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虞尾 书名:莲开三世
    ">我便这样,穿着大红的喜服被张公子带回了张府,一夜无话,辗转又是天明。

    张府,不是我的长留之地,柳府,我亦是无颜面回去。老爷铁了心要将我嫁给那个老头子,我不怨老爷,若非小姐和干爹在街头救了我,也许,我活不到今天,柳府,是我的恩人。

    一早,张府外面吵吵嚷嚷,出去一瞧,是大少爷带着小厮过来要人。张公子不想把事闹得人尽皆知,便好言好语的把大少爷请进了张府。

    哪知,这大少爷完全不是个按常理出牌的主儿,一进了张府便直接让小厮把我给押住,绑上塞进马车里就往柳府去。

    听其他的丫鬟说小姐一早什么都没有吃,一直在房间里伤心流泪,我愧疚忐忑的端着精致的早点敲响小姐的房门。

    房门扣响,我诺诺的开口说道,“小姐,您还是吃点东西吧,我……我错了……”

    房门吱嘎打开,小姐的眼角还藏匿着未干的泪迹,让我进了屋子里,许久才说话,“怜心,我不怨恨你,我只恨自己痴傻,一腔意错付,他为何要骗我,若他一早便就说明他恋的人是怜心你,我定不会痴恋于他。”说着又是眼泪落下。

    我看着小姐,才不过一,就渐显消瘦,一张素净灵秀的脸蛋也毫无颜色,心里更加的愧疚起来,垂下眉来,叹了一声,“小姐,你这是又何必呢,许是张公子当时只是为了救下我才说出那一番话来的,总之,小姐不嫁张公子,我便也不嫁他。”

    小姐用手帕拭了眼角的泪,看着我也是叹了一声,走到梳妆台边,从一个小抽屉里拿出一支青白玉的簪子插在我的发髻上,“傻怜心,他的人从来就是你,他看你的眼神一直都是眷恋的,以后别说我不嫁他,你就不嫁他的傻话来,只是,若你嫁了他,只要你幸福便好,只是从此别再出现在我面前。”

    大少爷想来是在外面偷听,突然推开门进来,大步走到我的面前,拉住我的手,说“怜心,我娶你,你嫁我,可好?”

    我眼神闪躲着,从大少爷手里抽出手来,我是打心底里喜欢张公子的,可从此再不见小姐,却又舍不得。

    大少爷见我不说话,以为我不愿意,当下便急了,也不顾屋子里还有别的下人,开口便说,“你的子都让我看了,你只能嫁我!”

    那大少爷宁可自己去死也不让我嫁给那个荣少爷,让我很是感动,所以最后还默许大少爷说的替柳家留根香火,任他褪去自己的衣裳,将少女人的躯展露在他的眼中。一想到此,我便羞愧不已,恨不能一头撞死。

    大少爷一提起那的事来,我羞愧难当,幽怨的看了大少爷一眼,便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那的事,像一根刺一眼扎在我的心里,我是被别的男人看过子的人,是肮脏下作的女子,若张公子知道了,他还愿意娶我吗?

    迎面便看到张公子穿着朝服,想来是要去翰林院,我停在他面前看着他,张公子见着我,脸上一喜,欢喜的叫我的名字,“怜心!”

    我停在那儿,抬着头,看着他,认真的问道,“张公子,你是当真我吗?即便我的子被别的男人看过了,你还是愿意娶我吗?”

    张公子一时愣住,脸色发白,眼神迟疑,许久都未说出话来。

    我嗤笑一声,果然,哪有男子不在意心的女人的清白的,是我太痴心妄想了,奢望着张公子不会在意。

    转落泪,快步离去。

    张公子反应过来,赶紧在后面追着,也不去翰林院了,边追边在后面喊道,“怜心,不管你发生什么事,我都喜欢你心疼你来不及。”

    我只顾着伤心去了,脚下的步子踩的飞快,任凭张梓然如何说,也是一概的不相信。自古女子的清白被人看得最是重要,他怎么可能会不介意,他如今这样说不过是哄骗安慰我罢了!

    一时没注意,撞在一个温暖厚实的膛之上,抬头一看,竟是楚韶华,我赶紧的擦掉脸上的泪,尽管伤心,也不能让他看了笑话!

    楚韶华蹙了蹙眉,并未说出嘲讽我的话,反倒关心的问了一句,“怜心姑娘,可是有人欺负你了?”

    而我还姿势暧昧的在楚韶华的怀里,抬头看了他一眼,想故作凶狠骂他几句,却将他关心的深瞳尽收眼底,骂他的话是一句没说出来,反倒自己又哭上了。

    张公子自后面追上来,见我撞在楚韶华的怀里,想伸手将我拉开,伸了伸手,又放下,再次解释到,“怜心丫头,莫不说你被别的男子看了子,即便是毁了清白,我都只会你,绝无嫌弃之意。你莫要同我置气,伤心害了自个的子啊。”

    楚韶华算是明白了怎么回事,那,大少爷要我子的时候,最后还是他出面制止了,听着张公子这话,想来是明白了张公子知道我被大少爷看了子,便嫌弃我了。他不由的瞪了张公子一眼,不待我说话,厌恶的向张公子说了一句,“张编修,你先是欺瞒哄骗了心荷小姐的感,现在又来嫌弃怜心姑娘,张编修有这闲暇,还不如好好的多用心编修载承记史!”

    说完,护着我便走。

    在一处街角,后面没有张公子追来,楚韶华停下,说道,“我送你回柳府,张梓然那人并非良人,怜心姑娘对他的还是早断为妙。”

    我向楚韶华道了一句谢,又摇头说,“我不想回柳府,回去,大少爷定是又要我嫁给他,柳家虽待我有恩,但我未曾想过以终生大事报答之。”说完,我便往柳府相反的方向走去。

    楚韶华追上前来,担心的问道,“那你是还要嫁给那个张梓然?”

    我摇了摇头,说,“不,小姐于我有恩,张公子是小姐喜欢的人,我不能抢了小姐喜欢的人。”我转过头,看向楚韶华,恳求道,“楚大人,能否替我给小姐带个话,就说,柳府,我不会再回去,张公子,我亦不会再见。”

    楚韶华点了点头,又问,“那你后可有什么打算?还有什么去处?”

    我摇了摇头,在盛都,我能去的地方,只有柳府。我是自蓟州逃亡至盛都的,虽之前的事,记忆已然模糊,但还是依稀记得一点,“我是七年前自蓟州逃难到盛都的,五年前被小姐和干爹所救,我想过些时往蓟州去寻亲。”

    楚韶华沉思一会儿,说,“那你先去我府中居住几,蓟州寻亲的事,我会派人前往蓟州,盛都到蓟州路途遥远,你一个姑娘家上路也不安全。”

    

重要声明:小说《莲开三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