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虞尾 书名:莲开三世
    ">回到柳府,我自是小心的避着与大少爷碰面,好在,大少爷每都在外头喝酒至夜半三更才回府。

    那一,凉意来袭,惊起衣袂飘飘,我随小姐在花园中散步,便有守门的小厮来报,说有蓟州来的一位柳公子来府中寻大少爷,小厮们不知是真假,不敢贸然放人进来。

    小姐轻咳嗽了一声,赶紧往西厢去给小姐拿披风,等我的披风拿到花园中时,已然不见小姐的踪影,问路上往来的丫鬟,才知小姐已命小厮让那位来寻大少爷的公子进了府,这会儿正在前厅招待着,还命人去酒馆里寻了大少爷回来。

    一听到大少爷回来,我顿觉尴尬,不好再往前厅去,随便找了个丫鬟让她把披风送给小姐,自己则跑去后院找干爹。

    “干爹,你随大少爷在蓟州都是做什么的?”想起干爹与大少爷在蓟州带过一段时间,我便想从干爹这里打听蓟州的亲人来。

    干爹收起佩剑,坐在一处光秃的树杈上,撑着眉头想了想,说,“大少爷无非是到处吃喝,结交了一群富家公子,还跟着蓟州大户柳府的公子柳沉吟一起做了笔生意,倒是做得风生水起。”

    “柳府?”我疑惑的一问,在脑子里思索着,又问道,“这蓟州柳府相较于咱们盛都柳府如何?”

    干爹未曾思虑,脱口而出,“蓟州柳府乃是蓟州的大户,那柳老爷的生意四通八达,精明通达,还是个大善人,铺桥修路、开仓赈灾每每都是他带头的,那柳少爷也是一表人才,生意场上难道的天才,比咱们家的大少爷可是强多了!”

    我听了点了点头,连干爹都如此称赞蓟州柳府,可见富庶相较于咱们盛都柳府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我的心思并不在蓟州柳府上,而是与我有关的柳府。

    “干爹,实不相瞒,怜心自十岁从蓟州流亡至盛都,十二岁得蒙干爹和小姐相救,怜心想寻回在蓟州的亲人,干爹在蓟州呆了几年,不知道干爹知不知道蓟州有多少的柳姓人家,怜心依稀记得蓟州家中也是大户人家。”我说完,切的看着干爹。

    干爹想了想,随即细数说道,“蓟州的柳姓大户人家不多,开布庄的有一户,开米铺的有一户,开客栈的有一户,开首饰铺子的有一户,开院的有一户,最富庶的是柳天显老爷,他名下有绸缎庄、古玩店、当铺好多的产业,还有一户是朝里当官的。”他说完,又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只是除了柳天显老爷府中和那开院的柳府有听闻走失过人,其余都未有听说家中走失**。”

    我根据干爹的描述细想着自己会是谁家的女儿,干爹轻咳嗽了一声,似乎是又回忆起什么,问道,“你说你是流亡而来的盛都?不是被人贩子拐卖?”

    我记得清楚,“对的,是流亡,我好似是从家中逃出来的,并非是被人贩子拐卖。”

    干爹听完,点了点头,之后又摇了摇头,说,“听闻柳天显老爷家早些年有一位侄小姐在街上游玩被人贩子拐卖了,柳老爷这些年来一直在找这位侄小姐。”

    按着干爹这样说,那我必定是那开院的柳姓人家里逃出来的了,心想着,我必定不是那柳姓人家的亲闺女,那人丧尽天良,想良为娼,我不从,便从家中逃了出来。

    心里感叹一声,这样的家,我若真寻了回去,这不是羊入虎口吗?

    一惊,这才想起楚韶华派人去蓟州帮我找寻亲人,便赶紧跟干爹告辞,飞速往楚府而去。

    还未走出柳府的大门,便看见大少爷一路焦急的往里走,我侧一躲,赶紧避开。

    “沉吟兄可有说是何事这般焦急?”大少爷一边快步往前厅走,一边询问边的小厮。

    小厮不敢隐瞒,说,“那位柳公子倒是没说什么,只是说生意上的事要与少爷您说,不过小的见他神色焦急,想来定是出了大事了!”

    柳府出了大事?我心系柳府,恐柳府再生风波,不知道这大少爷会闹出多大的乱子来,蓟州寻亲的事,晚些跟楚韶华说也不碍事。便赶紧的悄悄跟在大少爷的后。

    大少爷一到,那位柳公子赶忙的走上前去,给大少爷递了一个眼神,大少爷立即屏退了前厅里候着的丫鬟小厮。那柳公子这才神色慌张的说道,“思汝,不好了,我们那批货被官府拦下了。”

    大少爷不以为意,脸上立即显现出低看柳沉吟的神色,“我还以为是什么大事,不就是货被人拦下了,我这就让人去疏通关系!”

    柳沉吟也没在意大少爷的语气,只语气严重的说,“那批货是没事,出事的是咱们私藏的那一批前朝之物!我蓟州柳府已经被官府查封了,相信事很快就要查到你的头上,我爹已经在尽力打通关系,总之,家财是要散尽了!”说罢,轻叹一声,脸上尽显后悔之意。

    大少爷这才感到事态严重,但心下还是不太明白,“不过是一批前朝之物,怎么后果如此严重?”

    柳沉吟又长叹一声,“思汝兄,你真是糊涂啊!天下谁人不知皇上痛恨前朝之物,凡是私藏前朝之物都是大罪,现今我们私藏的可是大批的前朝之物,恐怕难逃一死啊!”

    听此,我心中也是焦急,只见大少爷已然吓得瘫坐在椅子上,方才的得意的神色一扫而光,满眼都是惊慌。

    转,一跃,运起轻功,快速的离开柳府,想去寻楚韶华,我定不能让柳府出事。

    却在街头,碰到一张记忆里清晰又模糊的脸,这个人,看着我,亦是动容,泪流满面。

    *

    在城东新建的一处柳府。

    “莲心,叔父可算是寻到你了!”

    他颤抖着拉着我的双手,我生生的退开两步,谨慎的看着他,脑子里那些尘封的记忆慢慢清晰,七年前的事一幕幕出现在脑海里,我在蓟州柳府里,叔父对我不闻不问,娘为护我逃离,生生的被柳沉吟打死……

    我恼恨的看了眼前这个是我叔父的人,转,离开了这城东的柳府。

    

重要声明:小说《莲开三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