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遇见他的那抹心痛

    “满清十大酷刑包括:剥皮,腰斩,车裂,俱五刑,凌迟,缢首,烹煮,宫刑,刖刑,插针,活埋,鸩毒,棍刑,锯割,断椎,灌铅,刷洗,弹琵琶,抽肠,骑木驴。最新电影、电视剧、综艺节目尽在 WWW.GGYY.NE

    第一个是剥皮:

    剥的时候由脊椎下刀,一刀把背部皮肤分成两半,慢慢用刀分开皮肤跟肌,像蝴蝶展翅一样的撕开来..最难的是胖子,因为皮肤和肌之间还有一堆油,不好分开。

    另外还有一种方法是把人埋在土里,只露出一颗脑袋,在头顶用刀割个十字,把头皮拉开以后,向里面灌水银下去。由于水银比重很重,会把肌跟皮肤拉扯开来,埋在土里的人会痛得不停扭动,又无法挣脱,最后体会从从定的那个口「光溜溜」的跳出来,只剩下一张皮留在土里……。”

    欧阳子霏看着小达子有些惨白的脸看来还是有些义气的。口一张继续的说着,

    “第二种:&l;腰斩&g;人从中间切开,而主要的器官都在上半,因此犯人不会一下子就死,斩完以后还会神智清醒,得过好一段时间才会断气。

    第三种:&l;车裂&g;五马分尸,很简单,就是把受刑人的头跟四肢上绳子,由五匹快马拉着向五个方向急奔,把人撕成六块,小达子你想想啊,要把人的头跟四肢砍下来都得花不少力气,更何况是用拉扯的。而受刑人受的苦处更可想而知。真到撕开的时候,恐怕受刑人已经不会觉得痛苦了。痛苦的是正在拉扯的时候”

    没有在给小达子喘气的机会,欧阳子霏直接的说着,“第四种:俱五刑就是把砍头,刖,割手,挖眼,割耳和一,即「大卸八块」,通常是把人杀死以后,才把人的头、手脚剁下来,再把躯干剁成三块。

    第五种:&l;凌迟&g;

    最早是把人杀死之后再剁成酱,称为「醢」,或者是凌迟,要由两个人执行,从脚开始割,一共要割一千刀,也就是要割下一千片片才准犯人断气。而据说犯人若未割满一千刀就断了气,执行人也要受刑。听说有人被一共割了三天才断气...。”

    “呕,呕………………….。”小达子跪倒在地上干呕着,他的脸没有了一丝血色,听着欧阳子霏的话,他感觉混都在被一刀一刀的割着,再也听不下去,他跪爬在欧阳子霏的脚下,“求求主子,饶了奴才吧,奴才也就偷藏了点私房钱在也没有做别的了。“

    “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后面还有更精彩的缢首、烹煮、宫刑没有说呢?哦,对了,你比较适合宫刑啊!太监就该有个太监的样子,多余的东西留着也是祸害!”欧阳子霏脚一抬走到了椅子上坐好。她就不信不出来点秘密。

    “奴才全说,全说。”小达子急忙的夹紧了腿,声音都是惊恐,他不敢抬起头看着欧阳子霏的脸,“小达子是奉王妃的命令来照顾王爷的,他怕这宫里有人会对你不利,而且,而且…………。”小达子突然停了口,有些的惊恐。

    “而且什么?在不说,我就去找人来帮你净了。”欧阳子霏站了起来。

    “而且他是为了给你弄到解药才答应改嫁给云皇为后的。”小达子突然急急的说着,他看着欧阳子霏的目光有些的闪烁,“其实这些我向王妃发过誓,不可以告诉王爷,否则就是乱棍打死。”

    “那你不怕被乱棍打死了?”欧阳子霏疑惑的问着,却在看见小达子突然看着自己的眼神时心加快跳了一下,他,他该不会暗恋着这个体的前主子吧?可是小达子下一句话让她差点晕过去。

