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好人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半张桌子 书名:擒兽
    夏闻樱来到地下舞场,穿过人潮拥挤的大厅,在包房内找到了打游戏打得火朝天的文哥。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

    “呀,是你!来得正好,快点教我这一关怎么过。”文哥拿着游戏机就凑了过来。

    夏闻樱看了一眼,说:“这个土匪擅长远程击,但是近搏却很糟糕,你别跟他比枪法,直接从C号隐蔽点绕到他后,再跳出去跟他对打,你就能赢了。”

    十分钟后,文哥完胜,他高兴地拍了拍夏闻樱的肩膀:“不错,不错,是个好军师。上次忘记找你要手机号码,今天你一定得把它留给我,以后我打游戏打不过的时候,就找你问。”

    夏闻樱接过文哥的手机,在上面留下一串数字,又交还给他:“这就是我的手机号码。不过,别太晚打给我!”

    文哥乐滋滋地将号码存储起来,这才想起问她正事:“你怎么又来了?不会是想来我这里上班吧?”

    夏闻樱摇了摇头:“文哥,我有事想请你帮忙。”

    文哥从一个木质的盒子里抽出一根雪茄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有些玩味地问:“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帮你。”

    夏闻樱:“凭你是个好人!”

    文哥哈哈大笑起来:“混我们这行,哪有什么好人!”

    夏闻樱:“当然,我不会白白让文哥你帮忙的,我会付钱。不过,文哥是见过世面的人,不知道你会不会将这种小钱放在眼里。”

    雪茄烟的火光一明一灭,在文哥的指缝间闪烁:“你不妨说说看,想让我帮什么忙。”

    夏闻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文哥:“我希望文哥能不能帮我保护她,她现在在第三女子监狱服刑,叫夏阿菊。”

    文哥接过照片一看,惊叫起来:“香烟西施阿菊?”

    夏闻樱:“你认识她?”

    文哥点点头:“算是吧!我还没有发迹之前,常常去她那里买香烟,那时候她还常常劝我不要抽太多烟,说是对体不好。后来,听说她杀了人,坐牢了,那案子当时很哄动啊!很多人都说阿菊傻,为了一个领养的孩子……等等,你是阿菊的什么人?”

    夏闻樱:“我就是那个被她领养的孩子——夏闻樱。”

    “夏闻樱,这名字怎么这么熟呢?”文哥努力地思考着,一拍大腿,“是了,上次有人找我,想让我干一起绑架,目标是薛氏集团薛航的女人,名字就是夏闻樱。不会就是你吧?”

    夏闻樱苦笑着点点头。

    文哥:“真的是你啊!看来你的麻烦事不少啊!”

    “你能帮我吗?”夏闻樱从包里拿出一包钱来,大概四五万的样子,这是她这些年来打零工做兼职所存下来的积蓄,上面的每一张钞票上都沾着她的汗水,“我暂时只能付这么多,以后我会再每个月付你三千块,一直到我妈从牢里放出来为止。如果文哥你觉得钱不够的话,我再想办法,你说个数,我一定会想办法将它凑齐的。”

    “阿菊没有白养你!”文哥只拿了那包钱里的四万块,其它的全部都退给了夏闻樱,“这事我接了。不是看你的面子,是看阿菊的面子。我会跟那里的人打个招呼,不让其他人欺负你妈。”

    夏闻樱深深地鞠了一躬,无比感激地说:“谢谢文哥!”

    文哥有些感触地说:“这年头,大家都在讲钱,真正讲义的人不多了!你妈她是个好人。”

    “你也是个好人!”夏闻樱把这句话又重复了一遍。

    文哥有些沧桑的笑了:“傻丫头,尽说傻话!做我们这一行,好人都没有好报的!我怎么会是好人呢?我做恶人的时候,你没有看见而已。行了,行了,回去吧!有事我会给你电话的!”

    三天后,罂粟美人果然又来找夏闻樱,夏闻樱将支票还给了她,表示自己不会替她卖命。

    罂粟美人气急败坏地将支票撕得粉碎,然后指着夏闻樱的鼻子说:“好,你等着!我会让你后悔的!”

    薛氏总裁办公室,薛航在听完了安东尼的汇报之后,满意地笑了。

    安东尼冲好友一伸手:“钱呢?这次打赌,是我赢了——夏闻樱并没有背叛你。”原来,夏闻樱近期的一切行为,都在他们的监控之下,她和那个罂粟美人的一举一动,都没有逃过那些保镖们的眼睛。自从夏闻樱被人绑架之后,薛航就没有放松过对夏闻樱的保护,只不过这一切,他做得很隐蔽而已。

    薛航心很好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一百块的钞票拍在对方的手心里:“拿去!”

    安东尼有些后悔地说:“早知道我应该赌大点才对!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薛航从桌上拿起一张罂粟美人的照片,问:“查出她是谁了吗?”在酒吧里,当这个女人肆无忌惮地冲他宣布她看中了他并大胆地邀请他一夜的时候,他还以为自己只是遇到了一个行为比较前卫的慕者而已,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像,更没有想到她居然把手伸到了他的商业计划之中。

    安东尼摇了摇头:“暂时还没有。只知道她目前一个人住,白天极少出门,晚上常去酒吧玩!并没有看到她跟哪个商界的人士有往来。”

    薛航盯着照片上的罂粟美人那张妖艳的脸:“年纪轻轻,这么会耍手段,又这么懂得隐瞒自己的份,将来必定是个人物!这人必须得小心提防!”

    安东尼:“那夏闻樱那边怎么办?那个叫文哥的,能罩得住她养母吗?”

    薛航:“给女子监狱的第三监狱长打个招呼,让他把夏阿菊单独关间牢房,也让狱警暗地里多留意一下她的安全。黑白两道的人都出面了,还罩不住一个女人吗?”

    安东尼:“你不打算让夏闻樱知道这些吗?”

    薛航站在三十六层之上,目光投向远方:“不必了!她之所以会陷入到这种困境,也是因为我,既然是我的事,又何必让她知道太多!”


    

重要声明:小说《擒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