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交手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清风枉解语 书名:一念止杀
    ">风雨赌坊,雅间。

    时隔一月,再次坐在这间屋子里,陈飞觉得一切就像做梦一样。而且是一个噩梦,在这个梦里,自以为是的自己被人狠狠地打了一巴掌,然后醒来,发现原来的一切是那么的可笑。

    “这回,你又想怎样。上次你已经输了。”

    杨清墨就坐在陈飞的对面,杨追风站在杨清墨的后面,双手背在后面,两眼看着墙壁面无表(情qíng)。屋里,只有他们三人。

    陈飞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两瓶药,摆在桌上,指着那些药说道:“上次我是输了,我也输得心甘(情qíng)愿。但是被我弄丢的人,我却要负责将她救出来。这两瓶药,有一瓶是有毒的,敢不敢尝一尝?若是你选到了有毒的那个,我把解药给你,你将伶子还给我。若是选到无毒的那个,算我又一次输了,我这条命给你。”

    陈飞一本正经的说着,但是听完了以后,杨清墨却是哈哈大笑起来,就连站在他(身shēn)后的杨追风都露出了不屑的表(情qíng)。笑了良久,几乎岔气,杨清墨忽然手一挥,两瓶药被扫到地上,瓶子摔碎了,里面的药粉也撒了一地。

    “呵!你能不能有点新鲜的玩意?况且,你以为你凭什么跟我赌,你的一条命?你能告诉我你的一条命能值几个钱么,还能在天真一点么?”

    “你!”

    时隔一月,再次坐在这件房间,他以为他可以赢,至少就算输,也可以输得漂亮,输的要人尊重。可是他错了,别人根本就不屑于跟他赌,他连输的资格都没有。

    杨清墨端起茶杯低头喝茶,杨追风脸上的冷笑犹在。他以为他是个人物,可其实他什么都不是。满满的失落感在心头,陈飞暗暗的责怪着自己的天真自己的无能,可是伶子却还在她们手上。

    “对不起,打扰你们了,不过,我一定还会再来的!那一天一定是你们请我来。”

    咬咬牙,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忍气吞声。临走时,他却又没能忍下那口气,说出了那样的豪言壮语。杨清墨只是笑笑,抬起头来像杨追风使了个眼色。陈飞忽然觉得一阵风刮过,然后就看见了杨追风挡在了自己的(身shēn)前。

    “陈飞,早一个月前你在这里的时候我就警告过你风雨楼不好惹,可是你还偏偏要来惹。放过你一次,你以为我会那么简单的放你第二次?”杨清墨放下手中茶杯,站起(身shēn)来走到陈飞前面,拍了拍他的肩膀继续说道:“你不是想在跟我赌么?给你一次机会也未尝不可。帮我杀一个人,杀了她,那个女人还给你,听雨堂堂主的位置也是你的。”说到这里,稍微顿了顿,转头看了眼杨追风,只见她面色如常,目视前方没有丝毫异样。“若是杀不了,也还是那句老话,生死有命。你要是命大,能逃得了便逃了,若是一不小心,丢了(性xìng)命,风雨楼概不负责。怎样,这回需要考虑几刻钟?”

    最后一句话,就像是致命一击敲在陈飞的心上,将他的理智完全击碎,没有任何思考,不问杀谁不问为什么要杀,那一声“我跟你赌!”几乎是脱口而出。就算不为了自己,单单是为了伶子,他也要赌一场。

    “好!”杨清墨十分欣赏的拍起手来,“你果然没让我失望。追风,你来告诉他杀的是谁,在什么地方,有什么要注意的。”

    杨清墨已经离开,此时屋子里面就只剩下陈飞和杨追风两个人。但是陈飞却觉得更加压抑了。杨清墨和杨追风两人(身shēn)上 是两种完全的气场,如果杨清墨给人的感觉是不怒自威的压迫感,那么杨追风(身shēn)上的就是戾气,嗜血的戾气;一种是如临大敌的紧张,另一种却是置(身shēn)修罗场的绝望。两人同时在场的时候,你感觉不到杨追风(身shēn)上那种戾气,不是因为她被杨清墨的气场所压摄住了,而是她自己收敛了起来。陈飞还从未见过一个女人(身shēn)上有这么重的戾气。

