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爱在愚蠢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半张桌子 书名:擒兽
    幸福小馆。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

    薛航坐在车里,遥远着这块干净雅致的招牌,脑子里一片空白。方思同和夏闻樱在店里忙碌着,脸上挂着知足而又甜蜜的笑容。

    夏闻樱为了方思同,而甘愿出卖自己的体。

    方思同为了夏闻樱,而将自己的研究成果双手供奉给他人。

    真是一对愚蠢的恋人。薛航不无嘲讽地发出一声冷笑,而心,却酸楚起来,像一汪泉眼,慢慢地往外汩。

    ,美在蠢得无怨无悔,贵在蠢有所值。对方用他的真心来报答你的付出,就是幸福啊!

    安东尼提着两个便当盒钻进了车子,递给他一个:“快吃,快吃,刚煮好的!”

    便当盒的盒盖揭开,满车的牛汤的浓香。薛航吃了一口,却哽在咽喉处,再也无法下咽。这是他熟悉的味道,里头有着浓浓的意,这份意,他遇过,却无法拥有。

    安东尼将面吃得嗞啦嗞啦响,连连赞叹:“好吃,好吃!夏闻樱的手艺真是没得说。咦,你怎么不吃了?刚刚不还吵着非要来这吃牛面不可吗?”

    “饱了。”薛航的回答很简单,他依然盯着那块招牌,“知道我想干嘛吗?”

    安东尼想也没想,就说:“冲进去,把夏闻樱打包好,丢到车上,抢回家!你别否认!认识你那么多年,我向来比你自己还要了解你。不过,我很好奇,依你的个,应该不会瞻前顾后才对,现在怎么回事?果真浪子回头了?”

    薛航:“我也想抢人,但是……我下不了手。以前的女人,跟了我,可以得到我的钱。可是她,把钱给我退回来了。”那天,他刚进办公室,就收到了银行发来的短信,告诉他的帐户上有人存入了二百万。不用猜,一定就是这对小人干的。他立即觉得自己的形象矮了大半截。

    凭心而论,如果撇去金钱交易,夏闻樱在跟他的这段时间里,帮了他不少忙,真是太多了,仅仅孙洽洽那一项,就让他省却了不少麻烦。他原以为可以用钱买个心安,可到头来,他才发现,他堂堂一薛氏集团的总裁,能付出的,只有金钱而已,当金钱被退回来的那一刻,他头一回觉得自己是如此的贫穷。

    他得了人家的清白,让人家替他做了那么多的事,他还有什么脸再去把人家抢回家?他是禽兽,但还不致于禽兽不如。

    安东尼看到好友这副魂不守舍的模样,比当年被孙洽洽甩了之后生不如死的模样,更让他觉得担心。没有了孙洽洽之后,薛航能用别的女人的体来填补他内心的空洞,而这回,夏闻樱完完全全地把薛航的整个心都给挖走了,让他想填都没得地方填,他又能用什么方法来弥补这份残缺?

    -

    幸福小馆的生意很好,夏闻樱总是忙得团团转,好不容易才等到客人少点的时候坐下来歇口气,却又闲不住,帮着夏阿菊剥大蒜。

    夏阿菊用纸巾替女儿擦着脑门上的汗:“你看看你,干嘛把自己累成这样,实在不行,我们请两个人来帮忙吧!”

    夏闻樱把头往前凑了凑,好让养母替自己擦汗擦得更顺手一点,久未出现的憨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不累!现在面馆刚开张,要节省开销才对。”

    夏阿菊见方思同正在后面洗碗,不在旁边,趁此机会压低了声音:“你跟小同打算什么时候结婚呢?”

    夏闻樱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被养母的问话吓了一跳,随即红了脸:“妈,我们才开始多久啊?”

    夏阿菊:“你们可是青梅竹马,都认识了十多年了,还不够久的?”

    夏闻樱:“过段时间吧,等面馆的生意稳定了,再考虑。”

    夏阿菊急了:“那得等多久啊?闻樱啊,别怪妈啰嗦,这女人啊,要遇上一个好男人,很难,要遇上一个全心全意对自己付出的好男人,更是难上加难,你这好不容易遇上了,就得抓紧。”

    “知道了,知道了。”夏闻樱敷衍着。

    夏阿菊又说:“你别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我看那个徐小姐,对小同就还没有死心呢!我问你,你跟他睡过了没有?”

    “咳……咳……咳……”夏闻樱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妈,哪有你这么问的?”

    夏阿菊却一脸的认真:“你害什么臊啊,我是你妈,你实话告诉我,你们到底睡过了没有?”

    夏闻樱的头几乎低到了桌子底下:“没……”

    “怎么可能?”夏阿菊又高兴又失望,“他难道对你就没有那要求?说到男人,妈比你清楚:他只要遇上了漂亮的女人,就算是不喜欢,也会那点花花肠子,要是喜欢,那就更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拴在裤腰带上跑。小同对你那么痴心一片,你长得这么个如花似玉的,怎么可能对你没想法?除非他有毛病。”

    “妈。”夏闻樱脸红得就跟煮熟的虾子似的,“方大哥他没毛病。”

    “哦,我明白了,他有那要求,你没答应。”也许是夏阿菊曾经从事的行业比较特殊,所以谈起这些事来觉得一点没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甚至还大有一副追根问底的学者风范:“为什么啊?害臊?”

    说到这里,夏闻樱的脸上有了一丝淡淡的忧虑:“是害怕。”当初,在某个激的夜晚,薛航在她的大腿根上留下了一个牙印。她很害怕方思同在看到这个牙印的时候,会表现得很介意。虽然他知道她曾经是薛航的女人,可一旦让他去直面这些耻辱的痕迹时,她没有把握他是不是依然还能一笑而过。

    了解到原因之后,夏阿菊抬头在女儿的额头上轻轻敲了一下:“笨,真是太笨了。你不让他看到不就行了吗?”

    夏闻樱:“怎么可能不看到?”那么关键的部位,那么明显的牙印,两人欢好的时候,怎么可能看不到?

    夏闻樱又敲了女儿一下:“都已经是经历过人事的人了,怎么还是那么不开窍。只要你不开灯,那他不就什么都看不到了吗?”

    夏闻樱羞得更厉害了。

    夏阿菊叹了口气:“行了,行了。哪天,我来给你们安排一下!”

    夏闻樱急得眼睛直往店后面瞟,生怕方思同听到她们娘俩在商量什么:“这事,不用你来安排吧?”

    夏阿菊却当仁不让:“不行。小同这个人啊,一看就知道是那种绝对会负责任的人。你要是跟他睡了,就再也不怕那个什么徐小姐来抢了!”

    我的个成吉思汗!夏闻樱尴尬得直找地缝:“妈,你这观念太前卫了!”

    夏阿菊:“想要早点当外婆,自然得积极一点。”


    

重要声明:小说《擒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