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虞尾 书名:莲开三世
    楚韶华的金创药真是好用  真如他说的那般  不过敷了两  我手臂上的伤便好了  连疤痕也沒有留下

    小姐上的伤也渐渐的好了  楚韶华会时常的來看她  反而是张公子甚少出现  我知道小姐的心里多少是有哀怨的  可又知晓是老爷不许他们两个见面

    小姐受伤这一事  让老爷心中甚忧  柳府里会功夫的人沒有几个  万一真个飞盗、亡命之徒冲进來  柳府根本就沒有反击之力  只能任人宰割  于是赶紧修书一封让蓟州的大少爷和干爹赶紧回家

    至于这柳大少爷  我是从未见过的  前些年  大少爷倒是回來过  但那会儿我正好在外面闯了祸惹恼了老爷  老爷把我关在柴房里  这大少爷一回來  老爷便把我还被关在柴房里的事给忘了  直到大少爷走了好几天  老爷才想起我还被关在柴房里  这才命人把我放出來  我还因着这事心里怨恨过那个沒见过的大少爷好几天呢

    老爷的信才发出去几天  大少爷和干爹带着一大众的人浩浩的回來了

    干爹回來了  我自是欢喜万分的  一大早的就跑街上去买了干爹最吃的醉仙楼招牌烤鸭  在回來的路上却遇到有些熟悉的人  只是想不起來是谁  愣愣的站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上发呆许久  沉入了一段许久之前的记忆  努力的想了许久  却想不出什么  惘然一笑  拍了拍上的灰尘  往柳府回去

    转  又撞上楚韶华  刚买的乎乎的烤鸭从食盒里掉在地上  还滚了几下  滚到墙角处的几个叫花子跟前  几个叫花子一拥而上  抓起地上的烤鸭扯下一个鸭腿就大口的吃了起來  这可是醉仙楼的烤鸭啊  那个香啊  咬一口  油滋滋的

    我真想上前去从那些叫花子的手里将烤鸭给抢回來  可一想它已经在地上滚了一圈  又被人咬了  就算抢回來也只剩下一躯残骸了  因此  想法只能作罢

    “怜心姑娘  大马路上  你发什么呆呢  ”楚韶华看着有些失魂落魄的我担忧的问了一句

    我摇摇头  语气略带不悦  “无事  ”

    沒再看大快朵颐烤鸭的叫花子一眼  呆呆的往柳府走去  楚韶华放心不下  看了一眼那只只剩下残骸的烤鸭  叹了一口气  快速的往醉仙楼去买了一只  又悄悄的跟在我的后面

    我回到府中  楚韶华就后脚跟着來了  手里还提着醉仙楼的烤鸭  他随手将烤鸭扔给我  便大步的往柳心荷的闺房而去  我提着烤鸭去寻干爹  可是干爹已经随着大少爷跟一群富家子弟喝酒去了

    暮时分  我坐在院子里发呆  正巧一个面孔陌生的小厮焦急的从我面前跑过  我开口叫住那个小厮  “小哥  跑这么急  发生什么事了吗  ”

    那小厮停下  看了我一眼  回道  “老爷有事要找少爷回來商量  我这得赶紧去叫少爷回來  ”说完  就提腿要跑

    我想着干爹跟大少爷在一块  便提议说同他一起去找少爷  那小厮也沒反对  便带着我一块出府  直接往清泉酒馆跑去

    清泉酒馆的店门的灯笼一紧点亮  店内闹非凡  大少爷是在楼上的包厢里  小厮在外面叫了门  里面便有人开了门探出脑袋來问是哪家的人  小厮报了柳府的名头  那人才打开门让小厮和我进來

    包厢里面的烛火亮得明晃晃的  里面可不止是喝酒这么一回事  几位公子边皆坐了好几个酥半掩  满浓重脂粉气味的女人  我环顾了下整个包厢里并为见着干爹的影  我便让小厮去问大少爷我干爹去哪儿了

    大少爷醉微醺着  怀里还搂着一个青楼女子  抬头说道  “齐叔啊  他那个老古板受不了这些  早就走了  ”说完  一侧头正好看见亭亭玉立安静的站在一边的我

    手上一晃  酒杯落地

    清脆的声音让包厢里嘈杂的声音戛然而止  众人的目光随着落地的酒杯转向站在一旁的我

    “这小丫头可真是长得国色天香啊  ”兵部尚书家的公子首先从桌前站起來  推开黏在他上的一个青楼女子  走到我的跟前  闭着眼睛自我脖颈处细细的闻着  似陶醉了一般  赞道  “真香  少女独特的芳香  ”

    我意识到是怎么回事  厌恶的看了他一眼  赶紧退开  那兵部尚书家的公子却是伸手一把捏住我的小手  贪恋的抚摸着温软的柔荑  朝还在发愣中的柳大少爷说道  “思汝  你府中的这小丫头送我可好  本公子喜欢得打紧  ”

    我生怕大少爷脑子抽疯真答应了眼前抓着她的这个禽兽  我可是要嫁给张公子的  用力的甩开那人的手  退开两步  说道  “我不是柳府的卖丫头  大少爷沒有将我送与谁的权利  ”

    我一脸的怒气冲冲  满是倔强与威胁  全然一副你要是敢把我送人试试

    那兵部尚书的公子素來是呼风唤雨的  想要的东西哪里有得不到的  此刻又是醉意正浓  我这话还真就对了他的心思  听我说并非是柳府的卖丫头  也就不管柳思汝答不答应  当着众人的面就将我搂在怀里  嘴就往我的唇上贴去

    我是左右闪躲  拼命挣扎  可奈何这兵部尚书的公子也是有武功在的人  桎梏着我这么也挣脱不了

    大少爷柳思汝突然就站了起來  提起一个空酒坛子上前就往兵部尚书的公子脑袋上砸去

    兵部尚书的公子一声吃痛  放开我  还沒反应过來是怎么一回事  大少爷又是一拳上來  直接将他扑倒在地  狠狠的揍了几拳  朝着他的命根子还狠踢了好几脚  嘴里还骂着  “我让你对我柳府的人动手动脚  我让你动手动脚  ……”

    解了气  柳思汝二话不说  还是一副醉熏熏的模样  也沒管地上的人哀嚎的声音  拉起愣住在一旁的我就直接出了酒馆

    第二一早  柳老爷正训着大少爷昨喝得酩酊大醉的事  便有小厮來慌乱的跑來  说道  “兵部尚书家的公子命根子断了  ”

重要声明:小说《莲开三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