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约会被抓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半张桌子 书名:擒兽
    方思同伸出手,揉了揉夏闻樱的头发:“丫头,虽然你掩饰得很努力,但我还是看得出来,你在薛氏干得并不是很开心,离开薛氏是迟早的事。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所以,我不想跟你老板有太多的往来,以免你将来夹在中间难做。”

    夏闻樱愕然:“那可是三百万啊,就因为这个理由,你要放弃?”三百万,对于薛航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可对于他们这种小老百姓来说,已经是笔很巨大的数目了。并且,与薛氏合作,这意味着将来方思同的新公司得到薛氏集团后面那张巨大的关系网的支持,这才是真正的价值所在,也是夏闻樱听说薛航会投资给方思同而心动的主要原因。有了薛氏集团的支持,方思同的新公司必定一千里,蒸蒸上。

    方思同自然也明白这一点,然而,他却拒绝了。

    方思同的笑容里有着牛面汤的香浓:“当然不仅仅是这样。我只是觉得,我一个小人物,那么小的项目,薛氏集团的负责人亲自找我,主动提出来要求跟我合作,我觉得这事也太奇怪了点。”

    夏闻樱低下头,把自己凌乱的发头重新用手指整理柔顺:“有什么奇怪的?这证明你的这个项目非常好。听薛少说,似乎是对环境有益,对吧?现在的企业家,都在标榜自己有为环保事业出力,他投资给你,说不定正是出于这个目的。”

    方思同:“可问题是:我才刚刚回国,公司还没有正式注册,我也没有跟别人提起过这件事,这薛少怎么就知道我要从商了呢?”

    牛面的蒸气往上腾雾着,附着在夏闻樱长长的睫毛上,夏闻樱觉得自己的心也像是被灌满了蒸馏水,沉甸甸的。“我有跟薛少提起过。那天我跟他从机场回公司时,他问起你,我大概地讲了一下,可没想到他会对此有兴趣。”谎言如此累人,而她却不得不一个又一个地说下去。“方大哥,接受薛氏集团的投资吧!这是个难得的机会!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的,到时候,你的养父养母,还有你的未婚妻,都会为了你而骄傲的!”

    方思同的神之中,有了一丝苦涩,他不再说什么,埋头吃起面来,一直吃到把所有的汤汁都喝得一滴不剩。店铺外,一个十多岁的小女孩,提着一个竹篮,向路人兜售着她的玫瑰花,方思同把她叫进来,买了一支送给夏闻樱。他盯着那些血红的花瓣,想起了两人当初在布满露水的青草地上疯跑的的时光,一下子晃了神:“如果当初,我们没有被人收养,依然呆在孤儿院里头,那该有多好!”

    夏闻樱:“为什么这么说?”

    方思同:“如果我们没有被人收养,这样,我们就不会欠别人那么多,也许,就能选择一种自己想要的生活过下去。”

    夏闻樱试探地问:“你现在过的,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吗?”

    方思同还没有来得及回答,店里闯进来一对男女,一看到他俩,就往这扑了过来,女人扯着方思同的衣服就往外店外拉:“你怎么那么不听话?我都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要再见这个女人,她会害死你的。你怎么就是不听?”

    方思同:“妈,闻樱是我从小到大的朋友,她又不是坏人,我为什么不能见她?”

    方妈停下来,指着夏闻樱,冲养子大吼:“她不是坏人,可她也不是什么好人。当初,你为了她,连学都不上了,要不是我和你爸及时在这家面馆找到你,你有可能考得上加拿大的XX大学吗?说不定现在还在那里当小贩成天被城管人员抓呢!”

    五年前的一个黄昏,在这家面馆,方氏夫妇抓住了逃学在外的养子。没想到,五年后,同样的一个黄昏,同样的一个地点,同样的戏码,又上演了一次,就连参与这段戏码的人物都没有改变。

    方爸眼见气氛过于紧张,连忙出面调解:“有话好好说!别吓着儿子!”