    “不怕,即使打死了,体还可以保持完整,下辈子,下辈子奴才就只伺奉王爷一个人。”小达子猛的跪趴在地,房间里静悄悄的,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不用下辈子,既然他让你照顾我,你听我的命令是正常的,你刚才说的他要给我偷解药是怎么回事?”欧阳子霏有些尴尬的转移着话题,没有想到这张脸成这样了,还有人死心塌地的着。虽然不知道是真是假。

    “其实在王爷五岁之前是全天下最有名的美女神童,极富文才和治国之道,那个时候老国君还想着立王爷为太女,可是后来王爷突然发起了高烧,烧退后就变成了痴傻儿,而且容貌也渐渐的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王妃一直的照顾你,更是在你痴傻后就毅然的嫁给了王爷照顾你,一直到他有次偶遇紫晶传人说了你的况后才知道你是被人下了毒,他为了查找解药才会进宫,而且您尽可以放心您在这个皇宫里是安全的,王妃都已经打点安排好了。”

    欧阳子霏的手指敲了敲桌子,推敲着他话的可信度!

    “你为什么要出卖他呢?”欧阳子霏的视线看向了小达子。

    小达子突然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蹲在了那里。

    “你下去吧,记住你今天说的每一句话,现在知道该怎么向云皇回信了吗?”欧阳子霏突然话锋一转。

    “王爷怎么知道云皇让奴才………..。”小达子一愣,他猛的住了口,神别扭了起来。

    “下去吧,我累了。”欧阳子霏的唇讥诮的一勾,她怎么知道?她只是推敲出来然后在他的话里得到证实而已,什么叫双面间谍和墙头草,在小达子的上体现的是淋淋尽致。

    小达子神一黯,起向着外面走去,他的手放在门上,突然就转跪在了地上,头用力的磕在了地上,声音有些的哽咽和激动,“小达子自随着王妃第一眼见到王爷,就只有您一个主子,请相信小达子害谁都不会害王爷。”说完起就奔出了房间。

    欧阳子霏一愣,她没有想到他会来这么一下,难道这张脸还没有将所有人吓走吗?她的眼神迷离了起来,也许这个皇宫还是不要多待的好。既然那个紫晶传人可以看出她中了毒,就一定可以解,自己就不信解不了了。

    起欧阳子霏绕着房间走了一圈,她要搜刮点盘缠做路费好爬宫墙。

    夜幕很快的降临了下来,很早的欧阳子霏就谴走了一直围着她转的小金子,她收拾好了东西感觉时间差不多时,小包裹一搭后向着门外的地方摸去,虽然不是很熟悉的,但是她知道只要向着一个方向一直走就一定会找到宫墙的,可是她忘记了,在有些的地方被设置了特殊阵法的话,是没有东南西北之说的。

    绕了好久的路,欧阳子霏越走感觉越诡异,皇宫里几乎是没有什么人的,就连巡逻的侍卫除了刚开始见过几个,最后连个人影都没有了,空气也越来越冷。欧阳子霏最后晃悠进了一做几乎是冰雕的寝宫里就完全的失去了方向感,到处都是闪着光芒的冰墙,处处都映着她那长的太过于抱歉的脸,这真是一个挑战!欧阳子霏很努力的克制着不要去砸碎那些冰。

    突然,她的脚步停下了,视线停留在了一座大的正中央,那里有一座有一个人高的冰雕,最奇异的是冰竟然是紫色的,雕刻的栩栩如生的冰雕将男子的眼珠和眼睫毛都刻画的惟妙惟肖,他的脸俊美的如同太阳神,微微抿起来的唇,神严肃而悲怆!欧阳子霏慢慢的一步一步走了过去,那里面仿佛有什么在吸引着她,她的心被一团悲伤包围,仿佛是她久别了的人,那冰雕让她有心碎的感觉,她仿佛读懂了男子眼睛里的无尽思念还有无奈!

    将脸靠在冰雕的口,她的眼泪突然控制不住的就流了下来,却又不知道为了什么,那晶莹的泪一滴一滴的落在冰雕的心口上,很诡异的融入了进去。而欧阳子霏并没有去注意到这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因为她的注意力被另一个声音吸引住。

    今天中秋节,祝亲们中秋快乐!


    

重要声明:小说《三宫六院七十二夫》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