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虞尾 书名:莲开三世
    ">张公子在柳府门前堵住我,他脸色稍显疲倦,下巴上悄然长出了青色的胡渣,他一见到我,便急忙的走上前来,“怜心,我在这里等了你好几天。”

    我别开脸,不去看他,语气生疏,“张公子,你等我做什么?”

    “怜心,你说了要嫁我的,梓然这一辈子只会娶怜心你一人,我想来接你回张府。”张公子眉眼笑开,走上前来,语气温和。

    他一如这般的温和,我也倾尽了一年的恋,他笑声朗朗时候展开的眉,他白衣挥剑时候的俊朗风姿,他认真手把手教我画鲜衣怒马、秀丽山水……

    只是,如今,他伤了小姐的心。

    我退开一步,眼里隔着万重的山水秀丽,“小姐是莲心的恩人,莲心断不会去抢了小姐心的人,张公子,你伤了小姐的心,我亦是伤了小姐,且不说莲心不会嫁给你的话,此一生,莲心断不会再与你相见!”说完,决绝转,不再看后面的张梓然一眼。

    回到柳府中,楚韶华已经先我一步到了,在前厅里跟老爷商讨着下个月他与小姐的婚事。我悄然的瞧了一眼,又赶紧转走西厢。

    小姐坐在房中绣着鸳鸯戏水的图,我推开门进去,小姐抬头看了一眼,赶紧放下手中的针线,担忧的走上前来,“怜心,你可回来了,迦叶寺的小和尚说你要在迦叶寺小住些时才回来, 你是不是觉得张公子一事,你对不住我,所以不敢见我?”

    我摇了摇脑袋,可是楚韶华遇刺一事,却不能跟小姐说。

    小姐见我只摇头,说不出个一二来,便更加的以为我是因为那事而故意躲着她了,“怜心,这些时我也想通了,感的事,我们都左右不了,张公子喜欢你,你又喜欢张公子,我是希望你幸福的,你若是真的想嫁给张公子,就安心的嫁给他,不要在意我了,我已然放下。”

    我赶紧的摇了摇脑袋,正将自己也想通了的话说出来,哪知,门吱嘎一声被推开,楚韶华带着笑意大步走了进来。

    “你们主仆二人这是在说什么悄悄话,关着门呢?”楚韶华看了我一眼,然后目光落在小姐的上,带着浓浓的意。

    小姐看了我一眼,便笑着说,“倒没有什么悄悄话,怜心虽与我是主仆,但同姐妹,如今,张公子喜欢她,她也喜欢张公子,张公子一表人才,家世显赫,怜心若是能够嫁给他,我也能放心了。”

    楚韶华挑了一下眉,眼里闪过一丝不悦,侧过头看着我,问道,“你要嫁给张梓然?”

    不知为何,我不想让他误会,赶紧解释道,“没有,我没有要嫁给张公子,其实,我和小姐一样,早已经想通了,怜心对张公子的喜欢,不过是少女怀的向往,张公子并不是怜心想嫁的男子,怜心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小姐能够嫁得如意郎君,一生幸福。”说完,看了楚韶华一眼,他的神色释然,正含脉脉的看着小姐。

    小姐叹了一声,又柔的看了一眼楚韶华,然后看向我,上前拉住我的手,“怜心,你聪明伶俐,我知晓你一直感激我救了你,这几年来,你一直陪着我,有什么危险都一个人扛着,其实,你早就还了我的恩了,你应该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你对张公子的感不比我浅,我想开了,是因为张公子不我,我知道感的事不能勉强,可是你不一样,你与张公子两相悦,我是衷心的想要你们在一起的。”

    我用力的摇了摇脑袋,对张公子的,经历了这些天之后,我已经完全放下了,“受人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小姐的恩,莲心这辈子没齿难忘。”

    只是,我张了张嘴唇,最后还是说出了离开之意,“小姐,莲心已然寻到了在蓟州的亲人,如今柳沉吟公子一家正要动回蓟州,柳天显老爷对莲心有恩,莲心想随柳老爷回蓟州寻回亲人。恐怕此生,都不会再来盛都了!”说罢,还是没能忍住眼泪,大颗大颗的砸下。

    小姐先是一惊,“你要离开?”

    楚韶华亦是一惊,“你要离开?”

    小姐随即又是一喜,“既你已找到家人,离开也是好的,蓟州相隔盛都也不远,家中正好也有生意在蓟州,若我想你了,也可去蓟州寻你。不知柳沉吟公子一家何时动?”

    “三后。”见小姐并未阻拦,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如实的回答。

    可是,一旁的楚韶华却是板着一张脸,打断了我离开的借口,冷声说道,“你回蓟州分明就是羊入虎口,你那开院的亲爹还有那个心肠狠毒的继母,他们能不着你接客吗?”

    “啊?”小姐看了看楚韶华,见他一脸铁青,神色不像是说谎,便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楚韶华这才神色微微缓和,看了看小姐,说道,“之前,怜心姑娘生了去意,想只前往蓟州寻亲,此去蓟州路途遥远,在下担心怜心一个姑娘家会遇到什么危险,便派人前往蓟州打听。这才知道了怜心姑娘的世。”

    我此时,真想骂楚韶华多事!

    此刻,我当真是不得不说出自己的世了,也罢,说了小姐也会放心些。

    “其实,我不是什么院老板的女儿,柳天显是我的叔父,柳沉吟是我的堂哥,我自幼父母双亡,自小便是在叔父家中长大,只是后来走失了,这才流落盛都的。”

    小姐和楚韶华同时惊愕的看着我,对我的话半信半疑,“你当真是柳员外的侄女?”

    我点了点头,扯了一个谎,接着又得扯下另一个谎,“其实,怜心之所以要前去蓟州,是因为早些年叔父为我订了一门亲事,叔父想让我与那位公子先见见,培养培养感,好择完婚。”

    小姐听了,很是欣喜,“当真?那位公子家世如何?不知能否与我们美若天仙的怜心匹配?”

    我点了点头,继续扯谎道,“叔父订的婚事,自然是好的,听说那位公子家世显赫,也是一表人才。”说着,故作羞的垂下头。

    楚韶华不自然的咳了一声,转离开的房间。小姐不再说别的话,转往梳妆台拿出一个小木匣,放在我的手心,“怜心,这些东西,我早就给你备好了,是准备等你嫁人的时候给你的嫁妆,如今,你要走了,我便提前给你好了。”说着,也是一眼泪汪汪。

    收下小姐的东西,我满心的感激。退出屋子,在后院碰到干爹。

    干爹看了一眼我手里的东西,说,“你当初问我的时候,很坚定的说,你是逃出来的,并不是走失。”

    我眼神闪躲一下,“可能是我当时记错了!”

    对于干爹,我很是感激的,这几年来,待我如亲生女儿一般。干爹无儿无女,我很想把他一并接去蓟州的,只是我知道他定然会舍不得离开柳府。

    干爹叹了一口气,并未相信我的话,只说,“怜心,你那叔父一家定然是待你不好,也罢,现今,你离开也是好的!我这心里,总是不踏实,总觉得柳府会出事!”

    

重要声明:小说《莲开三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