    方妈不听:“这些年我跟他好好说得还少吗?当初,我们费了那么大的力气把他送到国外去,就是想让他跟这个小妖精断绝往来,可是你瞧瞧,他下了飞机之后,连家都不着急回,就急着跟这个小妖精见面,我们一个不留神,他们又偷偷地跑来约会。你让我怎么不生气?”

    方思同无奈地劝说着养母:“妈,闻樱她不是妖精,你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

    方妈更怒了:“她不是妖精,那你怎么就巴巴地非要跟她往来不可呢?你的魂早就被她给勾走了!”

    面馆老板看不下去了,出声辩护:“这位太太,现在的社会,都讲究恋自由,年轻人的事,我们这些做长辈的还是不要干涉太多为好!我看这个女孩子好的,又斯文又礼貌有教养的!”

    “我呸!”方妈狠狠地啐了面馆老板一脸的唾沫星子,“我看你是老眼昏花色心起,看到这个小妖精漂亮,所以帮她说好话。什么恋自由?我儿子可是有未婚妻的人了,他未婚妻可是位千金大小姐,而不是这种不上档次的货色。她有教养?哈哈,真是笑话。你知不知道她妈妈是干什么的?是鸡啊,并且还是最便宜的那种。我还没听说一个娼能把自己的女儿教多好。”

    一直沉默不语的夏闻樱听不下去了:“方阿姨,你骂我可以,但你不能骂我妈!”

    方妈冷笑道:“我哪一句是在骂你妈?我句句说的都是实话。你妈不是鸡吗?你妈不但是鸡,还是杀人犯,现在还在坐牢呢……”

    “妈!”方思同强忍住内心的不满,“够了!你能不能别这么不讲理?”

    “我不讲理?”方妈尖叫起来,没头没脑地朝养子一顿乱扑,拳打脚踢,“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我把你从孤儿院抱回来,养了你那么多年,省吃俭用地送你出国留学,你居然为了一个娼的女儿忤逆我。这些年,我真是白养你了!”

    方思同不躲也不避,任由养母的拳头打在自己的上,他的眼睛红红的,似有泪水在打转,右手大拇指的指甲嵌进里,看得出,他的内心在饱受着一种强烈的煎熬。

    方妈见养子不声也不吭,捶顿足,哭天喊地起来:“天啊!我当初原想养个孩子,让自己老有所依,可没想到,到头来,养的是个不孝子。我不活了……”方妈以头磕着桌面,砰然有声。

    方爸赶紧上前拉住妻子的自残行为,着急地冲方思同说:“小同,你就跟你妈服个软吧!这些年,我们对你所有的要求,不都是出于为你好的立场吗?你妈虽然脾气不太好,可这些年来,她一直都是很疼你的,你心里应该也很清楚。你真的要为了一个女人,把你妈气死吗?”

    方思同看了夏闻樱一眼,镜片后面有着无尽的悲伤与不舍。终于,他从养父的手中接过养母,说:“妈,我们回家吧!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

    方妈抽抽噎噎地提出要求:“那你答应妈:以后都不能再见这个小妖精!”

    方思同:“这事我们改天再说。”

    方妈不依不侥:“不行,我要你当着她的面答应我。”

    方爸不想两母子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的风波又翻腾起来,也上前拉住妻子往店外走:“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吵起来,多不好,有什么事,回家说!回家说!”在两个男人的半劝说半挟持下,一家人上了一台出租车。

    就当众人以为他们要走的时候,方爸又从出租车上跳了下来,走到夏闻樱面前,鞠了个好大躬,吓得夏闻樱赶紧伸手去拉他。方爸却执意不愿起,他语重心肠地说:“夏小姐,你说我们势利也好,说我们狗眼看人低也好,如果,你真的当小同是朋友的话,如果你真的替他着想的话,那么,我请你——以后再也别见他了!”


    

重要声明:小说《擒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