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章 无理的要求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半张桌子 书名:擒兽
    相对于刚刚那帮西班牙舞娘给人所带来的强烈的视觉冲击效果,本女人的表现,就显得拒还休。请用 WwW.x.Ne访问本站

    她们清一色地着青红相间的和服,宽大的腰带将细腰束得盈盈一握,低眉顺眼地跪在榻榻米前,毕恭毕敬地给客人们演示着茶道,雪白纤细的双手灵巧而又优雅地拨弄着那些精美的器皿,婉约可人,甜蜜而柔美的嗓子咬着充满着异域风味的发音,听得人骨头都是酥的。

    更让人移不开目光的是,和服松散的领口间不经意间所暴露出的一抹,这些似是而非的走光撩拨得男人们意乱迷。

    虽然只是茶,却比酒更醉人啊!

    徐总觉得自己的血压一点一点地升了上来,鼻腔里有了咸腥的味道,他大口大口地吞咽着杯中的茶,一点都不觉得苦涩。“的,那我就在这里挑两个女人好了!”他就像是一只站在玉米地里的猴子,满眼都是他想要的果实,却只能摘一个扔一个。

    薛航的声音依然很冷静:“那边还有法国艳模。”

    欧洲区的演出大厅内上演的是一场内衣时装秀,原本只是山寨版的一场秀,居然也让主办方搞得专业味十足。一个个材高挑、比例完美的女人,着各种不同款式的内衣在型台上从从容容地走过,台下的客人以四十五度仰望的角度欣赏着这些有待他们评分的尤物们。

    一个喝得有点醉的男人,跑到台上去,将一张支票塞到了其中一个女模的衣里,并如同刮火柴一般地在她的脯上狠狠地擦了一下,女模转过来,冲他嫣然一笑,反手就解开了自己的衣,扯下来,将它挂在了男人的脖子间,顺势把自己雪白饱满的贴在了男人的脸上,下面的人全都尖叫起来……

    徐总已经快要喘不过气来了,他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喃喃自语:“真是一山还有一山高!一波更比一波浪。今天到了这里,忽然觉得我之前全都白活了。”

    还有其他什么俄罗斯女郎、泰国人妖还没有看,徐总就已经失去了方向,不知道该如何取舍。在他看来,西方女人材棒,但皮肤却不如东方女人的皮肤细腻,体味也比东方妇人来得重,而他又不喜欢闻香水味;至于东方女人,从面孔到皮肤再到气味,似乎更合东方男人的口味,但是材却不够妖。依徐总的说法是:东方女人的材再好,最多也只是让男人流鼻血而已,而西方女人的材一旦好起来,却能使男人爆血管。

    薛航既不赞同徐总的说法也不反驳他的说法,而是开起了他的玩笑:“你可以选泰国人妖,面孔够东方,而材却够西方。”

    徐总极其遗憾地说:“可惜啊,人妖说到底还是个男人。而我,一直是喜欢女人的。”

    *

    一个圈下来,徐总饱了眼福,却乱了思绪,越发不知道该选什么样的女人了。陪同的经理提出带他们去看“雾里看花”,让他们进行第二轮的选择。

    所谓雾里看花,就是在两间房子的中间安装着一堵玻璃墙,女人们在那边看不到客人的样子,而客人却能将她们看得清清楚楚,毫发毕现。经理把徐总刚刚有些意向的女人都叫到了那边,又另外增添了二十多个备用者,齐刷刷地站在玻璃墙前,首弄姿,把自己最迷人的一面近距离地呈现在对方的面前,等待着他的挑选。

    徐总整个人都趴在了墙面上,口水滴滴嗒嗒地往下调,都顾不上擦上一擦,不住地念叨着:“错过哪一个都是遗憾啊!”

    经理露出他那经过了严格培训才练就的笑容,体贴地说:“徐总不必担心,薛少已经在这里订下了三天的房间,在这三天里,您可以随时召见她们让她们为您服务,所有的费用,薛少已经支付给我们了,只要您玩得开心就好!”

