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五章 牛肉面后面的故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半张桌子 书名:擒兽
    夏闻樱把赢来的筹码以及自己原先的筹码统统都放在了文哥面前的那张大桌子上,恭恭敬敬。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

    “大丰收啊!”文哥看了那些筹码一眼,从抽屉里拿出一个锦盒,递给夏闻樱。这里面装的就是薛航当初送给她的那条钻石项链,她今天拿来做抵押当赌资了。“拿回去吧!”

    “不了。这东西就留在这里,就当是教敬文哥的。”夏闻樱说。

    文哥的嘴角扯出一丝笑意:“这玩意是女人用的,我一个大男人要它干嘛?拿回去!”

    夏闻樱还是不肯伸手接那个锦盒:“今天如果不是文哥,事不可能解决得这么顺利。一切都是文哥的功劳。”

    文哥大笑:“我有什么功劳啊?无非就是出面说几句话而已。并且,我处理这件事时,一切都是按规矩办的,并没有偏坦谁啊。”

    夏闻樱:“有些事,你虽然没有说,但我心里明白。”如果不是文哥,那个叫阿霞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出手帮忙?还有那录像,十有**,也是文哥特意让人录下来的,否则的话,拍摄的角度不可能那么准确到位。

    文哥自知瞒不下去了,只得承认:“不过是举手之劳,一点小忙而已,犯不着给我送这么大的礼。并且,我看你手头也不宽裕,犯不着这么大手笔,有空请我吃顿饭就行了。”如果这个女人手头宽裕的话,又怎么可能拿这件首饰来抵押?

    “文哥每次都是出手于危难之中,帮了我大忙。如果文哥不肯收下这份礼物的话,我心里会过意不去的,下次再有什么麻烦,也不敢开口劳架文哥了!”夏闻樱的态度很诚恳,没有半丝虚假意。

    文哥叹了口气,将锦拿放在桌面上:“好吧,我就当是你暂时寄放在我这里的。什么时候你想要拿回去了,就什么时候再来找我。”

    夏闻樱如释重负一般地松了口气:“谢谢文哥!”

    文哥:“你就那么害怕欠人家人吗?别人帮你一点,你就恨不得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拿来回报。”

    夏闻樱:“《无间道》里说过一句话: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所以,我不敢欠别人太多。我怕越往后拖,会越还不起!”

    文哥越来越开始欣赏眼前这个说起话来不卑不亢、条理有序的女人来,他叹惜着摇了摇头:“可惜你是女人!”并且还是个漂亮的女人。不然的话,把她拉到自己的帮派之中,必定是一员得力干将。

    夏闻樱很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她微笑着说:“女人也有女人的好处啊!如果将来我有什么可以替文哥效劳的,文哥尽管吩咐!”

    “现在就有!”文哥从怀里掏出游戏机来,满脸童真,“这关怎么过?教我!”

    -----------------------

    无可否认,在孙洽洽事件上,夏闻樱处理得很漂亮,薛航对此很满意。

    “我希望你能遵守自己的诺言!”夏闻樱说。

    薛航:“你是指投资给方思同的事吗?当然没问题。不过,方思同那边似乎出了点小状况。”

    夏闻樱立即紧张起来:“他怎么了?”

    薛航:“我刚刚有打电话给他,他拒绝了我的投资计划。”

    夏闻樱:“为什么?”

    薛航:“具体原因,就得让你自己去查了。我也很好奇。”薛氏集团,是多少大公司都抢着要合作的对象,方思同这个初出茅庐的毛头小伙子,怎么就硬把这只煮熟的鸭子往外扔呢?

    -----------------

    这是一家极不起眼的面馆,店面的装潢十分陈旧,粗糙的原木桌面上汪着不知道是哪个年代的油污,这些油污已经渗透到了木质的纹理深处,无法擦拭得去,黑得发亮。来这里吃面的,大多数都为在底层生活中的平民百姓,还有一些学生。

    面馆的老板是位圆胖的四十来岁的男人,脸上的皮肤在蒸气的长年滋润下,白里透红,连丝皱纹都看不到。他正坐在一张桌子前,绘声绘色地给店里的客人们讲故事:“五年前,有一对小人会偶尔来我的店里吃面,不过,因为穷,他们每次来我这里,都只会点一份牛面,然后两人分着吃,而每次,女孩呢,就会把所有的牛都留给男孩,并跟那个男孩说自己不吃牛。连我这个外人都看出来了,这女孩哪是不吃牛啊,她是舍不得吃,而那个男孩呢,每次都把绝大多数的面条让给女孩,说自己吃不完,你说一个大小伙子,正是长体的时候,哪可能才那么点食量,别说是一碗牛面,就连整条牛,都吃得下去,这不也是舍不得吃嘛。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之后,那个男孩突然有一点就没有再陪那个女孩来过了,听说,出国念书去了。而那个女孩也不怎么来我这里了,就算是来了,每次也只点牛面,并且点明了是要吃不带牛的牛面。唉,真是一对让人心疼的小人啊,不知道现在他们怎么样了。”

    有人对故事的真实表示质疑,认为这应该是老板从哪本类似于《心灵的鸡汤》之类的煸杂志上看来,然后再自己加工而成的,目的,就是为了借由这个故事来加深客人们对这家面馆的印象。

    面馆老板连连叫屈:“我说的是真的啊!”

    客人们就是不信,还有一些客人声称自己是这家店多年的老顾客,从来都没有见过面馆老板所说的那对侣。

    面馆老板:“人家来得次数少啊!你没碰着!”

    无论面馆老板怎么解释,那些人就是不信,甚至还笑话面馆老板卖面条实在是太屈才了,应该去当编剧才对。

    正当大家笑笑闹闹吵成一团的时候,一个平稳而柔和的声音响了起来:“老板,还有牛面吗?”

    面馆老板火了:“没有!”然而当他转过去看清楚来人是谁时,傻了眼,过了好半天,才惊喜地指着对方大吼一声:“各位,就是他们!”

    顿时,整个面馆都安静下来,所有人都看着刚刚走进来的这对男女。夏闻樱和方思同面对着所有人的目光,不明所以。过了半天,方思同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话:“老板,还有牛面吗?”

    面馆老板悲喜交加地迎了上去:“有,有,有!我的个上帝啊!我等了你们五年,你们终于来了!”

    牛面端了上来,这回是两碗。大块大块的牛整齐的码在面条上,鲜亮的汤汁上面漂浮着大把的香菜。

    夏闻樱习惯地将自己碗里的牛夹给对方,看着他吃下去,泛起了幸福的笑容。

    方思同也将自己碗里的面条夹了一筷子给夏闻樱:“丫头,薛少前几天有找我,他说他要给我投资。”

    夏闻樱吃面的动作慢了下来:“那好啊!”

    方思同:“我没有答应。”

    夏闻樱将嘴里的面条吞咽干净:“为什么?”这可是她费了好大的力气,才争取来的机会,他就这么放弃,真有点……

    方思同的面色很凝重:“因为他是你老板。”

    夏闻樱放下了手中的筷子:“有什么问题吗?”

    他发现了吗?他听说了吗?他知道她是薛航的女人了吗?他是因为嫌弃这笔钱来历得不清不楚不够干净,所以才不肯接受它吗?

    夏闻樱紧张地盯着方思同,害怕自己会听到她最不想听到的答案。


    

重要声明:小说《擒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