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迟到的圆房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天未亮,月色笼四方;风微凉,衣不暖心房。不思量,谁漂泊在远方;徒焚香,给不了希望。

    杨追风站在阁楼之上,俯瞰着整个风雨楼。杨追风很喜欢这样站在高处俯瞰低处,哪怕是像这样并不太高的小阁楼楼顶之上。尤其是在这种深夜,漆黑的夜晚,万籁俱寂的时候,站在高处,明亮的双眼透过雾霾,俯瞰着灰雾之下的世界。

    杨清墨的房间仍是一片黑暗,快过子时,还未回来真是稀奇。懒懒的打了个呵欠,正决定不要再等准备转(身shēn)下楼去休息的时候,看见远处,有一男一女并肩而行,向着风雨楼的方向走来。

    月光拉长的人影看不见他们表(情qíng),紧紧相扣的十指猜的出故事结局。终究,你还是回来了,比想象中的还要快。

    “欢迎回来。”

    轻声对着渐渐清晰的人影说了一声欢迎,杨追风轻(身shēn)一纵,跳下屋顶,今晚,可以做个好梦,为明(日rì)起新的故事做好准备。

    站在风雨楼前,看着紧闭的大门,旁边站着杨清墨,伶子难免有些惆怅。伸出右手握起门上铜环,转(身shēn)看着左边的杨清墨,突然有些犹豫的问道:“这么晚,会不会打扰他们休息?”

    “不会,守夜人是不会夜里休息的。”

    “可是……这样被人看见,总觉得有些不好,怎么办?”

    虽然天很黑,但是杨清墨依旧可以看见伶子脸上因为害羞而泛起的红晕。如领家小妹般纯真羞涩的表(情qíng),久违了。

    抬起没有与伶子相握的那只手,撩起她额前散落的刘海,温柔的笑道:“如此,那就不走这里。”

    牵起伶子的手,转(身shēn)向右边走去。走到一处墙角的时候停下,抬头看了看墙的高度,约摸有两丈多高的样子。松开紧握的手,移向腰间,转过头,朝着伶子淡淡一笑。

    那一笑,太温柔。温柔到致命,让人忘记这个人白(日rì)里的冷漠、(阴yīn)狠。只觉得,有了这一笑,死也值得,夫复何求?

    “怎么了?”

    杨清墨柔(情qíng)的呼唤将伶子飞远的思绪召回,伶子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嗫嚅到:“没、没什么。我们现在要怎么办,不会是要在外面站一夜吧。”

    伸出食指靠住伶子的嘴唇,低下头付在她的耳边,悄声到:“嘘,准备好了,不要说话,等下也不要叫出来惊到了其他人。”

    伶子还未反应出杨清墨此话是何含义,便忽然觉得脚下一空(身shēn)子一轻。待她在反应过来什么(情qíng)况的时候,以及已经被杨清墨抱住飞过了围墙,置(身shēn)风雨楼里面。看着惊魂未定的伶子,只是(爱ài)怜的刮了刮他的鼻子。

    再次牵起她的手,回到房间,点起蜡烛。偌大的房间,只有一根蜡烛,却赶走了整个房间的黑暗。昏黄的烛火,却映红了两人的脸颊。

    杨清墨轻轻的托起伶子的脸,看着她带着些微期待却又害怕的眼眸,慢慢的因为害羞而闭上,长长的眼睫毛不停的抖动,薄薄的双唇粉嫩的可以滴出水来。真叫人把持不住了。

    两唇相交的一刹那,伶子的(身shēn)子如触电般僵硬,双手慢慢的抱住杨清墨精瘦的腰(身shēn)。她的紧张,却是对他最好的回应。慢慢的加深这个吻,到最后已经完全变成了掠夺。

    双方嘴唇骤然分开的以后,两个人都喘着粗气,伶子更是羞涩的低下了头。看见伶子这副我见犹怜的模样,杨清墨无奈的笑笑。捉住她抱在腰间的手,慢慢的向前移动,停在腰带上。然后低下头,咬着她的耳朵挑逗道:“解开它,帮我宽衣。”

    伶子不由得一怔,脸烧得通红。她已经做好了献(身shēn)的准备,但是这期间的过程,她却从来没有想过。连恋(爱ài)都未曾经历过的懵懂少女,又怎会懂得这夫妻房事?可是,伶子虽然是连恋(爱ài)都未曾经历的懵懂少女,杨清墨却不是,尤其是这男女之间鱼水之欢的事(情qíng),对他而言自不陌生。

    双手搭在伶子的腰间,上上下下游走(爱ài)抚着,轻轻的咬住她的耳根,呼吸渐渐变重。杨清墨粗重的呼吸在耳边,下巴也时不时的摩擦着脖子。伶子的(身shēn)子开始渐渐发抖,双手也开始不由自主起来。

    今夜,尘(欲yù)香,夜缠双,花开芙蓉帐,颠鸾倒凤彻夜欢。

    天光乍破,伴随着渐渐平稳的呼吸,她们进入了梦乡。只是,却不知他们能否这样,同(床chuáng)共枕,从第一个天光乍破到最后一个暮雪白头。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十七章 迟到的圆房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