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虞尾 书名:莲开三世
    跟干爹这里说了话  我又悄悄的往干爹的房间里塞了一些银子  干爹这一辈子  只好喝酒和吃烤鸭  一辈子都为了柳府  从沒为自己心过什么

    跟老爷辞了行  就准备收拾行李去叔父暂住的客栈

    房门被叩响  我以为是干爹  便赶紧放下行李去开门  门外  站着的却是大少爷  他语气生硬的问道  “你要离开  ”

    我点了点头  心里对他多少有些畏惧

    “你还要嫁给别的男人  ”

    我又点了点头  我自然是要嫁人的  难不成当老姑娘

    大少爷的眼神立即就变了  变得坚决  充满怒气  “我说过  不许你嫁给别人  我看过你的子  你只能嫁给我  ”

    提起此事  我心里又是有气  被男人看了子本就让我很是羞辱了  却还被大少爷一次又一次的提起  还以此來我嫁给他  此时也管不上他是柳府大少爷的份了  “大少爷  请你自重  那些  只是势所迫  若大少爷真心疼怜心就不要再将此事到处说  怜心谢过大少爷厚了  ”说完  冷着脸伸手将门狠狠关上

    大少爷还在外面叫叫嚷嚷  “柳怜心  你现今还沒离开  就还是我柳府的丫鬟  本少爷喜欢你  是你的荣幸  你别不识好歹  ”

    我心中愤恨  此时的柳思汝和七年前的柳沉吟有何两样当年  柳沉吟想对我用强  生生打死了娘  这样的仇恨  我如何忘得了

    打开门  一盆冷水对着大少爷就泼去

    这冬寒的天气  大少爷哆嗦了几下  见我满脸的怒气  也不敢再骂  赶紧的逃走了

    傍晚时分  见有大夫从府中离开  我便拦下大夫问了一句  大夫说是大少爷着凉染了风寒

    我当下就愧疚了  这大冷天的我泼了他那一大盆的冷水  不着凉才怪呢  想去看看大少爷到底病得重不重  可又碍于面子  担心他再说出那些话來  我又忍不住想去修理他

    在花园里來回几遭  最后还是作罢  转便想先去一趟客栈找叔父

    转  楚韶华已从远处走來  “怎么  你是躲着我吗  ”

    我沒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我躲你干什么  ”说完  便要往外走去

    哪知  楚韶华挡在我的面前  眼眸里渐染怒气  质问我道  “你当初为何要隐瞒我  ”

    我退开两步  抿着嘴  不说话

    楚韶华说道  “好  你不说  我來解释给你听  因为你并不想随你的叔父回蓟州  你为什么不想回蓟州  因为你在你叔父家中  有人对你并不好  你还记得当初我帮你寻亲人的时候  你说你是从家中逃亡出來的  而我打听过了  柳天显这些年一直都在寻走失后被人贩子拐卖的侄女  ”

    他说着  一步一步的紧着我  他近一步  我便退一步  退到无路可退时  我别过头推开他  恼怒的说道  “沒错  婶婶是对我不好  连叔父都未曾关心过我  可是  他们毕竟是我唯一的亲人  我回蓟州有什么不对  ”

    楚韶华退开  冷着脸  不说话  我要走  他却又挡着  不许我走

    “楚公子  请你让开  ”我怒气的冲着他大声说道

    “总之  你不许走  ”他语气坚定  随即神色缓和下來  顿了顿  说  “即便走  也要等我好心荷完婚之后  你与心荷同姐妹  她出嫁  你若不在  她定然不开心  我不会让心荷有任何的遗憾  ”他说完  又认真的点了点头