    徐总总算舍得把胶在那些女人上的目光抽回来看薛航一眼,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饿了很久的乞丐突然看到了别人送给他全道的满汉全席,几乎要感激涕零了:“薛少就是薛少,为人又慷慨又贴心,今天我终于明白你年纪轻轻就能在商场里叱咤风云的原因了。”

    徐总这马拍在了马腿上,薛航并不喜欢这样的恭维话,说得他好像是靠当皮条客才能成功似的,要知道他在美国念书的那几年,他是班上最刻苦的学生,也是老师最得意的弟子,毕业的时候,他的成绩是第一名,他完全可以再往上升一升,拿个博士什么的,但他更注重的是实战,所以才会回来接管下薛氏的生意,他的能力非寻常人可比,他曾经用父亲给他的一百万生红包投入到股市,只花了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就让其翻了十倍。他的智慧绝对不是表现在玩女人上。

    薛航并没有表现出自己的不悦,而是找了份杂志坐下来慢慢看。看花了眼的徐总,经过再三的比较终于选定了自己的目标:“我要那个!”

    经理突然尴尬起来:“对不起,徐总,那个女孩子不是我们会所的。”

    徐总怒了:“不是你们会所的,怎么会在这里出现?我不管,我就要那一个!”

    经理小声地辩解道:“徐总,这个,不太好办。因为这个女孩子是薛少带来的!”

    薛航听到这话,心头一跳,抬眼望去,只见徐总所指的正是夏闻樱,只见她站在隔壁的门口处,拉着一个本女人比比划划地谈论着什么,她那牛仔恤的装扮扎在这些暴露的女人之中,显得特别打眼,难怪徐总会一眼就看中了她。

    徐总立即就乐了:“薛少,你考虑得还真是周到,知道我有可能会看花眼,所以另外带了个女人给我,行行行,就这一个。”

    薛航有些生气地盯着夏闻樱,她还在跟人询问着什么,一会啃手指,一会抓头发,像是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薛航不悦地问经理:“你们不是把她带去擦药油了吗?那她怎么又会在这里?”

    经理战战兢兢地说:“对不起,薛少,我们确实把她送到你所指定的房间擦药油去了,可是我也不知道她怎么会自己跑了出来。”

    “把她给我带回去!看着她,别让她乱跑!”薛航的声音里隐忍着愤怒。这是什么地方?男人的欢场。到处是前来寻欢作乐的男人,她就这样到处跑,万一被哪个嗑了药或者喝醉了的男人拉到哪个角落里占了便宜,只能自认倒霉!

    经理赶紧亲自去办理这件事去了,夏闻栅终于被带走。薛航回过头来对徐总说:“对不起!这个女人不能给你!你另外挑吧!”

    挑了一晚上好不容易才挑中了一个女人的徐总,一听到自己的要求被人拒绝了,忍不住拧巴起来:“不行,我就要这一个!”

    薛航深吸了一口气,耐着子解释道:“她是我的女人。”

    不料,徐总在听到了这个答案之后,不但没有撤回自己的要求,反而更加坚持起来:“哈哈哈!那我就更感兴趣了。听说薛少前一阵子大张旗鼓挑了个新玩伴,就是她吧?不错,不错,果然是女人中的极品。薛少,反正这个女人你也玩不了多久了,不如今让给我尝尝鲜吧!”

    薛航的眼神变得暗起来:“如果我不同意呢?”

    徐总将嘴一咧,露出满嘴的黑牙,皮笑不笑地说:“薛氏集团这次与我们3A公司合作的计划项目是六亿,将来我们可以赚得的利润是每年两个亿以上,听清楚了,是每年。薛少没有必要因为一个女人而毁了这笔生意吧?”


    

重要声明:小说《擒兽》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