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回忆(二)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山头上的风冷的彻骨,杨清墨就那样躺在地上。酒,已经完全醒了,可是杨清墨却宁愿自己还是醉着的,喝醉了再多的痛,都感觉不到。侧着脖子看着空空的悬崖,脑海中不断浮现着这样一幅画面:一个碧青色的人影绝望的跳下山崖,还发出凄厉的冷笑,自己很想一把拉住她,但是她却躲开了他伸出的援手;他想要跟她一起跳下去,但是看了看脚下的万丈深渊,然后胆怯了。

    有时候他在想,若是那一瞬间,他没有半分迟疑,没有多看那一眼,而是决绝的跳下去了,是不是就没有那么多的思念与后悔了?那一瞬间的迟疑,今生便再没有跳下去的勇气了。

    “她区区一个丫鬟,你玩玩也就算了,怎么能动真(情qíng)!”

    “你是风雨楼未来的接班人,你确定要为了一个女人放弃掉一切?”

    “世界女子那么多,你又何必痴心那一个!”

    那些话,那些混账话,自己当初怎么就那样愚蠢的相信了?一朝错过,终生等待。鱼沈雁杳天涯路,始信人间别离苦。

    静静的躲在石头后面看着,看着杨清墨奇怪的举止。风吹在(身shēn)上彻骨的寒冷让她意识到应该加件衣服才出来的。不过,杨清墨这样躺在地上,动也不动是睡着了?顶着严寒,又悄悄的观察了一会,摸了摸手中的匕首,自从离开追风堂以后,伶子又天天将这把匕首藏在袖中,不会暗杀只为防(身shēn)。看看睡着的杨清墨,摸摸匕首,想想过去,心生杀机。

    悄悄地从石头后面出来,一步一步慢慢移到杨清墨(身shēn)前,蹲下(身shēn)子慢慢的伸出手想要试探一下。但是她的手还没碰到杨清墨,地上的人就忽然转过来头,双眼发出寒光,顶着伶子。本来就觉得这山头冷丝丝的,加上被这样的寒光注视,伶子更加感觉到全(身shēn)发麻。正在想着要找什么借口才能解释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或者是直接硬拼了的时候伶子忽然感觉到手腕一紧,自己已经紧紧地被杨清墨拉住,还好,匕首是藏剑另一边。

    “坐。”

    杨清墨的语气冰冷不容拒绝,况且已经出现在这里了,估计也是跑不掉了。伶子只好乖乖坐下来,一边还想着目测今天没有被杨清墨杀死要在这里被冻死了。虽然是乖乖坐下了,但是伶子离着杨清墨隔着至少一尺的距离。似是有些不满意这样的距离,杨清墨站起来,然后解开自己的外(套tào)披在伶子(身shēn)上,而后又重新调整了个位置躺下来,头正好枕在伶子的腿上。

    这个动作太过暧昧,不了解的人还以为是半夜幽会的小(情qíng)侣。伶子长这么大,除了父亲和兄长,还从未与别的男人这般亲近过,有着几分的不自在,看杨清墨正紧紧地盯着自己,又不敢乱动,只好保持着这个姿势不动。

    看着伶子终于安分下来不再乱动,杨清墨慢慢闭上眼睛。伶子扯了扯(身shēn)上的外(套tào),这外(套tào)实在是太单薄,披在(身shēn)上根本没有任何感觉,不过聊胜于无,寻个心里安慰也是好的。

    “我们以前也经常来这里,我枕着她的腿,闭上眼睛休息,她就数星星或者唱歌给我听。不过,我们都是夏天来这里,晚风吹在(身shēn)上正凉爽,不会像现在这么冷。”

    杨清墨缓缓开口,有点自说自话的感觉,有些事(情qíng)压抑久了,就想找个人来说说,哪怕没有人听,便就是对着这山风说也是好的。他和杨丝丝在这里发生的故事又何止看星星那么简单?第一次正式的约会,他紧紧地将她抱在怀里,在她耳边许下那些海誓山盟,她笑得比天上的星星更灿烂;第一次没有把持住偷食(禁jìn)果,她从开始带着哭腔的拒绝到后面的迎合;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决裂,她冷笑着看着他,没有一丝犹豫的跳下山崖……从此,两个人甜蜜约会的山崖变成他一个人痛苦思念的地方。一切的一切都那么清晰不曾忘却。

    “我,杨清墨对天起誓,(日rì)月星辰为证,一生一世只(爱ài)杨丝丝一人。如若有负,孤独终生。”

    “丝丝,不要害怕,不要紧张……丝丝,现在你是我的了,我也是你的了,我们是一体的了。”

    “丝丝不要跳下去,我们还有很长的路没有走!”

    这些话他也都记得,可惜他终究是负了她,她也终究离开了他。他曾经去山下寻找过,可惜,却连一片衣服碎片都没有寻到。他甚至不知道他与她究竟已经是(阴yīn)阳相隔人鬼相望了还是仍在不断躲避与错过。

    “她是从这里跳下去的,那天她约我来这里,抱着我在我耳边很凄怨的问:那些花前月下的誓言你是不是都忘记了?呵呵,我怎么会忘记呢?我一直都记得,每一个字都清清楚楚的记在心里。”

    “你每一个字都记在心里,只是却没有做到。”

    伶子的话像一把刀子插在杨清墨的心头,的确,他说的话他连一个字都没有忘记,只是没有做到,他终究还是负了她。

    “嗯,我负了她。然后他推开我,从这里跳下去了。她跳下去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冷笑。她说,我会后悔一辈子。她用他的下半生诅咒我这辈子都得不到真(爱ài)。就算得到了,也要饱受(爱ài)别离之苦。可是,她都离开我了,我还能去(爱ài)谁呢?有些人有些事总是失去后才懂得珍惜。我想抓住她的手,却再也抓不住了;我想随她一起跳下去,却只因为一瞬间的迟疑就再也没有勇气了。”

    “你跟她有几分相似,那(日rì)在赌场见到你,因为隔得太远,光线太暗所以没有发现。现在真是越看越像,只是可惜你终究不是她。”

    “对了,她叫杨丝丝,是我的贴(身shēn)丫鬟。和我一起长大,差不多,应该算是青梅竹马。她比我小两岁,若是没有那么多意外,她今年也该二十六了吧。我们的孩子都应该有五岁左右了。”

    “我们的孩子,还没出生就没了。我连他是男孩还是女孩都不知道。”

    “我去山脚下寻找过她,可惜连尸首都没见到。她,是生是死我都不知道。”

    那一晚,杨清墨说了很多,都是关于他和杨丝丝的故事,伶子偶尔也会插一两句嘴,不过大多时候都是他在一边回忆一边自说自话。伶子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就睡着了,更不知道自己睡着以后杨清墨又说了多少,只是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自己合着衣服躺在自己的房间。值得一提的是,那一晚之后,她在意料之中的染上了风寒。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十一章 回忆(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