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六章 我不是那一类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半张桌子 书名:擒兽
    “薛少?”方思同认出了来者。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 WWW.x.Ne薛航是商界的传奇人物,曾经一度是各奋斗在创业路上年青人的偶像,各大有影响力的报刊都有报导过他的事迹,方思同还在学校的时候,在《时代周刊》有见到过他的照片,那一期,薛航是封面人物。

    薛航露出一个极度无邪的笑容:“没错,我就是夏闻樱的那个冷血又无的老板。幸会!幸会!”

    他怎么来了?他要干什么?夏闻樱在见到薛航出现的那一瞬间,整个人已经呆掉,一股冷气从脚底通过脊背直冲向脑门。

    方思同表现得很坦然,似乎并没有因为自己在背底里这么议论别人而愧疚什么,反而决定要趁此机会替夏闻樱“争取福利”。“薛少,总是让员工加长班,这是违反劳动法的。丫头——哦,是夏闻樱,她不过是个女孩子,您有必要常常让她加班到凌晨吗?”

    薛航嘴边的笑容变得有些坏坏的:“不止,有时候,我还让她通宵加班。是不是,夏——小姐?”他的话中有话,意有所指。

    夏闻樱的脸腾地就红了,她无比惊恐的看着薛航,用眼神哀求他不要把他俩之间的事抖出来。

    方思同还没有听明白话里的意思,他还在心疼夏闻樱的辛苦:“薛少,你这么做,是不对的!如果员工的体垮了,他们还怎么为公司服务?”

    薛航很无辜地耸了耸肩膀:“我并没有强制地要求夏小姐加班啊,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我出的加班费比较高!”

    方思同还想要说些什么,夏闻樱赶紧把他拉走:“方大哥,你赶紧走吧!”

    方思同不愿意走。

    薛航见到夏闻樱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有些幸灾乐祸地说:“方先生,你难道不想问问夏小姐在我那里是从事什么工作的吗?为什么总是在晚上回班?”

    “薛少!”夏闻樱几乎要哭了,声音里也有了一丝颤抖,一只手暗暗伸到薛航的后,快速地在他的背上划着字:求你!

    薛航详装着咳嗽,把嘴巴凑到夏闻樱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谁让你跟我叫板来着?”

    方思同果然在问了:“不知道我家丫头在薛少的公司是做什么的?”

    “你家——丫头啊——”薛航的声调又拉长了。这是个很值得人玩味的词。你家的丫头,这段时间一直都住在我的家里。

    夏闻樱的手已经在暗暗地作揖了,是道歉,也是请求。

    薛航咳嗽了一声:“夏小姐在我们公司,是负责国际订单跟踪的,因为有时差,那些客户常常喜欢在半夜的时候传资料和邮件过来,并要求在第一时间里给他们回复。所以,她只能加班。不是我这个老板不近人,而是这个职位实在是太——特殊了一点。不过,我这个老板是很体贴人的,我从来都不要求夏小姐在白天按时上班,她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

    夏闻樱冰凉的四肢开始回温。

    方思同却不好意思地笑了:“对不起,薛少,我没有了解到况就说你,是我不对!”

    薛航大度地挥了挥手:“没关系!方先生今天回国,我今天正好有空,不如我们一起吃顿饭?”

    不等方思同表态,夏闻樱就立即回绝:“不必了!……嗯,老板理万机,我们实在是不太好意思占用你的时间。”

    薛航坚持:“不行,既然碰巧遇上了,吃顿饭是应该的,不然的话,说不定你们又会在我后面说我是个小气老板。”

    “不会,不会的!”夏闻樱此刻是想把这两个男人能分多远就分多远,“薛少的大方,向来都很有名的,就算我想抹黑你,别人也不会相信的!”

    相对夏闻樱的手足无措,方思同反而表现得比较轻松得体一点,他十分客气地说:“薛少的心意,心领了!不过,今天实在不太方便,我刚回来,应该先回趟家,把一切安顿好。改天,改天有空的话,我请薛少吃饭,一来是替我今天的无礼赔罪,二来是感谢你对我家丫头的照顾。”

    薛航:“那你还打算让夏小姐辞职么?”

    方思同停了一下,想了想,说:“看她自己的意思吧!”

    薛航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嗯,欢迎你有空来薛氏考查夏小姐的工作环境!”

    方思同也伸出了自己的右手:“我会的!”

    夏闻樱原本放松的神经又再次紧崩起来。

    一辆计程车在他们边停下,车上走下一对中年夫妇,兴高采烈伸开了自己的双臂向方思同扑了过来:“小同!”

    “爸!妈!”方思同很意外,“你们怎么来了?”

    方爸方妈板起脸责怪起养子来:“你还好意思问我们?提前回国,也不跟爸妈打声招呼,如果不是徐小姐今天早上打电话到家里来问你到了没有,我们还不知道你今天到家。”

    方思同:“我想给你们一个惊喜嘛!”

    夏闻樱客气地路方爸方妈打招呼:“叔叔,阿姨,你们好!好久不见!”

    当方爸方妈认出夏闻樱是谁之后,原本欢喜的脸上立即变了,甚至无视于对方的问候,直接推着方思同往出租车上走:“回家!回家!徐小姐还在等你回电话给她呢!”

    人已经上了车,可方妈的声音依然从车上传来:“小同,我们不是跟你说过吗,不准你再跟那个女人见面,你怎么就是不听?你现在是有未婚妻的人了,再过段时间就要和徐小姐结婚了。你下了飞机之后,连家都不回,却呆在这里跟这个女人私会,这像话吗?”

    方爸也在叹气:“小同啊,俗话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如果你以后想要有所发展,就应该离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远一点。否则的话,这对你的前途是很有影响的!”

    “爸,妈……”方思同的声音很小,听不清楚他在说些什么。他回过头来,想跟夏闻樱挥手告别,却被方妈强行把他的头按了回去。

    出租车尾部冒出一缕黑烟,扬长而去,夏闻樱站在路边,被那汽车的尾气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物以类聚。”夏闻樱喃喃问自己,“你是哪一类?”


    

重要声明:小说《擒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