    我痴笑一声  原來  他是为了小姐

    不过  楚韶华说得在理  我若离开了  小姐定然会很舍不得  不能看到她幸福的出嫁  我亦不安心

    “好  我答应你  等亲眼看到小姐出嫁后  我再回蓟州  ”说完  沒看楚韶华一眼  夺门而出  去客栈跟叔父说  让他们先回去  我过些子再回

    才走出柳府沒几步  便后背一痛  正要转去看是谁袭击我  哪知眼前一黑  便被人整个装进麻袋里

    我用力挣扎  可沒一会儿  便头昏脑涨  晕了过去

    等醒來的时候  我的手脚被绑着  嘴巴也被塞了一块破布  幸好  眼睛沒有被蒙住  能够看清周围的

    眼下  我应当是被人绑在一处破旧的山神庙里  地上很杂乱  到处是杂乱的干草  还有一些从屋顶掉落的瓦砾  正中间的山神尊像挂满了蜘蛛网

    仔细听了下  周围不像是有人在  看來绑我來这儿的人很放心我无法逃走  所以连守着的人都沒有

    我试探的大声喊了两声  “喂  有沒有人啊  救命  ”

    并沒有任何人出现  我的手和脚都被绑在一旁的柱子上  所以寸步难行  想要逃走  只有弄断绳子  别无他法

    看天色很亮  应该我被绑了一有一天了  此刻  我开始寻思着会是谁绑架我  柳沉吟  婶婶  不对  他们虽然不喜欢我  可是绑架我对他们并无任何好处  柳家已经什么都沒有了  不用再担心我会分了柳家的财产

    那会是谁呢

    到正午时分  山神庙外  有脚步声渐近  我仔细听着  是往这里來的沒错

    之间两个穿着普通人家衣裳的两个壮实的汉子走进來  他们的脸上蒙着黑布  看不清他们的长相  不过  从眼神看  并不凶狠

    一人手里提着食盒  在我面前蹲下來  我看了一眼  里面的饭菜很丰盛  他一言不发的拿起碗筷喂我吃饭  喂完之后  便收拾东西准备走  整个过程一句话也沒有说

    刚才的饭菜  我吃出來是醉仙楼的菜  沒理由谁绑了我  还这么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我

    我想定了绑我的人沒有害我的心思

    “喂  你们站住  到底是谁让你们绑了我  ”我冲着就要走出的两人吼道

    两人停下  转过看了我一眼  并未说话  又准备离开

    “你们再走一步  我就立刻咬舌自尽  ”他们给我喂了饭之后  未曾再把破布塞进我的嘴里  此刻  我说完  立即咬舌  一股子破釜沉舟的劲

    那两人见我是真的寻死  马上就慌了  赶紧冲上前來  “姑  您可别乱來啊  不是我们绑你來的  是有人给了我们银子拿着饭菜让我们过來喂给你吃的  别的  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

    看他们腿哆嗦着的样子  我猜想他们也沒有撒谎  但还是想从他们嘴里打听点东西出來  便厉声问道  “是谁让你们送饭菜來的  那个人有什么特征  是怎么跟你们说话的  ”

    那二人不敢有任何的隐瞒  一五一十的全说了  可是  并沒有任何的线索  找他们的人是蒙着面的  跟他们说的话也沒有破绽

    其中一个高个子的汉子寻思了一下  说道  “我有问他送几天  他好像是说等什么人去了蓟州  我们就不用來送饭了  ”

    蓟州  我心里一惊  难道是楚韶华

    那高个子又想了想  说  “那个人  好像左手中指少了半截  对  他的左手中指少了半截  ”最后  他的语气很肯定  说完  还得意洋洋的看向我

    中指少半截的人……是少爷边的小厮

    绑架我的人应该就是少爷  而他的目的就是阻止我去蓟州  惊醒过來  我赶紧挣扎着  冲着那两人吼道  “快过來放开我  ”

    那两人都犹豫着  最后均是坚定的摇了摇脑袋  最后  那高个子还立即跑上前來  捡起地上的破布就塞进我的嘴巴里  完成之后  拍了拍手掌  得意的说  “这会儿  看你怎么咬舌自尽  ”

    我嘶声力竭的想喊  却被破布塞着嘴巴  一句话也说不出來  那两人得意的看了我一眼  转就走

重要声明:小说《莲开三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