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薛航的女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半张桌子 书名:擒兽
    在夏闻樱的内心世界里,人只分为两种:有心的,和缺乏心的。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但是在众人的眼里,人却分为另外两种:有钱有势有地位的,和没钱没势没地位的,而她属于后面一种。

    而薛航说,这些分法都是狗,这世界的人只分为两种:男人和女人。在他看来,人的良心是会变的,人的钱势地位是会变的,而人的DNA却无法改变,即便某个男人动了变手术,材辣得过正宗女人,脱光了之后,也让男人看不出半点破绽,但那些DNA的排序却不会因此而改变。

    一直等到方思同一家人所坐的出租车消失不见,夏闻樱才从自己的百转柔肠之中回过神来,默默地站在薛航的面前,等候着他的发落。她没有听从他的命令,依然跑来接机了。

    薛航看着夏闻樱那副视死如归的表,忍不住问:“值吗?他爸妈对你那个样子,你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值吗?”看到了夏闻樱抱在怀中的巧克力,不用问,一定是方思同送给她的。

    这也许是世界上最贵的巧克力了,它值两百万。

    夏闻樱咧开嘴笑了一下,笑容之中有种宿命式的屈服:“在方爸方妈的眼里,我一文不值,在徐总的眼里,我跟群星会所里的小姐是一个价,但是,你却给了我两百万。你觉得自己亏了吗?”

    薛航被问住了,半晌,才两眼一瞪,冒出一句话:“我乐意!”

    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极速驶过,尖锐的煞车声响过,上面跳下几个人:陆莎和她的两个手下。几个人手中拿着行李,似乎要远行。当他们看到薛航时,陆莎的眼底立即浮上了一层恨意,嘴唇几乎咬破:“薛少,算你狠!以后,你千万不要来加拿大,否则的话,我也会让你一无所有地滚回来!”

    薛航压根就没有把对方的威胁放在眼里:“我会等着那一天的!陆莎小姐一路走好!”

    陆莎从夏闻樱边路过的时候,放慢了自己的脚步:“你也别得意,我治不了你,自然还有别人来治你。我好心给你提个醒,下次等到别人出面的时候,就不只是把你卖到越南去那么简单了,你还是自求多福吧!”

    夏闻樱的内心一紧,她意识到了什么:“你说的是谁?是指使你绑架我的那个人吗?他是谁?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付我?”

    陆莎那如罂粟花一般充满着邪恶的笑容又绽放在了她的脸上:“你慢慢猜去吧!不过,我相信到了你死的那天,你都猜不到这人是谁的!哈哈哈哈哈!”她头也不回地朝登机口走去,给对手留下无尽的悬念。虽败犹荣。

    “走吧!不用理那个疯女人!我们上车!”薛航坐在自己的黑色跑车上朝夏闻樱挥手。

    夏闻樱打开车门,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去哪?”

    薛航:“去拜会一下你心上人的未来老丈人,看他在拿到了我的资金之后有没有努力地替我赚钱。”

    夏闻樱惊得合不拢嘴:“徐总?”

    薛航:“没错。是不是觉得这个世界太小了?”

    夏闻樱:“我可不可以不去?”上次闹得那么不愉快,如果再见面,一定会很尴尬。

    “不可以。”薛航一口回绝,并状似好心地提出了一个问题,“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徐总对他的未来女婿,是怎么个评价法的吗?”

    薛航的话成功地吊起了夏闻樱的好奇心。是啊,虽然徐总跟薛航比起来,财富和地位都差了一大截,但相对于方家而言,属于“名门”,徐总又是怎么看待这门“被高攀”的亲事呢?他对方思同本人的看法如何,他果真就愿意让自己的女儿“下嫁”给方思同吗?

    夏闻樱没有再坚持自己原来的意见,示意薛航开车:“走吧!”

    凌乱的房间。凌乱的地面。凌乱的

    纠结的人影。浊重的喘息。激烈运动的男女。

    口水与口水的交融。肚皮与肚皮的摩擦。

    男人眼角的皱纹里灌满了**的汗水。女人粉嫩的房上全都是咬痕。

    男人卖力地千抽万送,吵哑着嗓子,问:“是我强,还是薛航强?”

    女人百摇千晃,全战栗,答:“是你!”

    男人似乎对这个回答还不是很满意,有些暴虐地掐紧了下女人的双峰,差点将它们挤爆:“大点声!我是谁?”

    女人强忍着痛疼,几乎要哭了:“是你,徐总!!!”

    “很好!”刚刚还像狮子一样威风凛凛地徐总立即瘫软了下去,倒在上,闭上眼睛回味着刚刚的因为激而带来的快感:“很好!”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徐总爬了起来,从地上捡起衣服,给自己穿戴整齐,然后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钞票,冲女人扔了过去,花花绿绿的纸张漫天飞舞,落在女人汗涔涔的躯体上,女人顾不上遮住自己露的躯,赶紧捡钱。

    徐总居高临下地欣赏着这一切,十分满足,忽然,他半是得意半是痛恨地骂了一句:“哼,薛航的女人!”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带,看都不看女人一眼,从休息室里走了出去。

    年轻的女人弯着腰将钞票一张一张捡齐,连掉在缝之中的都没有放过,然后又光着子将房间的各个角落都搜索了一遍,确信没有钞票遗落之后,这才眉开眼笑地数起钱来:“一,二,三……”数着数着,她突然不数了——外面来了人,并且是她认识的人,她把眼睛凑在门上的猫眼处往外望,果然,薛航俊郎而拔的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

    “航!”女人嚅动着嘴唇,叫出了一个呢称,两道悔恨的眼泪顿时从她的脸上流了下来。


    

重要声明:小说《擒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