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樱花错抱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半张桌子 书名:擒兽
    樱花小筑。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

    这是一家民宿,在旅游界却有着极高的知名度,这里有片连绵不绝的樱花树林,而小筑就建在树林的正中心。每到天樱花开放的时候,也是这里的游客最多的时候,许多人还会买了门票进园来看樱花,而小筑内的房间更是一时洛阳纸贵,很多客人,都是提前半前甚至一年,就把这里的房间订下来了。

    现在正是夏天,夏闻樱坐在窗前,极目所至,全是一片美得让人窒息的粉红海洋,在金色的夕阳之中,翻起一片波浪。

    夏阿菊为了替养女安排这个特别的夜晚,真是花了不少心思。

    景色虽美,夏闻樱却没有欣赏的心,现在的她又是期盼又是害怕地等待着夜幕的降临,等着她的恋人披着星月来到这里与她相会,两人在漫着樱花味道的黑暗中缠绵。

    美中不足之处就是她感冒了,精神不太济,连连打喷嚏。昨晚她得知养母所安排的这个节目之后,整夜都没有睡好,翻来覆去的,着了点凉。

    夏闻樱翻出一颗感冒药,用开水服下,没过多久,头开始昏昏沉沉起来,她看了一下时间,尚早,于是,决定在方思同来之前先小憩一会。

    倒在上,头一沾枕头,就进入了梦乡。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朦胧之中有人在喊她:“夏闻樱!夏闻樱!”好熟悉的男声,夏闻樱晃了晃发胀的脑袋,伸出胳膊就搂住了他,声音里有种没睡醒的小猫的慵懒:“你怎么才来!”

    黑暗中的男人,似乎有点不相信自己所听到的:“真的是你找我?”

    夏闻樱将子完完全全地靠在了对方的上,像只树袋熊一般地抱住他:“嗯。”

    也许是感受到了夏闻樱单薄地睡裙底下那玲珑有致的曲线,男人的体一下子就僵硬了起来,嗓子也变得沙哑:“找我干什么?”

    夏闻樱不说话,而是用行动回答了对方的问题。她将手缓缓地伸进了男人的口,剥掉了他的衬衣,让彼此贴得更紧。

    “女人!”男人抓住了她不安分的双手,制止了她的行为。

    夏闻樱挣脱了他的钳制,更加放肆地解开了他的皮带。

    “女人!”男人的呼吸变得急促,像风箱一样地喘息着,像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回到自己的声音,“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夏闻樱温柔地发出了邀请,她得如此卑微,生怕方思同会在这个时候拒绝她:“请你!好好我!”

    樱花一样温软的香唇落在了男人的耳边,丁香舌勾诉说着一个女人无怨无悔的付出,彻底粉碎了男人的意志与坚强。

    他们不约而同地寻找着对方的唇,粘在一起,交换着彼此的口水,激膨湃地抚遍彼此的全,女人像蟒蛇一样地缠绕住男人这棵大树,男人迫不急待地将自己的根种进了女人的体。

    “痛!”夏闻樱因为对方的粗暴而倒吸了一口冷气。

    男人停下来,撑起自己的子,将女人额前的头发挑拢至耳边,等待着她的适应。

    夏闻樱有感于对方的体贴,不自地吐出了珍藏在心中太久的话:“我你!”

    一颗带着咸味的水珠滴落在夏闻樱的唇边,分不清是男人的汗水还是泪水。轻柔的动作透露出了男人的小心翼翼,夏闻樱第一次有了种被人视为珍宝一样的感觉。

    一切是如此美好,让人沉溺于其中。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疲惫的两个人终于彼此相拥着沉沉睡去。

    “嘣”的一声,房门被人撞开了,上的两个人惊得坐了起来。

    “啪”的一声,灯被人按亮了,赤眼的光芒晃得人睁不开眼,夏闻樱下意识地抬起胳膊遮住灯光,丝被从肩膀处滑落,直至前,若不是抱着她的人眼急手快,非得走光不可。

    夏闻樱放下胳膊,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方思同衣冠完好地站在前,满眼的心痛和伤心,他旁边站着的,正是魂不散的徐雪莉。

    “怎么会这样?”方思同不是跟她……夏闻樱一扭头,却才发现边这个和她同样露的男人,居然是久未见面的薛航。夏闻樱整个人都傻掉了。

    徐雪莉状似安慰实为火上浇油地叹了口气:“我说得没错吧?这个女人在你面前表现得多冰清玉洁,实际上她一直背着你跟别的男人有染。”

    因为愤怒,方思同整个人都发抖,泫然泣:“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为了夏闻樱,他与养父养母断绝了关系,抛弃了自己已经有婚约的未婚妻,将自己多年的研究心血拱手让给他人。他一直都相信,她是他的,她是值得他的。当徐雪莉跑来告诉他,说他一直被夏闻樱玩弄于股掌之中,说这个他为之付出了一切的女人,实际上没有他所了解到的那么单纯,还说她为了钱,一直与薛航保持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他不信。可眼前的事实,彻底粉碎了他的信心。

    “为什么?”方思同反复重复着同一句话,这个男人已经完全崩溃了。

    夏闻樱也不知道事怎么会变成了这个样子,明明她约的是方思同,怎么后来变成是薛航上了她的。“我没有背叛你!我……我……”她该怎么说?她该怎么解释?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方思同无比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脸,不想让自己再看到这么不堪的一幕,突然一转,踉踉跄跄地冲出了房间。

    一声凄厉的哭喊远远地传来:“天啊!”

    “方大哥!”夏闻樱从上爬起来,想要追上前去,却被被单绊倒在地,冰冷的地板磕痛了她膝盖。

    徐雪莉用鞋子将夏闻樱粉色的睡裙踢在她面前,冷笑出声:“你看看你,像什么?赶紧找快布遮遮你的羞吧!”


    

重要声明:小说《擒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