了。天,还是那么蓝,可是我却不能再有机会放下心中的包袱。曾经,我(日rì)(日rì)思念的人终于见到了,他还是他,我也还是我,但是我们,却不是我们了。忽然觉得,人有时候无知一些才是幸福的。知道的越多,痛苦的越多。”

    “太高深了,我不懂。那你现在还要回风雨楼吗?”

    “要!”杨听雨坚定的点了点头,脸上带着一丝苦笑,“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天,还是那么蓝,我却不能再有机会放下手中的包袱。曾经可以撒手离开的机会,我没有珍惜。如今突然醒悟,却再也没有机会离开也没有力气离开了。我,杨听雨,愿意回风雨楼。不管是做听雨堂的堂主还是一名普通的杀手,甚至是一个丫鬟。”

    轻轻地抚摸着(身shēn)下的蒲榻,原来这么多年以来,他们都不曾分离。她,躺在他亲手做的蒲榻之上想念着他,而他,却在千里之外,教着别人孩子的武功,关心着别人的孩子。十七年来,她一直希望他还能活着,她还希望回到小时候,他大手拉小手,牵着她们两姐妹一起奔跑嬉闹的场景。可是,昨夜一见他,发现他还活着的时候,她的心里却只有满满的恨。可是这样就结束了吗?杨听雨心里摇头,若是当时愤然离开,倒也没这么难过伤心了。偏偏她又自作聪明去调查了二十多年前,那段尘封已久不为人知的历史。

    她终于知道了,自己当初为何会进风雨楼,自己和杨听雨不过是两个流落街头的孤儿,为何一进这里就被当作追风听雨两堂堂主的接班人来培训,以及当初老楼主对自己姐妹两人说道:“既然入了我风雨楼,那就跟着我风雨楼一起姓杨。姓改了,不若连名字一起改,从今天开始,你叫杨追风,你叫杨听雨。”时,他脸上那一丝让人心寒胆战的(阴yīn)笑是怎么回事。一些都是因果报应,柳岚,你看着你的女儿接管着听雨堂,坐着你曾经的位置,是什么感觉呢?十七年来,你隐姓埋名,是不是早已经忘记了你的那一对女儿了?

    如果忘记了,昨(日rì)你那一副悔恨心痛的表(情qíng)是演戏给谁看?若是没忘,这么多年,十七年过去了,为何你又从来没有来找过自己?你可知道,十七年前,忽然发现自己的父母亲不见时,我和追风是怎样撕心裂肺的哭喊着要爹娘的?你可知道,这十七年中,我们又是经历过怎样的刀山火海才活下来的?十七年前,我们是多么的想你,现在,就有多么的恨你,多么的不想见你。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四十八章 白云苍狗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