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虞尾 书名:莲开三世
    载承二十一年  四邦安定  前朝余孽已清  垂暮之年的皇上渐显酣睡之态  朝堂之上众多文官渐露头角  最为之风得意的便数今年的状元郎楚韶华  朝堂之上尽显风光  皇上宠之甚  百官不敢微言

    翰林编修是个闲差  张公子也不过是每到了上三竿才慢吞吞的去翰林院里报个到  之后便同那些同僚一块儿喝喝小茶  磕磕瓜子  闲话过了晌午便就回布庄打理生意

    我怀里揣着小姐给张公子的信跑过繁华喧闹的街道  抬头看看头顶上的头  快到晌午了  不知公子是在翰林院还是在布庄里  抬手擦了一把脸上渗出的细汗  还是往翰林院跑去  府院门口站着的小吏认得我  见我跑來定是要找张编修的  忙跟我说道  “怜心姑娘  张编修方才就走了  怕是回布庄了  您还是往布庄去寻他吧  ”

    向小吏道了声谢  我赶忙的调转方向往张家布庄跑去  到了布庄  布庄的伙计却说张公子并沒有回布庄  我心里寻思着张公子是去了何处  转准备去别处找的时候  正好撞上踏过门槛进來的张公子

    张公子扶了扶撞在他怀里的我  责备了一句  “怜心丫头  你这火急火燎的走路都不带看人了  见人就往上撞去  你可是姑娘家  可就不半点姑娘家的样子  ”

    我理了理褶皱的衣袖  对于张公子的责备  我反倒很是高兴  当着众多人的面就从里衣间的怀里掏出一封信來  张公子立即就黑下脸來  将我连扯带拉的推到布庄后院去

    “一个姑娘家怎么就不知耻呢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敢扒开衣服  怜心丫头  要怎么说你你才有那么一点点的羞耻心  ”一到后院  张公子完全失去谦谦君子的模样  冲着我就大声骂道  最后  还在我的眉头上用力的点了一下

    我无端被骂心里很是不高兴  嘟着嘴囔囔道  “哪里是对着那么多人  明明就只有你  等小姐嫁给你之后  我也是要嫁给你的  反正以后也要坦诚相见的  现在不过扒开里衣而已  不打紧的  不打紧的  ”

    我说得甚是有理  可张公子气得连戳了几下我的小脑袋  一副又气又不知如何责骂的表  接下我递过來的信  却沒有急着打开

    “我方才跑去翰林院找你  你不在  我便就來了布庄  布庄里也不见你……”我绞着手指头玩弄  抬头一脸含脉脉的看着张公子  忍不住想要知道他的行踪

    “回家里换了衣服才过來的  ”张公子的语气淡淡  死死的盯着我看  又问起了小姐  “心荷还被柳伯父锁在屋子里  ”

    “是呢  是呢  ”我连忙答道  “公子你快看信吧  我这就要回去了  不然被老爷发现就惨了  ”说着  便急忙转要跑出去

    张公子突然叫住已经跑到前院门槛的我  “怜心丫头  等等  ”

    我回过头  诧异的看着他

    他想了许久之后  才问  “如果心荷最后嫁给了楚韶华  那你呢  你也跟着嫁给楚韶华吗  ”

    我一笑  刚才还以为张公子有什么重要的事要交代  原來是问这个  “小姐沒让我嫁  那个什么楚公子也沒有要我一起嫁  再來嫁给谁还得看我自己乐不乐意  公子你就别担心了  小姐肯定不会嫁给那个什么楚公子的  ”说完  我便头也不回的快速向柳府跑去

    其实  每次替小姐给张公子送信  我都会顶开心顶开心的  不过我知道张公子跟小姐才是一对才子佳人  而自己只是个小丫鬟  可是  沒有想到小姐居然提出等她和张公子完婚之后  就让张公子连同着我也一并娶了  小姐问我愿不愿意的时候  我连忙着点头答应  满心的欢喜  连张公子也认同了这个提议  在知道以后也可以嫁给张公子的时候  我可是开心的几个晚上沒有睡觉

    翌  趁着老爷出门谈生意去了  小姐装扮成我的模样偷偷的从后门出去  而我则穿着小姐的衣服  装成体不适躺在

    到落黄昏的时候  小姐一脸颓败的回來  我连忙从上蹿起來  担心的问道  “小姐  怎么这副神  难道是张公子不愿意带着你私奔吗  ”

    小姐摇了摇头  失魂落魄的坐在榻上  “我等了一天  他都沒有來  ”尔后抬起头问我  “怜心  你真的是把信交给张公子了  ”

    我用力的点了点头  确定是亲手将信交给了张公子

    “怜心  你说是不是张公子不愿意带我私奔  所以连來都沒有來  ”小姐美丽的容貌染满哀伤  语气里尽显绝望

    “不会的  小姐你别乱想  张公子那么你  肯定不会看着你嫁给别的男子  兴许他是今天有事绊住了  才沒有去的  ”我安慰着小姐  可自个儿心里也七上八下不安生起來  倒不是担心张公子不带小姐走  而是担心张公子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所以才沒办法去赴小姐的约

    我与小姐正这里说着  便就有前院的丫鬟來报  说老爷回來了  小姐忙擦了挂在脸上的泪  换下上那我的衣裳  直接在上躺下  装作是体不适

    老爷一回來便听下人说小姐体不适  一天沒下  连饭都沒用  便干忙着往西厢过來  一进门  果然见小姐躺在上  赶紧着上前在榻上坐下  担心的问道  “心荷  哪儿不舒服  跟爹爹说说  ”

    小姐正因为张梓然沒有赴约的事而心里烦闷  越想便就越忧心  这会儿躺在上还真有那么一丝的病容  懒懒的向老爷唤了一声“爹爹”便撑着要从上坐起來  已经穿回自己衣服的我赶紧的上前去扶起小姐  担心着女儿的老爷便退开一步  眼神却落在了小姐的绣花鞋上

    看着老爷那双充满慈的眼睛渐渐染上怒意  我心里更加的七上八下  生怕老爷生起气來  又要把我关进柴房里  沒想到  老爷只是心疼的看了小姐两眼  便一挥袖  离开了小姐的闺房

    好险啊

重要声明:小说《莲开三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