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可惜你是女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半张桌子 书名:擒兽
    两个男人每人扯住夏闻樱的一只胳膊,把她往地上按,夏闻樱抬起一脚狠狠地踹在了经理的裤档处,经理嗷地一声嚎叫,松开手捂住自己下体,痛得弯下腰去,调酒师见状,反手就抽了夏闻樱一个耳光,巨大的撞击力,打得她一连往后退了几步,靠在了墙壁上,还没等她回过神来,男人强壮的手指就掐住了她的喉咙,让她动弹不得。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 WWW.x.Ne

    “替我扒光她!”不知道是因为仇恨还是因为**,经理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如一头嗜血的野狼看到了肥美的猎物,他强忍住自己上的疼痛,伸手就去扯夏闻樱上的衣服。

    四个黑衣人突然闯了进来,几拳打倒那两个男人,将夏闻樱拉到一边,他们是薛航安排给夏闻樱的保镖,没想到却同时救了他们两个人。紧接着,外面响起了尖锐的警笛声,警察们蜂涌而至,把在场的所有人连同昏迷的薛航在内,统统带回了警察局。

    安东尼收到消息带着律师赶到警察局时,薛航已经醒来了,药物的副作用让他的头依然昏沉沉的,精神不济。

    安东尼见薛航没有什么大碍,终于松了口气:“航,你真是吓死我了!”

    “夏闻樱呢?”薛航问。

    安东尼:“在录口供。”

    薛航:“那几个人呢?”

    安东尼:“也在录口供。对方告你故意伤人!”

    薛航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们告我?我都差点被他们药成傻子了,他们竟然还反咬我一口?”

    安东尼:“他们说,是你先动手推那个女人,恶意挑衅他们的,还有录像作证。至于下药一事,他们对此并不承认,且一口咬定是你在没到他们酒吧之前就被人下药了,却正好在和他们起争执的时候,药发作。警察已经搜过那间酒吧了,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药品。”

    薛航:“我还有人证,我还差点被他们拍了照。”

    安东尼:“但是这一切并没有构成事实,他们声称自己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薛航:“那夏闻樱呢?他们不是企图侵犯她吗?”

    安东尼:“他们不承认自己是在侵犯她,并咬定说自己以为夏闻樱是去收保护费的,所以是因为误会而进行了一场‘正当防卫’。“

    这帮人太会狡辩了。薛航一拳敲在桌子上,牙齿咬得格格响:“现在查出那个女人是谁了吗?”

    安东尼:“查出来了,这个女人叫陆莎,出生于中国,三岁那年移民去了加拿大,去年才从加大拿回国,那家酒吧就是她开的。她的父母都是高级知识分子,父亲在加拿大一所大学里教中文,母亲替出版社翻译文稿,她的整个家族内的人,都没有什么生意上的背景,跟3A公司的徐总也没有往来。从目前我们所掌握的资料来看,那起绑架案的幕后人,不太像是她。”

    薛航想不明白了:“她干嘛老咬着我不放,没事总给我制造麻烦?”

    安东尼笑了笑:“也许是因为你上次把房卡送给了陌生男人,激怒了她呢?女人,一旦把她惹火了,她的所作所为会让男人很不可思议的。这次你太大意了一点,不该一个人擅自去找她的,好歹应该带个保镖才对。如果不是夏闻樱暗自跟踪你,而你又有派保镖跟踪她,估计你现在正在被那个陆莎翻过来调过去地拍照,说不定连人都被她吃抹干净了。明天的报纸头版头条,会写着‘薛氏集团现任掌门人薛少昨夜惨遭女色魔侵犯’。”

    薛航瞪了好友一眼:“幸灾乐祸,过份!对了,夏闻樱怎么会跟踪我的?”

    安东尼:“不得不说女人的直觉是样很神奇的东西。据保护她安全的几个保镖说,她本来是在一家精品店里买东西,但是不小心把店老板的一艘水晶船给打碎了,然后她就突然东西也不买了,开始打电话给我询问你的行踪,而我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告诉她了,而她就跑到那家酒吧去找你了,没想到却救了你一命。”

    薛航听得两眼有点发直:“你在讲神话故事吗?夏闻樱又不是巫婆,她的直觉怎么可能会那么灵?”

    安东尼痞痞地笑了:“依我之见,夏闻樱的确不是巫婆,而是仙女,上天见你堕落太久了,所以特意派了个仙女来拯救你的!”

    薛航避开好友的眼神:“我记得你从来都不会点评我的女人的。”

    安东尼:“那是因为你之前的那些女人不值得我去点评。我承认,我一开始,对这个夏闻樱也抱着同样的态度,但是,后来我发现,她跟你之前的那些女人不一样。你别告诉我你没有发现这一点。你的感觉跟我是一样的,不然的话,你也不会在把她赶走之后又把她接回来。还有,她真的很勇敢!上次她被人绑架,如果换成是别人,早就吓死了,而她没有,她甚至还能很冷静地教那些绑匪怎么跟金主要酬金。这次也是,那些人多狠多凶啊,她居然也不怕,也不管对方的势力有多强,报了警之后,一个人单枪匹马地就杀进去了。她的胆子,简直比许多男人都要大。说真的,如果她是男人的话,还真是一个值得我们交的朋友。”

    薛航看了好友一眼,似乎对他的话有所异议:“可惜她是女人。”

    安东尼:“女人又怎样?航,你对女人的看法,是不是应该改一改了?”

    薛航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夏闻樱录完口供走了出来,嘴角处有块好大的淤青,触目惊心。陪同夏闻樱出来的,是警察局局长,他详细地向薛航说明了一下目前的况:“陆莎那边要告你们故意伤人。而夏小姐想告他们侵犯未遂。从目前来看,两边的证似乎都不是很足,因此,我想问问你们,是不是庭外调解算了?”

    “不行!”薛航说,“我是绝对不会同意庭外调解的,我要告到他们坐牢为止!”

    陆莎几个人也录完口供走了出来,听到这话之后,立即做出了回应:“好啊!那就告!最好闹得再大一些,让那些媒体们都知道。堂堂薛氏集团的总裁薛少,居然在公共场合动手推女人,薛少的妇,差点被人糟蹋,这些新闻都很有看点啊!我相信,到时候,薛氏集团还有薛少住的地方,都会围满了狗仔队,场面一定很壮观的!”

    薛航还要发作,却被安东尼拉住,安东尼马上跟律师交代道:“我们愿意庭外调解!”与此同时,他拚命地跟好友眨眼睛,示意他千万别冲动。这案子如果一旦闹上法庭,搞得人尽皆知的话,无论他们是赢是输,薛氏集团的形象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并且还会给薛航和夏闻樱他们的常生活带来许多麻烦,算来算去,都是他们吃亏,不如忍一步海阔天空,以后再做打算,凭薛航的势力,解决问题的方法有很多种,不一定要靠法律的。

    半小时后,矛盾的双方调解完毕,陆莎带着她的两个小部下得意洋洋地走了。薛航目送着他们消失在夜色之中,冷冷地对边的人下了命令:“从明天起,我要让他们无法立足在这块土地上、滚回加拿大去!”


    

重要声明:小说《擒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