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虞尾 书名:莲开三世
    不过几  叔父就从天牢放了出來  城东新置的柳府也被查封了  此事  被楚韶华处理的很好  半点都未曾牵连到盛都柳府

    这  正好是夫人的祭  老爷和小姐早早的收拾好了东西乘着马车往凤鹫山上的菩提寺去了

    老爷和小姐这里才走了  楚韶华就坐着马车來了  一见我还站在大门外  便问  “莲心  柳老爷和心荷小姐还在府中吗  ”

    我指了指才扬道而去的方向  说  “才走了一小会儿  往风鹫山的菩提寺去的  ”

    楚韶华下了马车  看了我一眼  问道  “你怎么沒去  ”

    我低下头  手绞着衣服  小声说着  “今是我的生辰  与夫人的死祭相冲  老爷便沒让我去  ”

    “今是你的生辰  ”楚韶华扬着眉看着我  语气缓和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  又伸手指向小姐和老爷离开的方向  “你还是快些追去吧  不然  可就走远了  ”

    楚韶华侧头看了看老爷和小姐离开的方向  又看了看我  跳上马车  说道  “上來  我带你上去  拜祭夫人心诚即可  什么生辰死祭相冲的  ”

    我将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  眼巴巴的看着楚韶华朝我伸出的手  却迟迟不肯搭上他的手  让他拉上车  眼看他一脸要生气的模样  我赶紧退开一步  说  “今还是我娘亲的祭  我要往城外的迦叶寺去给我娘亲上香祈福  ”

    楚韶华作罢  坐稳妥之后  令车夫一扬马鞭  马车便往凤鹫山的方向而去

    我望了望扬尘而去的马车  然后转往相反方向轻松的走去

    沒一会儿  听到后面有马车急促赶过來的声音  我回头一看  是楚韶华坐在车夫的位置上赶着马车往这边來

    我退开一边站着  马车停下  楚韶华从马车上跳下來  说  “去迦叶寺比菩提寺要远很多  沿途的山路坎坷  你一个人去  我不放心  万一你出个好歹  心荷小姐定然会难过  ”

    我脸上的欣喜渐渐散开  随即又是高兴  楚韶华对只是小姐的丫鬟的我都这般好  那肯定对小姐更好  我应当为小姐高兴  二话不说  自己轻松的跳上马车

    楚韶华坐在外面赶着马车  我坐在马车里  顿觉无聊  便坐了出來  跟楚韶华闲聊起來

    “楚大人  我听闻你在主持编修什么载承记史  这是什么东西啊  ”

    楚韶华一边赶着马车  笑声朗朗  “听你那个张公子说的吧  ”

    我不由脸上一红  赶紧侧开头  楚韶华并为在意  当真说了起來  “载承记史  就是载承年间的一些事  我朝虽建立时间尚短  但皇上励精图治  勤政民  因此国泰民安  天下归心  ”

    简直一派胡言  我在心里暗骂  盛都虽繁盛  五年前我自蓟州流亡至盛都  到处可见饿殍  流民无数  还有生生被饿死的人  楚韶华的这番话让我对他才升起的好感  此下就被如数抹去

    楚韶华顿了顿  又说  “这些都只是表面上的  皇上居于深宫之中  连整个盛都都看不过來  怎么可能会知道其余省府的况  我之所以提出让皇上下旨编修载承记史  明面上是奉承皇上  实则是将国真实的呈现在皇上面前  ”

    一听楚韶华说完  我瞬间觉得他的姿英伟高大起來  满的正气  心下也笑开了颜  小姐若嫁给了他  我也就可以放心的离开了

    到了山路  马车无法上去  我们只好下來步行上山  楚韶华问道  “你不是自小流亡到盛都吗  连家中的人都不知晓是谁  怎么会知道今天是你娘亲的祭  ”

    我一时顿住  随即说道  “我娘亲是生我时难产死的  每年  娘都会和我一起拜祭我娘亲  后來娘死了  我流亡在外  每到这一天  我都会拜祭我娘亲  之后  被小姐救了之后  我便把我娘亲的牌位安置在这里  每年的今天  小姐和老爷去拜祭夫人  我就來这里拜祭娘亲  ”

    楚韶华顿住  看着我  轻声安慰了一句  “莲心姑娘  节哀  你的娘亲一定会守护着你  ”

    我双手合十  抬头望着林间稀疏的草木  阳光自缝隙之间投过來  夺目生辉  高兴的说  “我知道娘亲一直都守护着我  所以  我每次都能逢凶化吉  逃亡的那两年  那么艰难  我却活了下來  最后还被小姐救了  ”

    楚韶华点了点头  我与他相视一笑  默契的快步往山阶上去

    迦叶寺比不上菩提寺的光壁生辉  还略显萧凉了些  这里沒有络绎不绝的香客  沒有雄伟辉煌的大  连佛都只是镀了一层细浅的金  只略微有点色泽  金光闪闪是完全说不上了

    我进了大中  跪在蒲团上  虔诚的拜了几下  起后  住持先是对我念了一句  “阿弥陀佛”  才说道  “莲心姑娘  法事已经准备好了  先请姑娘和这位施主先沐浴焚香  便可开始法会  ”

    我点了点头  立即有小和尚來领我们去后厢房去沐浴焚香

    迦叶寺分男女厢房  中间隔了一道墙  旁边是花园  男女厢房皆可直通花园

    厢房里已经准备好了装了水的木桶  旁边整齐的放置着已经焚香过的衣服  我轻轻褪去衣裳  整个人放松的泡在木桶里  脑海里浮现出从蓟州柳府逃亡至盛都的所有往事

    那是在往盛都來的路上  我是随着一大群的难民來的  每看到有人病死  饿死  一天夜晚  我被饿醒了  微微的睁开眼睛  就看到好多的人在吃昨死掉的那人的尸体  有几个人  边吃边哭……

    门外有人走动的脚步声  随后便听到小和尚敲门说道  “莲心姑娘  住持说法会在一个时辰之后开始  ”

    “嗯  麻烦小师傅了  ”我应了一声  刚从大桶里站起來  一个影骤然落下  定睛一看  竟是楚韶华  我一时愣住两秒  随即快速的蹲下子  溅起水花四

    楚韶华不消我脸红未退  将放置一旁的衣服扔过來  我迅速伸手接住  楚韶华急忙说道  “快穿上衣服  有危险  ”说完  奄奄一息倒下

    我见状  知道大事不妙  也沒有责怪楚韶华的意思  赶紧穿好衣服  立即就有一人破窗而入

重要声明:小说《莲开三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