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虞尾 书名:莲开三世
    一回到柳府便看见楚韶华一脸悠闲的在大厅坐着  老爷在一旁好生招待着  我往大厅里偷偷的瞧了一眼  慌慌张张的准备往西厢去  却被老爷看到了

    老爷冲着我大声喝道  “怜心  老夫严令你与心荷不得出府  你却又偷跑出去  ”之后又朝着院子里大喊一声  “來人  把怜心关到柴房里去  ”

    几个小厮上前死死的押住我便要往柴房里去  我瞪了一眼坐在那里悠闲喝茶的楚韶华  他却突然开口替我求  “柳伯父  小丫头贪玩罢了  训两句就是了  关柴房里去严重了些吧  ”

    老爷摆了摆手  小厮们这才放开我  我整了整被弄皱的衣裳  白了楚韶华一眼  并未有半点的感激

    楚韶华跟老爷说了几句话  老爷便向还站在院子里发愣的我说  “去告诉小姐  收拾一下  待会随楚公子去郊游  怜心  你也跟着一起去  ”

    能出去  这是我的第一反应  随即开心一笑  赶紧往西厢跑去

    我推开门吱嘎一声  看到小姐赶紧的用手帕擦掉眼角的泪  换上一副笑脸  问道  “怜心  一大早的你跑哪里去了  ”

    我合上门  凑到小姐的跟前  开心的说  “小姐  我去找张公子了  公子昨未去赴小姐的约  是因为皇上下旨要翰林院编修载承记史  实在抽不出來  ”

    小姐眉眼间的笑意又深了几分  脸上的忧虑一扫而光

    “对了  小姐  那个楚韶华要带你出去秋游  老爷答应了  我待会儿就偷偷的去通知张公子……”我的话还未说完  楚韶华就推开门进來  懒懒的声音响起  “张公子……张公子是谁  ”

    “张公子自然是小姐……”我就要脱口而出张公子自然是小姐最的人  小姐立即打断了我的话  朝我递了个眼色  “怜心  别多嘴  ”

    我赶紧捂着嘴巴  任是楚韶华怎么眼神问着我  我都紧紧闭着嘴巴

    “张公子是小女子的一个表哥  正巧在盛都  前几差人來找小女子去游玩  可耐爹爹不许  也便就沒去  ”小姐随口就瞎诌了一段  那个楚韶华也未做怀疑  还温和有礼的说  “那便把柳小姐的那位表哥也一块约上吧  人多也闹些  ”

    “不了  表哥來此是有要事要办  恐无暇同我们去游玩  等表哥得闲了  小女子必约上表哥和楚公子再一同去游玩  ”小姐笑颜婉拒  我有些猜不透小姐是什么心思

    “甚好  便如此定了  ”楚韶华答道

    郊外  秋意甚浓  楚韶华和小姐在前面走着  我跟在后面慢吞吞的走着  还在寻思着要不要去通知张公子  老爷好不容易才让小姐出來一趟  怎么也得让张公子和小姐见上一面才是

    我这里想着  脚下的步子也不由慢了下來  不过一会儿  前面的楚韶华和小姐便不见影了  我不敢大意  赶紧追上前去

    还未追到人  便就听到小姐喊救命的声音  心下一紧  赶紧快步往声音的來源跑去

    在一处空旷的平地  楚韶华和小姐被十几个蒙面的黑衣人围在中间  楚韶华一边跟黑衣人厮打  一边还要护着旁边不会武功的小姐  楚韶华一时沒有顾过來  小姐的肩胛就挨了黑衣人一刀  瞬间鲜红的血渗透丝滑的衣料  染红了一大片

    见状  我心里连骂楚韶华沒有保护好她的小姐  脚下一踩  从一个死了的黑衣人手里抢过刀就加入了打斗之中  兵器碰撞的声音铿铿锵锵

    这些黑衣人个顶个都是高手  我虽武功不是很济  但以加入打斗  楚韶华还是轻松了不少  他让我护着小姐  而他则专心的对付黑衣人  楚韶华的武功极高  沒有了牵绊  几个回合下來  黑衣人就死伤过半  可我的武功一般  只能护着柳心荷不被伤到  而我的手臂也在不注意的时候受了黑衣人几刀

    解决掉所有的黑衣人之后  小姐失血过多  脸色苍白  已经昏厥过去  楚韶华连忙上前去抱住昏倒的小姐  看着她苍白的小脸心疼不已  反倒让站在旁边的我一颗担忧小姐的心无处安放

    “楚公子你快带小姐回去找大夫  时间久了我怕小姐会撑不住的  ”我将马车赶过來  卸掉马车之后  焦急的说  “马车太慢了  你带小姐骑马回去  ”

    楚韶华抱起昏倒的小姐  看了我一眼  “那你呢  ”

    “我不碍事  走回去就行  ”我伸手挡住手臂上的刀伤

    楚韶华看了我一眼  眼里闪过一丝担忧  又随即而逝  只嘱咐一句  “那好  你自己小心  ”说完  赶紧的抱着小姐上了马  疾驰而去

    看着楚韶华离开的背影  我苦涩一笑  以前跟小姐还有张公子出來的时候  不管发生什么事  张公子都不会丢下我一个人  侧头看了看手臂上的伤  已经血模糊  素白的衣料也被染红了一片  从衣裙上撕下一块布料  咬着牙  忍着痛简略的包扎一下  便快步的离开

    大夫给小姐包扎了伤口  也开了药  血也止住了  说并无大碍  好生照顾着就是了  老爷几人担着的心这才放下來  楚韶华却是愧疚不已  心疼的看着躺在榻上面无血色的小姐  自责的说道  “都是我害你受了这样的苦  他们要杀的人是我  却让你无端受伤害  ”

    张公子风风火火的冲进柳府  穿得的还是朝服  想來是直接从翰林院赶过來的  他看了眼躺在榻上的小姐  别过头向旁边的丫头问道  “小姐沒什么大碍吧  ”

    丫头如实答道  “大夫看过了  说了无碍  好生伺候着醒來就沒事了  ”

    张公子点点头  看向站在一旁的我  轻轻的唤了一声  “怜心丫头  ”

    我侧过头  垂着脑袋走了过去  红着眼  说  “幸好小姐沒事  不然我这辈子都良心不安  ”

    张公子温的看着我  担忧的问  “怜心丫头  你有沒有受伤  ”

    我摇了摇头  “我沒事  ”

    老爷也注意到张公子來了  正要开口说话  张公子忙跟我说道  “家里还有事  我不宜久留  既然知道你们两个都沒事  我也安心了  这就走了  ”说罢  便匆忙的转离去

    我望着张公子离开的背影发呆  连楚韶华走了过來都沒有注意到

    “张编修  ”楚韶华朝着张公子离开的背影疑惑的低喃了一句  再侧头看着发呆的我  叹了口气  说  “你也受伤了  这是上好的金创药  每两次擦在伤口处  不出两伤口便能愈合  还不会留下疤痕  ”他从衣袖里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瓷瓶递给我

重要声明:小说《莲开三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