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果汁有毒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半张桌子 书名:擒兽
    “怎么?要走?你今天晚上不是来找我的么?”罂粟女人在薛航的边坐了下来,她很聪明,猜得到薛航的目的。最新章节,最快更新尽在 WWW.x.Ne

    薛航环顾了一下四周:“原来是。不过现在,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了!”他作势要离开。

    罂粟女人拉住他,把手中的酒杯递至他唇边:“给个面子,喝掉这杯酒再走!”

    薛航冷冷地看着她:“我跟你熟吗?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罂粟女人妩媚地将额头的一缕头发拢到耳后:“你对我不熟,可是我对你却是熟得很。不过,就算你对我不熟,可是你对我很感兴趣,今天晚上你会来这里就是证明。怎么了?后悔那天晚上没有去我那里?没有关系,今天晚上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喝掉我手中的这杯酒,我就跟你走!”

    薛航不耐烦地推开对方,罂粟女人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手中的酒杯掉在地上,碎成了一堆残片,罂粟女人的同伙见状,纷纷围了上来,冲着薛航指手划脚:“干嘛?想打架?小心我揍扁你!”

    十九岁的小姑娘尖着嗓子骂道:“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风度?居然还动手推女人。没念过书啊?”

    面对这群人,薛航毫无惧意地抖了抖自己的衣服:“我推她,是她自己不知趣。女人又怎么样?做事做得太过分,一样得受到惩罚。”

    薛航转向罂粟女人:“我今天来,只是想警告你,不要在我的背后做那些小动作,否则的话,只会自讨苦吃。你想对付我,尽管明刀明枪地冲我来,无论是输是赢,我都会敬你三分。但是,如果你想用些旁门左道的东西来找我旁边的人下手——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薛航最后一句话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浑散发出来的煞气让人不寒而栗。

    罂粟女人自知事已经败露,没有再出言为自己辩护什么,只是心有不甘地说:“你等着,我会打败你的,总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你今天所说过的话!”

    薛航冷笑出声:“我随时欢迎你来!不过,作为一个在商界还算有点份量的前辈,我不妨给你这个想要进入商界的后辈一点忠告:如果你想成功,就得先低调一点,别一只脚还没有踏进这个圈子里来,就给自己树下满世界的敌人。做生意,靠的是人缘,是朋友。用钱或者用你那两只隆过的假去换来的机会,是不可靠的。”

    “你……”罂粟女人气急败坏地把自己的,“我这是真的!”

    薛航的眼睛里闪过一丝鄙夷的目光:“你去骗那些没见过多少世面、随便逮住一点什么东西不加分辨就以为是时尚的小朋友,没什么关系,但是,来骗我这种‘大叔’,就未免太自不量力了一点。给你个忠告:下次要去隆,别去韩国,他们的技术并没有他在们电视上所吹的那么好,欧美的整形医生才够专业。”

    罂粟女人的脸色已经由白变红又转到了黑,七窍都在生烟,却无言以对。几个男人已经挽起了袖子,打算教训一下薛航。酒吧年轻的经理赶紧过来调解矛盾:“各位,大家出来玩,图的是高兴,对不对?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何必因为一点小事而动手呢?大家都消消气,各退一步!”

    “彼得!”经理大声地呼唤着调酒师的名字,“给每位客人送一杯果汁,我请客!”

    一场风波就此平息了下来,罂粟美人一帮人先一步离开了这家酒吧。薛航也打算买单走人。酒吧经理端着果汁诚惶诚恐地来到薛航面前,满脸歉意:“对不起,对不起!不知道薛少今天大驾光临,怠慢了!我以果汁代酒,敬薛少一杯,希望薛少以后再来光顾小店!”

    薛航接过果汁,意思地抿了一小口,然后从口袋里掏出钱包来,正要付帐,忽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人一下子就晕了过去。这时,原本已经离开了的罂粟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杀了回来,笑着拍了拍薛航的脸:“薛少,料你也猜不到这家酒吧是我开的吧?威胁我?那我先让你来个败名裂!明天报纸的头版头条,就是你薛少的大照!”

    罂粟女人,冲经理和调酒师招了招手,打算把薛航拖走。

    “放开他!”头戴棒球帽、穿牛仔服的夏闻樱出现在众人面前。

    罂粟女人愕然道:“是你?”

    夏闻樱把帽子往上顶了顶:“是我。”

    罂粟女人笑道:“别告诉我,你想要救他?”

    夏闻樱:“他是我的老板,如果他有什么麻烦,我会拿不到钱。所以,我救他,是应该的。”

    罂粟女人十分藐视地打量着对方那看上去有些单瘦的子骨:“就凭你?太自不量力了吧!”

    夏闻樱从容不迫地说:“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很快就会来!”

    罂粟女人的目光变得暗,她捏紧了拳头,冲人晃了晃:“你就不怕你养母在牢里被人打吗?”

    夏闻樱听到这话,眼神瞬然就凛冽起来,样子变得比对方还要凶狠,暗自涌动着阵阵杀气:“以前我不知道你是谁,所以,我怕。现在,我已经知道这家店是你开的了,那么,想要查到你的份,并不难。我也不妨告诉你:我妈当年能为了我当杀人犯去坐牢,而我,也可以。你最好保证她太太平平的,否则,只要她少了一根头发,我就会跟你拚命!你是有钱人家的小姐,是瓷器,我不过是个被人看不起的下烂货,是破瓦片。破瓦片换瓷器,我怎么都不会亏!”

    罂粟女人显然受不了这种威胁,她恶狠狠地说:“那我就趁警察还没有来之前,先把你解决了。我要把你卖到越南去当军,永世都回不来!”

    好熟悉的台词。夏闻樱的心头一跳,似乎明白了什么:“原来你就是那个指使绑匪绑架我的人!”

    罂粟女人的神闪烁了几下,并没有回答夏闻樱的话,而是冲边的几个男子下令道:“抓住她!”

    话音刚落,经理和调酒师笑着朝夏闻樱扑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擒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