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虞尾 书名:莲开三世
    大少爷一时吓的腿软直接坐在梨木椅子上  老爷见大少爷神色不对  这才想起昨大少爷是跟兵部尚书家的公子一起喝酒的  便厉声问道  “昨可发生了什么事  ”

    大少爷这里还未來得及回答  大门口就已经传來吵嚷的声音  兵部尚书家的小厮已经抬着他们家的公子闹上门來了  我心里也七上八下的  莫不是大少爷真把他给打出事了

    看着那兵部尚书的公子被人抬着來  那副哭丧着脸病怏怏的模样当真是可笑  我一时沒有忍住就笑了出來  只是  一见到我  那尚书公子可真的是被踩到了心上的痛处  指着我就哇哇大哭起來

    “你……你们……”他指了指我  又指了指大少爷  一句话沒说出來又大哭了起來  命根子断了这对一个男人來说何止是耻辱  比要了他的命还严重

    “柳思汝  我父亲绝对不会放过你  绝不会放过柳家  ”最后  他放出一句狠话  “來人  给本公子把柳思汝拿下  ”

    他话音落下  跟在后面的小厮一拥而上将大少爷和老爷团团围住

    老爷经商多年  跟官府的人打交道也不是一天两天  从容的面对着突发事故  见那兵部尚书的公子都找上门來了  已然料定那断人命根子的事是自家不争气的儿子干的  但仍然从容镇定的问道  “荣公子  我家犬子所犯何事你要劳师动众上门來抓人  就算思汝真的犯法了  也该是由官兵來抓  你这样似乎是私闯民宅  强行欺压良民  ”

    老爷一句话堵得那荣公子说不出话來  命根子断了这哪能张扬到官府那里去  龇牙咧嘴的哼哼几句  最后还是带着人悻悻而归

    荣公子虽然走了  可柳府炸开了锅  兵部尚书就这么一个儿子  这断了人命根子就是断了他们家的香火  兵部尚书大权在握  能放过柳家吗

    老爷被气的脸色发白  指着大少爷便喝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大少爷知晓事态严重  也不敢有丝毫的隐瞒  便将昨晚在酒馆那荣公子对我我动手动脚的事一一说了出來

    我这才知道原來大少爷昨晚踢的那几脚就把那个荣公子的命根子给踢断了  心里笑着  真是不经事  才踢了几脚就断了  这般  既然断了  可以直接入宫当太监了

    哪知  老爷指着我气愤的连说两句  “真是红颜祸水  红颜祸水  ”

    我连退了两步  低着头  此事却是由我引起  可沒想到会连累柳府至此

    兵部尚书不会放过柳家  不会放过大少爷是必定的事了  老爷带着一家人绝望的坐在大厅里等着官府的人上门來  不过几个时辰  便有官府的人将柳府团团围住  不许任何人出入

    干爹趁人不注意从御起轻功从高高的院墙上飞进來  见到许久不见的干爹  我此时一点也开心不起來  就因为我  柳府随时都会有灭门之祸

    干爹看到我  询问道  “怜心  柳府怎么被官兵包围了  ”

    我将大少爷因为我而打断了容公子的命根子一事原原本本的告知干爹  临了  愧疚的说了一句  “都是因为我  才会害了柳府  ”

    干爹安慰我一句  又來到大厅见了老爷和大少爷

    “齐护院  你带心荷和怜心走吧  兵部尚书是不可能会放过思汝了  ”思考许久  柳老爷开口恳求道

    齐叔看了看我和小姐  沒有说话  只是点了点头

    “心荷  怜心  你们现在就去收拾行李  晚了恐生变故  ”老爷不舍的看着小姐  又看了看我  一侧脸  老泪纵横  沒想到临老还遭逢这样的变故

    小姐点了点头  早已泣不成声  带着我往西厢去收拾行李  我是不愿走的  可又不能不走  小姐的边需要人照顾  老爷人脉广  说不定能够想出办法來渡过这一劫

    我和小姐正在西厢里收拾着行李  前厅却传來说那荣公子差人送了封信过來  老爷让我來前厅一趟  我放下手里的行李  心想难不成还有别的转机

    荣公子的信上说  要我嫁给他  便能放柳家一条生路  但是  柳家必须永不入盛都  否则  必定要大少爷以命相抵  柳家倾家

    要我嫁给一个不喜欢的男人  还断了命根子的男子  更何况我的心里早已经有了张公子  早就认定了这辈子要嫁的人是张公子  可是若我不嫁  柳府就只有死路一条

    老爷眼神隐晦的看我一眼  什么话也沒说  我知晓老爷一直都待我如女儿一般  柳府于我有恩  荣公子那一事又是因我而起  我无法坚决的说一句不嫁的话  倔强的咬着牙  肩膀一抖一抖的  一句话也不说

    许久之后  才坚定的说  “好  我嫁给他  ”

    大少爷看着我  又看向干爹  说道  “齐叔  你赶紧带怜心走吧  不能让怜心嫁给那个混蛋  ”

    干爹沒有说话  拉起我的手便真的要走

    老爷开口冲着大少爷大骂  “你个不孝子  你死了柳家的香火就断了  你对得起柳家的列祖列宗吗  ”才短短几个时辰  老爷看起來已然老了不少

    我听到老爷的话  停下來  干爹也停下來  望着老爷和跪在地上的大少爷

    我坚定的开口  说  “我不能走  ”

    大少爷定定的看着我  突然就站了起來  走到我的跟前  拉住我就往隔壁的厢房走去

    我不知怎么回事  惊恐的看着他  老爷和小姐、干爹不明所以  生怕大少爷做出什么事來  也赶紧跟了过去

    走到房间  关上门  大少爷这才放开我的手  坚定的说  “我的命给他  你给我柳家留根香火  ”

    不待我反应过來  大少爷直接将我扑倒在上  伸手便去解开我的腰带  我本能的反抗  打开他的手  一双灵动的眼睛倔强的盯着大少爷  抿着嘴  不说话  也不让大少爷动我

    僵持了许久  我才晦涩的开口说  “我嫁他  我不能害了柳府  不然我会一辈子不安心  ”

    “我不许  ”大少爷霸道开口  “荣公子是命根子断了  可兵部尚书是出了名的贪恋美色  你若嫁过去定然要被他糟蹋  把比子给我  给我柳家留根香火  然后跟齐叔离开盛都  ”

    我不敢想象若真的嫁给了那个荣公子  将会被所谓的公公糟蹋成什么样  在大少爷那坚定的眼神下  我护住腰带的手渐渐放下  闭上眼睛  眼泪缓缓从眼角滑落

重要声明:小说《莲开三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