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Chapter 24 关于Helen咖啡屋

    今天是星期天。是我到Helen咖啡屋工作。每个星期天中午1点晚上8点是我的工作时间。因为没有人会一大早的就约自己的女朋友到咖啡屋喝咖啡。

    Helen咖啡屋。是由欧式派风格建筑的。宽大的玻璃窗延伸到地面。是透明洁白的落地窗。咖啡屋门是由古褐色的上漆油上的。门牌上有一杯腾腾的咖啡。下面有一句话。“你知道我在这里等你吗?”。进入门口便是一条由精致的石头铺成的石斑路。和胡同石斑路完全不同。石斑路旁边有着欧式的绿草地相辅相成。围墙是由米白色木制的围栏做成的。围栏里面有一棵法国梧桐树。但是这颗梧桐树被女主人用火红色木制的围栏围起了。她说里面有一些不能说的秘密。进入店里面宽敞的空间只摆上几张桌子。每个星期天的子。想要到Helen咖啡屋喝咖啡的人都必须要预约。在店里装修整体以柔和的天蓝色为主。墙壁上有着法国风的一些照片。中间大舞台有一副钢琴。只是风尘很久。但每天都是很干净的。浅白色的吊灯在中央闪闪发光。如同浩浩宇宙中的启明星一样璀璨。

    据说Helen咖啡屋并不是以做利益为主。只想让天下的人都能有人终成眷属。关于Helen咖啡屋来历。我只是一名员工。只知道店里的老板是个女的。而且是很高贵。常常带着微笑的美人儿。她一朴素的衣裳。却衬托起一副高贵而慈祥的脸孔。她并不老。35岁。一束大波浪的头发。纤细的材。瘦瘦的脸庞。她喜欢在店里没人的时候呆在落地窗一旁。静静的看着外面的法国梧桐树。

    她曾说过。Helen。你知道我在这里等你吗?

    当然。要当上这里的员工并不容易。至少要人见人。车见车载。一个IQ。EQ。超标并并存的美人儿。才能入选。我和一位比我大的叫小珠人入选了。店里只有三个人。一个多愁善感的我。一个风满面的小珠。一个神秘面纱的媚姐。也就是女老板。

    就算是1点才营业。但是我还是习惯了在12点的时候去帮手营业前的工作。因为那时候。是很安静的时候。没有小珠。只有我和媚姐。

    沥青。宽敞的马路通向一间明眼的咖啡店。法国梧桐叶子很茂盛。在整条宁静的街道上。一句“你知道我在等你吗?”忽明忽暗的浮现在空气中。

    “叮当”。随着打开落地玻璃窗。一声清脆入耳的声音在这安谧的环境的回

    “媚姐。我来了。”两眼放去一个中央舞台钢琴上。一副纤细的影在钢琴上努力的拭擦着美图。

    “呵。这么早就来了。还没有营业了。以后别这样了。傻丫头。”我喜欢她喊我傻丫头。有一种亲切感。我多希望她是我的亲人。或者我贪婪一点说。我多希望她就是我妈妈。

    “呵呵。好了。工作吧。”我努力撑起微笑。把眼眶里的液体咽了下去。原来那东西也有幸福的时候。

    “嗯。”淡淡的微笑浮现在一副我想象是母的慈祥脸上。

    媚姐。如果你是洛洛的妈妈多好啊。

    中午的阳光很灿烂。光线偷偷的溜进了店面里。突然一束耀眼的光线从这里开始。

    Helen。你知道我在这里等你吗?

    法国梧桐树见证了他们的。时间把他们的影托得好长好长。

    他们找不到本来的方向。他们迷路了。找不回原来的道路。

    迷雾模糊了他们的眼睛。他们分离了。只有女方在原地等着。口中呐呐的说。

    Helen。你知道我在这里等你吗?

    有人曾说:我一直等你。却没有等到你;我没有等到你。却一直在等你;原来即使错乱了顺序;还是一样的意义;

重要声明:小说《夏末.秋初.我们的故事》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