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虞尾 书名:莲开三世
    前朝宫廷之物  叔父怎么会有前朝宫廷之物

    细想之下  可能是叔父与人生意上往來  别人送的吧  不知叔父现今如何了  央求着楚韶华让我去见一见叔父  楚韶华很爽快的答应了

    入夜  楚韶华带着我御风直往天牢而去  无声无息的落在天牢之中  我一看见穿着囚服的叔父  便赶紧的跑了过去

    隔着囚牢的大木头桩子  穿着囚服  头发蓬乱的叔父看了我一眼  便怒斥道  “谁让你來的  赶紧走  有多远走多远  ”

    旁边的楚韶华拉开面巾  走到囚牢前  严肃的叫了一声  “柳员外  你若不说出那东西是从何而來  恐怕死的人就不止是你  连带你一家老小都无一幸免  ”

    叔父这才注意到一同前來的还有楚韶华  颤颤的放开我的手  看了楚韶华一眼  直接跪在地上  “楚大人  那东西确实是草民的一位故人相赠  只是故人已死  也就只能凭着个东西留点念想罢了  ”叔父顿了顿  看了我一眼  又看向楚韶华  “草民一家若难以逃脱罪责  死也便死了  只是莲心  她是个命苦的孩子  草民知道楚大人是好人  望楚大人能够多加照顾莲心  ”说完  用力的在地上磕了好几个响头

    叔父的这番话  说得我都潇然泪下  我看了看叔父  又看了看楚韶华  气急的说道  “东西都是死的  府里有前朝留下的东西就是死罪  那皇上用的玉玺还是经历了好多的前朝呢  那皇上不也是私藏前朝之物吗  若要问罪  首先就应该砍了皇上的脑袋才是  ”

    楚韶华厉色瞪了我一眼  叔父也赶忙上前來捂住我的嘴  抹了一把虚汗  连忙指责道  “怜心  这些话可不能乱说  ”

    我咂了咂舌  方才果然是气得冲昏了头脑了  什么话也给说了出來  还当着一朝廷命官的面说

    楚韶华沒在意我的方才的话  只是认真诚恳的跟叔父说  “柳员外放心  本官定然想尽办法救你出來  ”

    叔父点了点头  看向我  却是对楚韶华说  “我想跟莲心说几句话  ”

    楚韶华点头  一转消失于黑暗之中

    我小心翼翼的走到叔父跟前  不知他要跟说我什么话

    “莲心  蓟州柳府后院的大榕树底下埋着一些东西  那些  都是你爹爹留给你的  你如若去蓟州  就将那些东西挖出來  足够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  ”说完  叔父又抬起我的手  在我的手心写了两个字

    “不贪  ”我问道  不知叔父是何意思

    叔父点了点头  说  “你只需拿了银票和地契  剩余的东西  一概给烧了  不贪  方能衣食无忧、安居乐业  反之  将流离失所、生灵涂炭  ”

    我似懂非懂的  银子和地契  我暂且用不着  蓟州  我目前也不会去  当下之急是将叔父从牢狱中救出  解决掉因前朝之物牵连的两个柳府

    楚韶华自高处往下落下  赶紧上前來  小声的说了句  “有人过來了  ”说完  带着我一跃  踩在横梁之上  趁人不注意  飞出天牢的高墙铜壁

    换去一的夜行衣  路上  我问楚韶华  “你当真能救出柳员外吗  ”

    楚韶华点了点头  仔细的盯着我看了许久  才问  “柳天显当真只是你的恩人  ”

    我迟疑着  不知道他为何问起这事來  良久之后  我才僵硬的点了点头  “对  柳老爷是我的恩人  ”

    楚韶华不再说话  在前面走着  我突然又想起一事  赶紧追上楚韶华

    “对了  蓟州寻亲那事儿不必再寻了  我已经找到蓟州的亲人了  ”

    楚韶华蹙了蹙眉  问道  “是柳天显  ”

    我摇了摇脑袋  随即扯了个谎  “我干爹随着大少爷在蓟州呆过几年  那我向他询问过  蓟州有一处开院的柳姓人家  早些年丢失了闺女  听干爹描述的年龄也和我相仿  我猜想着我可能就是那家丢失的闺女  可能是爹娘让我接客  我不从  便从家里逃了出來吧  ”

    楚韶华听完  点了点头  并未怀疑  “既然如此  那蓟州你还是不要再回去了  柳府若呆不下去了  便來我楚府  你与心荷同姐妹  楚某亦可将姑娘认作妹妹  将來出嫁所有的排场规格都按照楚府小姐來办  ”

    只要楚韶华不再继续往下查我就放心了  也未将他的这些话放在心上  楚府还是柳府  都不是我的长留之地  我想跟着干爹一块儿去浪迹天涯

    打更的声音自小巷子中传來  我抬头看了看空中的那一轮圆月  说  “时间不早了  我得回府了  被人发觉我不在府中就不好了  ”

    转一跃  便隐入黑夜之中  加快步子  快速的赶往柳府

    我的脚尖才一落地  正想庆幸无人发觉  却看干爹双手环抱于  手中拿着剑  一直看着我  “你去哪儿了  ”

    赶紧的陪上一张笑脸  跑上前去扶着干爹的手  说  “干爹  这么晚还沒休息啊  我就是往外面溜达了一圈  不好玩  所以又回來了  ”

    干爹疑惑的看着我  然后又看了看院墙上黑漆漆的树上  问道  “那楚公子是怎么回事  他是一直跟着你來的  你一落地  他便就离开了  ”

    我摸了摸脑袋  腹诽楚韶华一句:好端端的跟着我干什么

    随即又赔笑着跟干爹解释道  “楚公子  可能他也是晚上睡不着  出來瞎晃  然后就看到了瞎晃的我  可能不放心我一个姑娘家半夜在外  所以就一直悄悄的跟在后面了  ”又是大声的干笑两声  “干爹  你说  这楚公子真是个大好人  ”

    干爹点了点头  又叹了口气  “怜心啊  若非当年小姐救你  你恐怕已经横死街头了  你要懂得知恩图报  ”

    我低下头來  “莲心明白  小姐的恩  莲心一直铭记于心  也曾发誓要保护守候小姐一辈子  ”

    干爹自院子里的树桩上坐下  接下挂在腰间的酒葫芦  饮了一口酒  “张公子一事  你已然是伤了小姐的心  而小姐连半点都沒有怨恨你  楚公子……怜心  楚公子不该是你的  别再动那些心思了  即便已经动了  也好好的藏着  掐断了  ”

    我垂着头  看了干爹一眼  说  “莲心明白了  ”说完  转回了房间  我已下定决心  等叔父从狱中放出來  我便起回蓟州  至于小姐的恩  我无以为报  只能远离她心的人

    至于这心的人  是张公子还是楚韶华  亦或者别人  我已不得而知  但我知道  这两人  并不该是我的

重要声明:小说《莲开三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