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定情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半张桌子 书名:擒兽
    歪脖子树下,夏闻樱弯着腰抱着肚子吐得翻江倒海,末了,她漱了漱口,把嘴巴擦干净,掏出一个小本本,开始统计今晚所销售掉的啤酒数。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 WWW.x.Ne

    冷不丁,背后冒出一个人来,把她手中的小本本抢了过去,竟然是方思同。他翻看着上面的数字,痛心地抬起头看着她:“你不要命了?这么喝下去,你的体会垮的!”

    夏闻樱拘束的在衣服上蹭去手心内的汗珠,尴尬的微笑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紧张地向对方的后张望,生怕他后面有人跟着。

    夏闻樱这副不安的模样让方思同万分心疼:“为什么?你为什么要瞒着我?你不是说你在薛氏上班吗?又怎么会去了3A公司?”

    夏闻樱盯着自己的脚尖,不敢抬头看他:“我被薛氏炒鱿鱼了。”

    “是被薛氏炒鱿鱼了,还是被薛航甩了?”很明显,方思同应该是听到了有关于夏闻樱和薛航之间的某些传闻,徐雪莉和徐总都知道她曾经当过薛航的妇,这件事自然会传到他的耳朵里。

    该来的,总会来!夏闻樱虽然无数次地想像过这样的形,可依然无法面对她心目中的人,她抬不起头:“这些都不重要。”

    方思同:“那什么才是重要的?丫头,你不是那种钱的人,你从来都不是。你告诉我,你为什么要去招惹薛航?为什么?”

    夏闻樱不愿回答这个问题,她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冲方思同露出一个微笑:“不为什么。我只是和他谈了一场恋而已。一切都过去了!”

    方思同定定地看着她,透过眼睛一直看到灵魂的最深处,一字一顿地问:“你给我的两百万是哪里来的?”

    夏闻樱:“风险公司投资的啊!”

    方思同:“不是,是你自己的,对不对?你做薛航的女人,就是为了这两百万,就是为了给我投资的,对不对?”

    夏闻樱矢口否认:“不是的。那两百万,真的是风险公司投给你的。”

    “丫头!”方思同大吼了一声,记忆中,他对夏闻樱连重话都没有说过一句,可这一次,他却冲她吼了:“你不要拿我当傻瓜,好不好?以前,我以为你在薛氏上班,你说你能认识风险投资公司的老板,我信。可是现在,你看看你自己,如果你真的拥有这么好的人脉的话,你又怎么可能会来这里当啤酒小姐?你说,那两百万,究竟是不是薛航给你的……?”卖钱三个字,他没有说出口,这三个字如同尖刀一般,扎得他的心阵阵疼痛。

    笑容依然僵在夏闻樱的脸上,她倔强地扛到底:“不是!”

    方思同怎么可能会看不出她在撒谎?两行泪从他的眼眶中滚落,他俯一把抱住夏闻樱,压抑地开始哭泣:“丫头,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啊?”

    “因为你!她这么做全都是因为你!”薛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面前,他看到方思同那副哭得不能自已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因为你要开公司,需要两百万,所以她才会想到拿自己去换钱!”

    方思同一看到薛航,立马松开夏闻樱,抡起胳膊,一拳朝薛航打了过去:“禽兽!”

    薛航也不示弱,把他挨的拳头照原样抡了回来:“你有什么资格骂我?如果不是你,夏闻樱会来找我这个禽兽吗?”

    两个男人扭成一团,打得不可开交,夏闻樱在旁边拉了半天,都没有把他们拉开,这两个男人一直打到双方都气喘吁吁了,才停手。

    方思同瞪着乌黑的眼圈,地薛航说:“明天,我就把那两百万还给你!从今往后,你离我家丫头远一点。”

    薛航抬手擦去嘴角边的血丝:“行啊,小子,还有点骨气啊呀!不过,那钱不是我的,你要还,也是还给夏闻樱,跟我没关系!”

    方思同把夏闻樱拉到自己的后:“我们不要你的钱!”

    薛航看着方思同那副护花的模样,忍不住冷笑:“我看,离夏闻樱远一点的人,应该是你才对,你这个样子,如果让你现在的妈妈看到了,一定又会是一场好闹!”

    夏闻樱开口说:“方大哥,你那公司……”

    “我不要公司了!”方思同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他把夏闻樱紧紧地抱在怀里,“丫头,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你!你对我而言,比任何东西都重要。”

    “可是……”夏闻樱对方思同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有点不知所措。

    “丫头,你愿不愿意跟我永远在一起?”方思同问。

    愿意啊,她当然愿意。可是他的养父养母怎么办?他的未婚妻怎么办?

    方思同接着说:“丫头,只要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其它的一切,都由我去承担!”

    夏闻樱觉得自己是在梦中,她有些自卑地说:“我不配。”

    “你配!你比任何人都配!”方思同说,“丫头,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像你一样对我那么好!我们在认识的第一天开始,就注定了是一家人。丫头,你跟我在一起,不可能拥有很富裕的生活,也许还会受苦,可是,我愿意用我最大的力量去保护你,不让你再受到伤害。你,愿意跟我一起受这份苦吗?”

    夏闻樱的鼻子酸了,眼睛红了,眼泪也掉下来了:“方爸方妈会把你赶出家门的。”

    方思同从地上捡起一支不知道是谁扔在那里的蔫玫瑰:“我们可以流浪天涯!”

    ……

    这对青梅竹马的恋人走了。

    在一堆空啤酒瓶之中喝得烂醉的薛航打电话给安东尼:“小子,我跟你说,你的话是对的:这世上真的有。可惜啊可惜,这些都是用钱买不来的!”

    他以为,可以代替,他还以为,得到了一个女人的体,会比得到她的心更有成就感。然而,当方思同明明知道夏闻樱已经是残花败柳了,却更加义无返顾地起了她的手时,他才发现,他错得有多远。


    

重要声明:小说《擒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