    “你要杀的人叫杨听雨,女。现在在江南一处宅子里。听雨擅长短剑和轻功,弱点是不适持久战,与她交手越拖延时间胜率越大。”

    “杨听雨,和听雨堂是什么关系?你叫杨追风,是追风堂的堂主,那她应该是听雨堂的堂主吧。怎么,她做错什么事(情qíng)了,像个丧家之犬……”

    话还未说话,陈飞忽然感到一道寒光错是两道寒光,一道是杨追风的短剑,现在已经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另一道是比剑更凌厉的目光,(射shè)在自己的脸上。

    “不该问的,不要问。你若是有命回来,可以再问问楼主,现在,作为一个外人,你不可能在我这里得到任何关于风雨楼的内(情qíng)。去收拾东西吧,听雨的住址,我稍后派人送给你。”

    脖子上的短剑慢慢被拿开,陈飞觉得杨追风这场火发的有些莫名其妙,心里更有点不平衡。凭什么一个小小的堂主而且还是女人也敢对我这样,不过一个月,我也是堂主了,到时候说不定谁来巴结谁。

    收回手中的短剑,杨追风**(裸luǒ)的无视了脸色铁青着的陈飞,转过(身shēn)蹲下去看着刚刚被杨清墨扫落在地的两个瓶子。伸出食指在其中一堆粉末上蘸了蘸,凑到鼻尖细细的嗅嗅。拍拍手冷笑着站起来。

    “这种毒,连风雨楼里面一只耗子都毒不死,就别来丢人了。”

    连(日rì)来在此所收到的屈辱向决堤的洪水一般爆发,未出师之前他是师父引以为傲的徒弟,出师之后行走江湖,他是被别人称赞的英雄侠士。可是自从来到风雨楼以后,接踵而来的却是各种各样的羞辱,尤其是今天,居然连续两次被一个女人嘲笑。

    失去理智的陈飞挥起自己的拳头向杨追风砸去,半空中又化拳为掌。分明感到背后有一股劲风朝着自己袭来,杨追风却丝毫有没有闪躲。肩膀处碎骨般的疼痛,整个(身shēn)体一阵麻木,一口(热rè)血明明已经涌上了喉咙,却还是生生被她压下了心口。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今(日rì)便就给你一个下马威吧。

    而这边陈飞受到的震惊更是不小,盛怒之下的他用了差不多八成的功力。如果说这一掌因为速度的关系,杨追风没有躲掉他不奇怪,虽然若是杨追风知道了他的这个想法一定会笑他无知。可是,能站在原地生生不动接他一掌还稳稳站在原地不动的,杨追风是第一人。而且,刚刚那一掌落实的片刻,他也感觉到了有一股力道从杨追风(身shēn)上反弹过来,并且震伤了自己好几处经脉。

    转过(身shēn)来,右手间已不知是什么时候多了一枚暗器。

    “左边。”

    两个字轻轻吐出,话音还未落,陈飞还未反应到是怎么回事,左耳边一阵疾风,一缕黑丝落下。师父曾经说过,天下武学无坚不破唯快不破,他一直没太明白这句话。可是今天,今天他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唯快不破,那是眨眼间的生死。

    “武功不错,就是反应慢了点。跟听雨交手,活个三招,或许没问题?”

    杨追风也已经离开屋子,陈飞跌坐在凳子上。他觉得,杨追风给他带来的已经不仅仅是羞辱那么简单了。他忽然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在忽然间崩塌,他以前究竟是多么的自以为是?他自以为很厉害,自以为可以帮伶子潜入风雨楼,自以为可以知道风雨楼里的秘密,可是到头来,他连听雨楼里的一个女人都比不过。

重要声明:小说《一念止杀》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七章 交手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