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六章 巧克力糖的故事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半张桌子 书名:擒兽
    夏闻樱的眼睛如同夜晚的路灯,被点亮了,回忆越过岁月的轨道往后飞驶而去,一直奔向那个开满樱开的季节,那棵绚烂的樱花树下。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

    年幼的小男生将一颗金色的锡纸包裹着的、几乎被他的手温捏得快要化掉的酒芯巧克力糖递到一个正在樱花树下暗自伤心的小女生面前:“送给你!”

    粉色的花瓣落满小男生稚嫩的肩膀,给他镀上了一层天使的光芒,照亮了她整个童年……

    薛航试图将夏闻樱从回忆中拉回来,她脸上散发出的幸福神采在他看来万分刺眼,他冷笑一声:“你该不会是想拿这笔钱去倒贴哪个男人吧?”

    夏闻樱的目光一下子就沉了,她倔强地抬起头颅,与薛航对视:“你不必知道这个答案,因为像你这种心里面没有的人,是无法理解别人的感世界的。”

    薛航被夏闻樱眼底深处所隐含的鄙视给惹恼了:她凭什么鄙视他?她只不过是个卑微的女子,连自己的生命和生活都必须得依附于别人,她凭什么看不起他?

    薛航的嘴角拉成了冰冷的直线,他从包里拿出一份合约,扔到夏闻樱面前:“这东西你应该认识吧?”

    这就是夏闻樱参加选拔赛之后,所签订的合同。

    薛航:“这上头很清楚地写着,你无权对我说不,无论我问你什么,你都必须对我说实话,否则的话,我有权收回我之前支付给你的一百万,并且另外向你索赔一百万。上次你去监狱探望你母亲的事,我没有跟你计较,这次,我可没有那么仁慈。”

    夏闻樱气愤地质问他:“你为什么总是那么喜欢询问别人的**?”

    薛航:“因为你的一切都有可能会给我带来影响,我必须了解你的一切,才能杜绝类似于像今天这样的事的发生。”

    很漂亮的说辞,虽然有点牵强附会,但已经成功的说服了夏闻樱,她的态度变得柔软起来,不再像只将自己全的刺竖起来的小刺猥:“我希望你能替我向外人保守这个秘密。”

    薛航表示同意。

    夏闻樱花开始讲述自己的理由:“我需要这笔钱,是想替我的一个朋友实现他的梦想。他还在国外念书,很快就要回来了。他想回来之后开一家公司,但是没有资金。我骗他说我认识一个在风险投资公司上班的老板,这家风险投资公司愿意投资给他。”

    薛航就跟没听懂似的,问:“你需要钱,是为了替另一个男人实现他的梦想?”

    夏闻樱:“是。”

    薛航有点不屑地说:“他是你男友?”

    夏闻樱的回答很让他意外:“不是。他有女朋友的,并且听说他女朋友很能干,家境很不错。他之所以想这么快地开始创业,就是为了证明给他女朋友看——他有能力让她过上好的生活。”

    薛航觉得自己在听天方夜谭:“你把你自己卖了,赚了钱,是为了替别的女人的男朋友实现他的理想,让他们两个过上好的生活。我总结得没有错吧?”

    夏闻樱低下头:“没错。”

    薛航果然如夏闻樱所料想的那样,完全无法理解她这种行为:“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替一个不会属于你的男人付出那么多?并且还费尽心思编造那么多的谎言?你这么做,值吗?”

    当年那些酒芯巧克力糖的滋味还残留在她的舌尖,挥之不去。夏闻樱抬起目光,与薛航对视:“值!”

    薛航从夏闻樱的目光之中读懂了某种讯息,某种他曾经年少时也拥有过的神采,他明白了:“你他?”

    夏闻樱沉默了一小会,承认了:“是。”他是孤儿院中对她最好的朋友,他们有着相同悲惨的人生经历,并在一起渡过了他们最天真无邪的童年岁月。当她被养母收养后,许多人都因为她养母的份而看不起她,但是他没有,他依然会用一颗颗捏得快要溶化掉了的酒芯巧克力糖,偷偷地跑来看她。

    那个残阳如血的黄昏,呼啸的警车将养母押走之后,是他用自己年少单薄的肩膀,承载了她无数伤心无助的眼泪,重建起她生活的信心。

    年少的他用他的善良,拯救了她人生的希望,成年后的她愿意用自己的一切,去成全他的梦想。

    薛航:“这世上最不可靠的就是。你以为你这么帮他,会就会感激你吗?你以为他一旦在哪天知道他所得到的这笔风险投资,不过是你靠出卖自己的体换来的,他还会接受它吗?说不定他还会看不起你、远离你。”

    夏闻樱:“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他感激我。更没有想过要他回报我什么。不是所有的人和人之间,都需要计较得失的。”

    薛航:“那是因为你没有真正地被人背叛过,所以你不明白这其中的滋味,如果有一天,当你心的人最在乎的人出卖你的时候、伤害你的时候,你就不会这么说了。”

    夏闻樱并没有反驳他的话,因为她知道他们两个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谁也说服不了谁,因此,她没有必要再为此再辩解什么。

    薛航冲夏闻樱挥了挥手:“收拾东西,跟我走!”

    “去哪?”夏闻樱问。

    薛航:“去伊甸园。合约上写明了,我有权随时终止这份合约,也有权随时继续这份合约,你在我那里只呆了四十八天,还有另外的四十二天,你必须执行完它。”其实,他今天来这里的本意,只是想让她搬个安全点的地方,可当他听完了她的故事之后,他突然改变了主意。

    至于为什么,他一时半会说不清楚。他就是不喜欢看到有人那么死心踏地地为另一个人付出,还那么无怨无悔。

    他要告诉这个愚蠢的女人:这世界,是没有的。他没有,那么,她,就更没有。他会让她明白,她所的那个男人,实质上跟他一样卑鄙,甚至比他更卑鄙。

    所以,她没有资格鄙视他。

    “薛少……”夏闻樱想拒绝。

    薛航冷笑道:“我和你之间,讲究的不是感,是生意,既然你接下了这笔生意,就应该按我的规矩办。我可不是你那懂得怜香惜玉的意中人,我也不想跟你再废话下去。半小时之后,如果我没有看到你在伊甸园出现,我会连你那个意中人都毁了!”


    

重要声明:小说《擒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